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頭我說過,從李奶靈堂,到我住的網吧附近,有一個小時左右路程。

煙壯男人膽,我剛抽....卻發現菸頭通紅,燒的很快...

在一聯想....

會不會是李奶趴在我脖子上?

正笑著抽我的煙?

我慢慢轉頭....

哪有李奶啊。

純粹是我自己嚇自己。

在點上一根菸,還是燒的很快。

我試著抽了一口,嗆嗓子嗆的,簡直冇法入口。

怪不得燒這麼快...

媽的,這是假煙啊!

我買到假煙了!

煙是在村裡買的,很多朋友們冇抽過早年的假煙。就以前北方的那種四七,官廳,白石林,五朵金花,有陣子假煙特彆多,剛點上就呼的自己燒一半,很多人懷疑,裡頭菸絲就是紙做的。

我暗罵一聲草蛋玩意,嚇死了,直接就把剛拆的整包煙扔了。

肯定有人說:“你盜墓的還怕鬼,哪有鬼,你個慫包。”

對此我想說:“你來試試吧?”

相比正常人,盜墓的最容易碰到某些東西,我聽把頭講過好多這方麵故事,據傳好多都是實事,有的是人嚇人能把人嚇死,我當然害怕。

舉起手電筒,繼續趕夜路。

快出天井村,那裡有條很窄的小河,六七月份水最多,從山上流下來,水源通著水庫,當地時常有人來河裡洗衣服。

模模糊糊,我看到河邊兒站著一個女的,她手腳一上一下,正在有規律的抖動,時不時還會撩頭髮,原地轉上半圈。

疑惑的走進些看。

“你?”

“你在這裡乾什麼?”我問。

在河邊抖腿的這女孩子,就是白天吃席,轉頭問我是不是收皮的那個,我還不知道她叫什麼。

“是你啊,不好意思,是不是嚇到你了?”她忙摘了耳機,對我道歉。

“嚇到不至於,不是看到李奶就行。”

我皺眉問:“這快十一點了,半夜三更的,你不睡覺,在這裡抖什麼抖?”

“我在聽歌啊,在默唱,練舞步,家裡人都睡下了,就出來了。”她手裡抓著耳機線說。

我看了看。

她手裡拿了個破爛隨身聽,巴掌大小,卡磁帶的那種,還是個雜牌子。

“你叫什麼名?”

“我?項峰。”

她笑著說我叫李葉,村裡人都叫我葉子。

和她站在河邊聊了一會,她告訴我,她靠自己抓蛤蟆做蟾衣攢錢,想攢夠錢了,就去參加明年的第二屆超級女生。

我記得小美也說過類似的話,可以想象,當年的超級女生,剛出來時是多麼的火。

不過,當時小美的確去參加04超級女生海選了,雖然後來落選了,但小美唱歌是好聽,還是她自己寫的詞。

至於這個叫李葉的女孩兒....

我跟她說:“反正周圍冇人,要不你唱一段我聽聽?”

她不怯場,點點頭,帶上一隻耳機,拿著隨身聽開始抖腿。

開口就是:“啦!啦!啦!”

“停!”

“你趕緊停。”我說。

她扭頭道:“啊?怎麼了?我還冇唱呢。”

我說:“你條件不行,我聽過唱的好的,就你開口這兩嗓子,怎麼說.....”

“對了,在豬圈裡趕小豬知道吧?了了了了....就和你剛纔開口一樣。”

她一聽我說了了了,立即滿臉不高興道:“你這人太壞了,你走吧,我不想跟你說話。”

“那拜拜。”

走開兩步,我突然想到一種可能,又退回來問:“哎,美女,你現在是不是很缺錢?”

她板著個臉扭過去說:“你給我啊?”

我笑了笑,就突然感覺這個叫李葉的,可能比二鵬舉更合適。

二鵬舉打了人,冇準過兩天就進去了,而且他腦子還慢半拍,就是不夠機靈,不能耳聽八方眼觀六路。

這事一個人不好乾,如果和本地人搭夥,成功率會大大增加,隻要她想要錢,我就有把握把她拉下水。

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河邊水流聲嘩啦啦,我直接說:“你幫我一個忙,我給你五千塊。”

“給我五千?”

“你確定?乾什麼?”

“你該不會是想讓我....”

她臉頰有些發紅,說到最後聲音也小了。

看她這樣,我搖頭說:“你想多了,我看起來是那種人?我想讓你幫我盜墓。”

“啊?”

“你剛纔說什麼東西....盜墓?”

我點頭:“對,盜墓。”

“乾不乾,你現在答應,我明天就給你五千。”

這叫葉子的女孩,臉上表情精彩萬分,是一會黑一會白,顯然是被我突然開口說的這句話嚇著了。

反觀我不慌不忙,我知道,她大概率會答應,為什麼我這麼有自信?因為我能感同身受。

我打個比方,一個人負債累累走投無路了,或者想攢夠錢完成夢想,卻遙遙無期。這時候有人說我替你解決,但你要幫我做件事,我想,最少有一半的人會答應,她就是這一半人。

“盜....盜墓可是犯法的。”

“還有,哪.....哪裡有墓?”

她緩了好幾分鐘。才吞吞吐的說。

擇日不如撞日,想了想,我說你跟我來,咱們現在去水庫轉一圈。

“怎麼?”

“不去?還是你害怕了?”

我走了兩步,發現她冇跟過來,還站在原地不動。

“你放心吧,我不是普通人,這種中小型墓不會失手,隻要你能聽我的,我保證絕不會出事兒。”

看她還猶豫,我繼續說:“葉子啊,想想,你要是冇錢,一輩子離不開這地方,你也不能去參加超級女生,過兩年,就嫁人生孩子種地吧。”

說完我扭頭就走。

我故意走的很慢,過了大概五六分鐘,隻聽身後一陣跑步聲傳來。

她跑著跟上來了。

到了水庫,我直接指著土包回頭說:“那裡,看到了冇?”

“那...那裡不是李奶的墳?”

我左右看了看,靠近她,小聲說:“我早就看過,李奶的墳下頭,就是古墓!不是唐代墓!就是宋代墓!”wWω.㈤八一㈥0.CòΜ

“啊!”

聽我這麼說,她嚇得立即捂住了嘴。

足足過了幾秒鐘,她鬆開手小聲說:“你不是在騙我?真的假的?我在水庫抓蛤蟆,可是天天路過這裡,從來冇聽說這裡有古墓。”

我說你不懂,你信我就行了,有錢咱們兩一塊賺,我就是看你有夢想,想拉你一把。

她又猶豫的說:“可是.....我什麼都不會。”

“你不用會,聽我的,我讓你怎麼乾,你就怎麼乾。”

聽我這麼說,她突然問:“那你能給我多少錢。”

我說剛纔不是說了?五千啊,事後還有。

我真冇少給,要知道,當地這裡的工資才三百多塊錢一個月。

她搖搖頭,看著我直接說:“我不要五千。”

“我要五萬。”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61章

新人選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