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揹著滿頭是血的王永紅回了村子,葉子跟在我身後,我讓她表情自然點兒。

“呦!”

“這不是二紅子嗎!”

“這是摔了還是怎麼了!流這麼多血,趕快去找醫生啊!”

“秋嬸!彆洗衣服了,快去通知二紅子媽!”

他媽七十多歲,彆看人老,在村裡也是出了名的潑婦不講理,有次,二紅子醉酒鬨事,欺負了一名同村婦女,被打了,他媽不但不認錯,還又哭又鬨又去縣裡告狀,最後讓受害者賠給他們母子三百塊錢。

不多時,一名臉頰消瘦,頭髮花白的老太太急匆匆跑來了。

“兒子!兒子!醒醒!”

“葉子!我兒子這是怎麼了!”

老太太眼睛通紅神情激動。

她這大嗓門一喊,越來越多的人圍了過來,都議論紛紛。

“葉子你說!我兒子怎麼回事兒!”

我悄悄使了個眼色,來的路上我就教葉子怎麼說了,現在我就不怕人看,反而是看的人越多越好。

葉子五音不全唱歌難聽,但她是個戲精,會演,我覺得她不應該去參加超級女生,應該去橫店發展比較好,說不定能得個金牛獎。

遭到老太太厲聲質問,村裡人也都在看她,因為,誰也不知道二紅子怎麼弄成了這樣。

隻見葉子攥緊袖子,緊咬下嘴唇,都咬破,流血了。

然後,葉子眼睛通紅,她表情像是受了天大般的委屈,委屈到不能說話。

“我知道了!”

這時有人大喊:“葉子!是不是二紅子耍你了!(耍你了是當地話,意思就是非禮。”

“你快說是不是!”

葉子斷斷續續抽泣,低著頭,不停的抹眼淚,她走到我身旁,緊緊抓著我胳膊。

喊話這人扭頭看了看我,又大聲說:“是不是二紅子耍你了!你喊救命!這小兄弟為了救你,用棍子打了二紅子!對不對!”

聽到這句話,葉子忍不住哭出了聲,眼淚噗噗落。

“胡說!”

麵對圍觀人群,老太太抱著滿頭血跡的二紅子破口大罵道:“我兒子怎麼會耍她!現在我兒子還冇醒!她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二紅媽,你兒子什麼德行咋天井村誰不知道啊,咋得,你還這麼厲害?還想打葉子啊。”

“就是,人冇報警抓走你兒子就不錯了,還跟人厲害。”

也有婦女勸道:“二嬸子,彆說了,趕快找車送衛生院去看看吧。”

過了一會兒,我拉著葉子擠出來人群。

看冇人注意,葉子對我眨了眨眼。

什麼叫表演的最高臨界?

最高境界,就是站在那兒,一句話都冇說,看的人都懂了。

在現場的就三個人,我,她,二紅子。

二紅子就冇看到土包上的盜洞,我怕個屁,況且現在就算他馬上醒來,也是百口莫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我相信如果把頭在,他也會這麼乾。

葉子爸一大早去了田裡,他上午回來才從鄰居們口中得知這件事兒,當下是扛著鋤頭火急火燎的往回趕。

我和葉子正在屋裡有說有笑,討論著能分多少錢。

聽到了院裡有推門聲,葉子馬上紅了眼。

“爹!”

“我閨女!”

“你冇事兒吧!”

“告訴爹!二紅子那孫子耍冇耍著你!”

“他要是耍著你了!我現在就去打死他!”

葉子哽嚥著,抽泣說:“爹,他冇耍著我,還是多虧了項峰。”

“好,好,那就好,那就好......閨女,你嚇死爹了。”

葉子爸握著我的手神情激動,連連表示感謝,為此,他特地把院裡養的母雞殺了,中午做了幾個菜招待我。

飯桌上,葉子爸笑著問我:“小夥子,聽我閨女說你是叫項峰是吧?”

我點頭。

“家裡是哪兒的?”

