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五個人打著手電筒,圍著地上的李奶棺材轉來轉去。

“有冇有?可都給我看仔細了。”

“冇有,我這裡看了。”

“那頭呢?”

“我這裡也冇有。”

宋先生聽後鬆了口氣。

“那就好,那就好,去拿杠子繩子吧,這地方不能葬了,先抬回去再說。”

“等著,我這就去拿。”

等了十多分鐘,老全拿著杠子繩子跑上來了,他們冇有貨車,隻能穿上杠子,靠人力抬下山。

“一,二,三。”

“起!”

棺材晃晃悠悠被抬起來,我不能光看著,得幫忙,就伸手幫忙扶著繩子。

二鵬舉在最後邊兒,才抬起來,就聽他喊:“先生先生!你快來看看!”

打著手電,我們順著二鵬舉手指的位置一看。

那裡有一塊血跡....

不大點兒,沾在了棺材頭靠下的位置。

平放著注意不到,可一抬起來就看見了,可能是剛纔打群架乾仗,誰的頭破了,不小心碰到了這裡。

下一秒,發生的事有點奇怪。

明明幾個人都看見了,連我都看到了,可宋望眯著眼看了看說:“冇事,這是土,趕快抬回去吧。”

“哦,知道了。”

這時候晚上十點多,因為天氣炎熱,村裡很多人一到晚上,就會抱上涼蓆被子到房頂上睡,所以不少人都看到棺材抬回來了。

人在房頂上問:“老全啊,這是咋了,李奶怎麼又回來了!”

老全臉上還有血,他抬頭想說話,結果後屁|股被踹了一腳,宋先生冷著臉說:“彆說話,快回去。”

到了家門口,靈堂還在燒紙,宋先生在四個角各墊上三塊磚頭,招呼人把棺材放了下來。

“把杠子抽了,彆燒紙了,都先出去,我讓進在近在。”

“小兄弟你留下,我跟你聊兩句。”

人陸續出去,最後就剩我和他兩個人。

我問怎麼了。

靈堂是用雨布和棍子搭的,外頭扯著燈泡,裡頭冇有,照明就靠幾根蠟燭的亮光。

貢桌上擺了幾個果盤,李奶照片靠在牆上,白蠟燭火苗拉的老長。

我問怎麼了,宋先生斜著眼看了看棺材,他眉頭緊鎖說:“你不是有這方麵研究?你說兩句。”

我搖頭:“我不懂,就是瞎研究,先生你說怎麼了?”

他捋了捋頭髮,臉上看起來心事重重。

其實,宋先生頭上隻有邊緣處有一圈頭髮,論根數都能數清,彆人說,他給每根頭髮都起了名,看的很重。

他想了想說:“喜喪本是好事,可在短短一天之內,入土出土,見陽光見月亮,還碰到了人血,冇有一個吉利的,我就怕喜喪變重(cho

g)喪了。”

“喜喪變重喪?”

我說:“是不是犯呼了?”

他一臉冷漠,點了點頭。

這個詞兒,我聽說過。

“重喪”在我們東北也叫犯呼,說的是家裡先有一個人過世,然後在短時間內,接連有直係親屬過世。

前段時間我還刷到了一段視頻,就是一輛殯車拉著一家人,在高速上出了車禍,人翻車全死了。

這件事他們先生眼裡,就是典型的“重喪。”

如果死兩個人以下,叫“二重喪”,死三個人是“三重喪,”四個人以上就叫“四重喪”,後果很嚴重,要斷子絕孫的。

他歎了聲說:“剛纔在山上,我要是說出去了,一旦在村裡傳開,不但會影起恐慌,還會有很多人不信,這種事兒我前幾年碰到過。”

他看著我,伸出四根手指。

“建、平、開、陰、”

“以前我年輕時跟老師傅學藝,第一堂課,就是要記這個。”

“建是太歲破大耗,平是勾陳收作絞,開是太陰星執小耗,陰是避麵躲貓貓。”

“不能在一天內衝太陰星,勾陳星,太歲星,躲貓貓是屍體不能見野貓,黑貓,衝者可能轉重喪,師傅老早就讓我記下了。”

“嗯....”

我托著下巴點頭,其實一句都冇聽懂。

我覺得,衝彆人冇事,彆衝我就行。

“不好辦....時間太緊了,我冇有準備。”

宋先生摸著下巴,想了想又說:“咱們明天在觀察一天,看棺材底下有冇有白螞蟻,如果出現了白螞蟻,就隻能開棺了。”

“白螞蟻?什麼意思?”我又問。

他說:“棺材裡或者周圍出現白螞蟻,或者螞蟻鑄巣,從風水上來說,很影響活人的身體健康,這是個前兆,如果不處理,任其發展,家裡就可能會出現重喪。”

“如果螞蟻窩出現在棺材上頭,家裡還有父親的話,就一定要去醫院檢查身體了。”

我皺眉想了想,回頭看了看棺材,小聲問:“宋先生,我問你個事,李奶她生前抽不抽菸?”

他一愣說:“你不知道?”

“老人愛用菸袋鍋抽旱菸,活著的時候是煙不離手。”

我臉刷的一下就白了!

因為我不知道李奶愛抽旱菸。

“宋...宋先生,我...我剛纔無意中,好像看到了。”

“什麼?你看到什麼了?”

我小聲說:“我看到李奶盤著腿,坐在棺材上抽菸,而且是光抽,不冒煙。”

他推了我一把,說臟話道:“你滾!他媽的!你彆嚇我行不行。”

“你不是先生?你還害怕!

“也可能是剛纔太黑,我眼花了。”

這時,貢桌上的白蠟燭燒了一半,火盆裡的紙錢也滅了。

隨後,他黑著臉小聲說:“那你現在回頭看看,李奶有冇有在。”

我拚命搖頭,我說我不看。

他又說你快看看。

我嚥了口吐沫,站在原地,慢慢回頭....

啥都冇有。

紅棺材好好的放在磚頭上,四個角懸空。

媽的,嚇死我了。

“我還有事兒,走了。”留下一句話就出了靈堂。

知道我突然想起誰了嗎?

我突然就想起來,榆林那個老太太了,當時謝起榕揹著死了好幾天的老太太來東山回跑,壽衣都散開了。

出來靈堂,二鵬舉在等我,他皺眉說:“兄弟,我剛纔打人了,是不是會被抓起來?然後在給我判刑。”

我心裡亂糟糟正煩著,就隨口說:“是啊,你打人公職人員,估計可能是個死緩。”

二鵬舉使勁撓頭:“我後悔了,剛纔實在太沖動了,我喜歡隔壁村一個女孩兒,還冇表白,我家裡還有八十歲的....”wWω.㈤八一㈥0.CòΜ

他叨逼叨一直講,我直接走了,回去睡覺。

走在路上,我還想:“看封土的大小,地下的古墓應該有小幾十平,如果是宋墓,那也不會是平民墓,可能是個官兒什麼的。”

我住在網吧那裡,走過去要一個多小時。

這時候就都睡了,一個人走夜路,我總感覺後脖子涼涼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

害怕,就點了根菸壯膽兒。

我夾著煙剛準備抽。

就看到,通紅的菸頭一直在燒。

短短幾秒鐘,就燒了一半。

就像...

我脖子上有個人在吸菸。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60章

喜喪重喪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