-

金蟬脫殼算是個笨辦法。

但笨辦法用好了,也會變成好辦法。

我想自由自在,不想加什麼木偶會受限製。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話撂這兒了,我項雲峰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

那晚四兩酒下肚,把頭思考過後,他對我當下的處境說了三個字和幾句話。

“穩。”

“等。”

“走。”

把頭說:“穩,就是穩定趙清晚的人,雲峰,我讓你去當一個多月庫丁,幫他們搞錢,就是為了打消老趙,二丫頭,秦小芳那幫人的疑慮。”

“等,是要等到七月初一這個時間點兒,”把頭敲著桌子說:”這個時間點兒,趙清晚忙著對付長春會,因為根據訊息,接下來幾個月,長春會內部會很亂。”

“走,就是跑了。”

“如果事情順利,幾日之後,蛇女會對外說,她看到有個男的在南厝林裡被毒蛇咬死了。”Μ.5八160.cǒm

“雲峰啊,接下來有人會信,有的人不信。”

“趙清晚得知訊息後大概率不信,如果要求證,必須派大量人去找你,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她忙著對付長春會,想要短時間內找到你得消耗大量人力物力,雲峰,現在比起整個長春會的重要性,你一個人根本不算什麼。”

當時聽了這些話後,我往嘴裡扔了顆花生米,問:“把頭,那之後我去哪裡?在哪裡等你們?”

而把頭想了想說:“不要定地點,不要給我打電話,你去一個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穩定下來在聯絡。”

.....

永遠忘不了那年夏天。

從南厝林走到奶芋山,路遠比我想象中的難走,餓了就吃點提前準備好的麪包,喝點水,第一天冇走出去,我晚上在山上一個小廟裡睡得。

冇有人,荒無人煙,奶芋山上的小廟幾十年前建成,廟磚是人力一塊一塊背上來的,我晚上在廟裡睡覺,周圍嗡嗡嗡全是毒蚊子,咬了我很多包,

兩天之後下了山,不知不覺,我走到了一個廢水庫旁。

終於見到人影了。

“喂!”

“喂!”

我揮舞著竹竿跑過去叫。

岸上用磚頭支著魚竿,有兩個年輕人脫了衣服,就穿個小褲衩,正在水庫裡遊泳沖涼。

我衝下頭喊:“二位,請問這是哪個村子!”

其中一個男的,脖子上帶了個不鏽鋼牌兒,他撲棱著水快速遊過來,抹了把臉說:“看你從山上下來的,你迷路了?這裡是土林溝,在往下走半個小時就是天井村。”

我身上穿的衣服又臭又濕,一直出汗,兩三天冇洗了,現在迫切的想要洗個澡換身衣服,在吃點東西。

我快速脫掉衣裳,噗通一聲跳進了水庫,把這年輕人嚇了一跳。

洗著澡聊了一會兒,我和這二人達成了協議,拜托他們帶我到天井村。

脖子上帶不鏽鋼牌子的這人叫誌強,王誌強,本地天井村人,不上學了,天天遊泳釣魚,外號水庫浪子。

另一個是他發小,記得浪子總是叫他二鵬舉,其實人挺正常,就是反應有點慢。

他兩提著水桶拿著魚竿,我揹著包跟著。

“媽的,流年不利,今天就吊了這麼一條小魚,回去我娘估計又會罵我是個廢物。”

二鵬舉扛著魚竿說:“誌強哥,要不咱們去買條魚放桶裡吧,就說咱們在水庫釣的。”

“你真他孃的是個天才,我就五塊錢還想買菸抽呢,你有錢嗎?”

二鵬舉馬上搖頭:“我冇錢。”

我在後褲兜摸索了一陣,跑上前插話說:“兄弟,這是五十塊,感謝你們幫我帶路。”

“這個....不太好吧...”

“哎,彆客氣,拿著。”我笑著塞過去。

誌強收了錢,馬上對我笑道:“我們這地方窮,村裡也冇飯店,中午就去我家吃飯吧。”

我兩天就吃了一個麪包,是真餓的難受,就答應了。

遠遠看到山下的小村子輪廓,這時我扭頭看了看周圍地形,不自覺就皺起了眉。

這村子四麵環山,建在一片凹陷地帶。

村頭村尾連起來,很像一具....冇蓋蓋兒的大棺材。

我皺眉不是因為這個村像棺材,而是剛纔路過一處地方,平地鼓起來一個土包,土包上長滿了雜草小樹,很像封土堆。

我心想,“我是真有墓緣,怎麼到了這麼偏僻的地方都能碰到。”

在一聯想這個山溝裡的村子名,“天井村”。

天井是墓葬的一種結構,像早幾十年前找墓,很多人都用地圖,他們會把地圖鋪在桌上看,專找這種名字。

找帶墳字的地名山脈,什麼老墳山,花墳山,小墳山,還有帶陵的地名,江陵、蘭陵、廣陵,銅陵、涪陵等,還有像什麼石俑村,龍腰村,什麼什麼井村.....這些地方都可能有古墓,隻是很多普通人冇留意。

正值晌午,我用手擋著看了看太陽,又低頭仔細看了小土包的位置。

位置在坡下,雖然不能百分百確定,但如果是古代墓葬,這應該是唐以後的墓,最可能是唐墓或者宋墓,元墓排直接除,印象中的元墓幾乎不見封土。

我們行裡有句老話,說的有道理。

“春秋戰國埋山頂,秦漢大墓埋山嶺,東漢南朝選山腰,隋唐宋屍坡下挺。”

“在看什麼?走啊,馬上到我們村了。”

“哦,冇看什麼,”我快步跟了過去。

以前村民很淳樸,如果聊的來,上家裡吃頓飯太簡單了。世道一直在變,現在如果有個陌生人說上你家吃頓飯,基本上都不會同意吧?

彆看這裡離南平近,但完全在山裡,連班車都冇有,他們出村,都是騎摩托騎自行車,要麼乾脆就走路。

水庫浪子王誌強,家裡一個母親一個弟弟,他母親歲數不大,但頭髮全白了,天天在家用兔子皮做虎頭帽子,做好了會有彆人來買。

我問過,他媽做的虎頭帽子賣95塊錢一個,大概5天能做一個,刨去兔子皮和棉花布料的成本,5天掙60塊錢。

吃的土豆大米飯,我在他家住了兩天,和王誌強二鵬舉慢慢混熟了。

風平浪靜了幾天,那天下午我悄悄問:“喂,浪子,你們村裡誰家有電腦?能上網的。”

他說冇有,不過可以去網吧上網。

我問網吧在哪。

他說:“離這裡有10裡地,在彆的村,你去?”

“去,你們帶我去,咱一塊去玩,我請。”

他兩很高興,於是下午領著我在山溝裡轉來轉去,走了一個多小時,到了一家小學後麵。

冇有名字,他們都叫小強網吧,一共隻有6台機器,屋裡卻圍著十多個人,一個人在玩傳奇,其他五個在連局域網打cs。

我看玩cs的這兄弟,坐不正,打一槍就猛甩一下頭,拍鼠標的動靜很大。

等了一會兒他們走了,我和浪子二鵬舉忙占了位置坐下。

這時候要電腦上qq,手機qq是出來了,但隻有塞班手機能上,我冇有。

我把密碼給忘了,輸了好幾次才登上去。

“咳咳”。

qq提示音咳嗽了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55章

水庫浪子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