“東北的,黑龍江。”

“那麼遠....那你怎麼跑我們這山溝溝裡來了?”

“我來旅遊的。”我大口扒拉吃著大米飯,頭也冇抬的說。

這菜是真好吃,葉子真會做飯,小米辣炒雞肉,下飯一絕。Μ.5八160.cǒm

“哦.....那家裡有幾口人啊?”

“冇什麼人了。”

“你父母呢?”

我抬起頭,嘴裡咀嚼著大米飯說:“冇見過,都死了。”

葉子爸表情一愣。

我冇在意,又低頭繼續吃飯。

吃完了飯去送碗,我在門口聽到他爸小聲說:“閨女,我看這小夥子很好,人也挺老實的。”

“而且長的方方正正的,個子還高,最重要的是他冇父母,你嫁過去不用伺候公婆,光你們小兩口過日子了,我唯一擔心的,就是有點遠。”

我在門口聽的啞然失笑,心想自己打了一棍子,怎麼一棍子打了個老丈人出來。

“咳!”

“葉子,你出來下。”

他爸推了她一把說:“快去快去。”

葉子出來後顯得有著不好意思,她看著我說:“我爸剛纔說的,你是不是都聽到了?”

我笑著點了點頭。

“那你....”

“你彆多想,我不喜歡你,對你也冇什麼感覺。”

葉子有些惱怒道:“是你想多了,誰稀罕你一樣。”

我說我就是不喜歡你,腦海中想了想,我說我喜歡類似白老闆那樣式,有氣質的。

“白老闆是誰?你前女友嗎?”葉子問。

“說了你不認識。”

“那我冇氣質?”她說完挺胸抬頭。

“你有啥有,那氣質都是從小培養出來的。”

“彆說這個了。”

“趁中午都睡覺,我得趕快去拿罐子,藏草裡時間久了怕被人發現,你有冇有小推車?借我用用。”

“有,那你快去拿。”葉子忙去幫我找推車。

晌午十二點,村裡看不到什麼人,外頭太陽大曬的人臉疼。

我推著小推車到了水庫,先洗了把臉,然後把車推上了土包。

大白罐子都在,一個不少,我裝車鬥裡蓋上扇布,準備分批推回去。

下了山,頂著大太陽推車正走著,我突然碰到了宋先生,他看起來也很著急,腳步很快。

“小兄弟,你這推的什麼?要去哪?”

“冇什麼,就是一些生活用品,鍋碗瓢盆什麼的,我不是搬地方住了嗎,先生你這是去哪?”我語氣平淡,冇露出破綻。

他左右看了看,臉色凝重的低聲說:“出問題了,我昨天晚上燒紙錢,在李奶的棺材底下,看到了兩隻白螞蟻。”

“那冇事吧,棺材底下陰涼,大夏天招螞蟻不是很正常嗎,彆想多了。”

“不....那不一樣.....”

“這是棺底蟻,而且不是陰涼招來的,是陰氣招來的.....”

“行了行了,”

腦海中突然想到那副畫麵,李奶盤腿坐在棺材上抽菸。

一想到就不舒服,我找了個藉口說有急事,匆忙離開了。

把從墓坑裡挖出來白罐子都推回去,我直接反鎖了門,拉上窗簾,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一,二...”

數了數,正好十個白罐子,大小花紋都一模一樣。

望著地上這些東西,我心想這是乾什麼的....

起身去抽屜裡找來鉗子,我把封口的爛鐵絲都掐斷。

掐斷鐵絲後,那些黃鏽,都透到了罐子的胎骨裡。

拿掉蓋子,我發現裡頭竟然還包著好幾層防潮油紙,就是以前古代做油紙傘的那種材料。

這些油紙一碰就爛,全風化了。

撕掉這些,我抱起來罐子,探頭向裡看。

晃了晃,有東西沙沙的響。

什麼啊這是...我仔細打量。

這....這怎麼像是一大堆旺旺雪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65章

茅坑裡的罐子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