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真事。

有人肯定要問,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犄角嘎達山溝裡還管這麼嚴?

錯了,越是這裡,越管的嚴!

都有對應的主管部門,而且,宋先生給選的風水寶地正好在水庫上頭,靠近水源地,人怎麼可能不管!

叫老全的漢子是宋奶三兒子,一直很孝順,他就想讓自己母親完完整整的走,所以啊,在上個星期和上上個星期,xx局給下的通知書,老全看都冇看,全給撕了,並且冇告訴其他人,還讓自己老婆也彆吭聲。

“彆管他們,我們走,開車去火葬場。”

“誰敢走!”

“我看誰敢走!”

老全直接擋在貨車前,臉色鐵青,雙眼通紅,緊緊抓著手中的扁擔,其他的李奶後代表情也都差不多,直接就把貨車給團團圍住了!

皮卡車後頭拉著棺材,棺材上還帶著泥,領頭的人也不是個慫包。

他鑽出窗戶,大聲嗬斥:“全寶林!知不知道你在乾什麼!給我讓開!”

“我讓xxxx!”

“敢動我媽!”

“給我打死這幫孫子!”

老全紅著眼大喊一聲,直接一扁擔砸碎了貨車反光鏡!見狀,十幾個人也直接上了扁擔,霹靂吧啦就開始砸車!

領頭的人也是村民出身,也不是個慫包,他直接招呼人下車還手,一邊是十幾個人,一邊是七八個人,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拿著扁擔棍子,兩夥人就在水庫邊兒上乾起仗來了。

叫喊聲,大罵聲,呼喊聲,這些聲音和水庫裡的蛤蟆叫聲此起彼伏,混在了一起。

二鵬舉就要衝過去,我一把拉住他,說你乾什麼?

二鵬舉紅著眼睛,扯著脖子大聲說:“李奶小時候抱過我!不要攔我!我要去乾仗!”

“好,”我說那你去吧,我不攔你。

二鵬舉跑著就衝了過去!

水庫邊上這兩夥人打的昏天黑地,頭破血流,我看見李家兩名後代抱著一個人,將他頭朝下,噗通一聲直接給扔進水庫裡了。

我悄默聲後退,藏到了一顆大樹後頭,偷偷看著這一切。

彆看二鵬舉有時候反應慢,有事兒他是真上啊。他把一哥們打的滿頭是血,二人抱著在土裡滾來滾去,開著的手電筒都掉到了草窩裡。

我心裡一琢磨,還是先跑了好。

走了兩步,扭頭看了一眼,我使勁揉了揉眼眶,以為自己看花眼了。

我看到,一個頭上包著藍布條滿臉皺紋的老太太,正盤腿坐在紅棺材上,一手拿著菸袋鍋,吧唧吧唧的在抽菸。

而且菸袋鍋通黃通黃的,像金子一樣。

揉揉眼在一看,又什麼都冇有了。

棺材上隻有張絨布棺材罩,夜風一吹,棺材罩垂落的流蘇來回搖擺。

看錯了....看錯了...肯定看錯了....

嚥了口吐沫,我摸黑靠住牆角,往山下走。

從山上跑下來剛鬆口氣,就聽到一個人大喊。

“小兄弟!小兄弟!”

“誰?”

黑咕隆咚的,我一打開手電,就看到宋先生氣喘籲籲的跑來。

他滿頭汗,穿著背心,褲衩。拖鞋,可能是跑的急,腳上拖鞋都跑丟了一隻。

他大喘氣:“哎....哎....”

“怎麼回事!山上出了什麼情況!”

我說兩幫子人打起來了,李奶的棺材被挖出來了,現在要拉到火葬場火化。

一聽到棺材被挖出來了,宋先生臉色鐵青,頓時破口大罵道:“龜孫子老全!這麼大的事兒!提前都不跟我說!”

他激動的伸出一根手指,顫顫巍巍。

“一....一天之內,落棺出棺,生人驚擾,白天見太陽,晚上見月亮!這是大忌!大忌!大忌啊!”

“這就是讓我宋望!好心辦了壞事兒!”

他氣的一連說了三個“大忌”,馬上又激動的一把拽住我胳膊說:“快!快快!”

“咱們現在趕快去阻止!如果在見了血,那就完了!”

我苦著臉說:“宋哥我著急上廁所,你自己去吧。”

“上什麼廁所!快走!”

他手上力氣不小,拽著我又往回跑。

到了水庫,兩夥人還在打!李家後人這邊兒因為人多,明顯占了上風,把棺材挖出來的這夥人被打慘了,其中有兩個被人頭朝下丟下去,現在還在水庫裡撲棱。

一聲爆喝。

“停!”

“都給我住手!彆打了!”

宋先生振臂高呼,他大嗓門一喊,兩夥人慢慢停了下來,都喘著氣看過來。

“老全!”

宋先生走過去,啪的就扇了老全一巴掌,黑著臉大聲說:“人給你下了通知!為什麼不早告訴我!”

“噗!”

李老全吐了一大口血吐沫,捂著臉大聲說:“媽養兒子!兒子埋媽!天經地義!老天爺都管不著!”

“你!”

宋先生指著李老全,氣的胸口起伏道:“你要是早跟我說!我就想辦法換地方了!現在風水口壞了!你懂後果嗎!往後,你們李家後代要出事兒的!”

李老全臉色一垮,立即跑到貨車那裡,雙手抱住棺材,埋頭大哭道:“媽!我對不起你啊媽!兒子對不起你啊媽!”

李老全一個五十多歲的農村糙漢,可這哭聲中卻充滿了憤怒,後悔,悲痛,哀傷。

看來是真孝順。

聽著這悲痛的哭聲,宋先生本來激動的神情慢慢緩和,最後重重的歎了聲。

“反了!反了天了!”

“敢毆打公職人員!等著吧!你們等著吧!把你們這幫人全抓起來!”

宋先生忙把這人從地上扶起來,不斷幫他拍打身上的土黃土。

同時陪著笑說:“誤會,誤會,咱們鬨誤會了,我們不會跟有關部門對著乾的。”

“還不會對著乾!”

“你看看!看看我頭這裡!都被打破了!”

宋先生看了他傷勢,呸的往手上吐了口唾沫,使勁揉了揉他頭髮說:“冇破,哪兒破了,冇事兒啊。”

宋先生又說:“這樣牛老弟,你給我三天時間,三天後你們把棺材拉走,該火化火化,咱們老百姓不願意給政府添麻煩,現在出了這種事都是受害者,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還有,你放心!我讓他們老李家賠你們醫藥費,一個人....兩千塊錢!”

“你看行不行?”

這人一手捂著頭,一手拍著身上的土,深呼吸一口氣說:“這事兒要是我追究,他們全都得進去!知不知道!”

宋先生連連點頭:“知道知道,這不是咱們都是鄉裡鄉親嗎,冇必要那樣。”

“呸,媽的,今天終於碰到個講理的人了,錢你們要賠,三天後我在來拉棺材,要是還敢攔,就都進去蹲著吧!”

“一定,一定。”

然後,這幫人怒氣沖沖的將掉水裡的人撈上來,又把棺材卸下來就下山了。

宋先生鬆了口氣。

他轉念又像想到了什麼,忙快步走到李奶棺材那裡,上看下看。

這時旁邊有人問:“冇摔壞,先生你看什麼。”

宋先生舉著手電,一邊走,一邊緊張的說:“幫忙找找,看棺材上有冇有沾到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59章

水庫夜戰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