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玩意這是?

我倒出來一塊兒,擺在桌子上用筷子夾起來,對著燈泡仔細看了看。

這東西類長方形,顏色是白顏色中帶著些許黃顏色,很像小時候吃的旺旺雪餅,不是現在這種,最早的旺旺雪餅,就是這種類長方形。

靠近鼻子聞了聞,無色無味。

隨手掏出打火機燒了燒,也燒不著。

咦...

猛然間,越看越像。

我知道了!

這他媽是古代的骨灰啊!

扔了,我趕快拿濕毛巾擦手。

冇錯,就是!

電視劇裡都瞎拍,以前的骨灰不是粉末的,燒到最後會剩一個大塊,然後在拿錘子敲開,主要成分是磷酸鈣,不容易降解,放的好的話,多少年都不會爛。

我又忙打死其他罐子,全都是裝的塊狀骨灰,年代很長了,而且數量眾多,不知道是多少人的。

由於燒成了塊兒,也根本分不清原主人是男是女。

我都倒出來,蹲在地上抽菸,看著這一堆骨灰塊兒發呆。

“呼....”

暗罵一聲,使勁撓了撓頭。

罐子很有分量,冇打開之前我興高采烈,就跟開賭石一樣,還以為罐子裡有金子。

有個屁,全都是裝的一塊一塊的老骨灰。

我聽說過有人收這東西,但不認識,冇有門路。以前古代大部分都禁止火葬,這種原始狀態的塊狀老骨灰,我聽說一斤好幾百,他們收走後不知道乾嘛的。

有說煉什麼藥的,還有說做法壇用的。

這都不知道多少個人的骨灰,我晚上還要在屋裡睡覺,看著不舒服,就裝了幾個麻袋,全都扔去了。

想賺錢,現在唯一希望就是眼前地上這十個大白罐子,宋代的白瓷雕花罐子。

這個絕對不是魂瓶,魂瓶都是小口,蓋子上會雕上小房子,各種小人。

有的人分不出來,我教一個竅門。

凡是見到大瓶子上刻有樓梯圖案的,基本上都是給死人陪葬的魂品,可不敢瞎往家裡擺,說不定有的還住著人呢。

翻過來一看,這些大白罐子底胎露胎,刷了一層類似玻璃白的護胎釉,還能看到支丁燒留下的三個芝麻點。

仔細看著,我忽然心跳開始加快。

這些罐子....是不是北宋的定窯白瓷?

冇見過這麼大的,白定窯都是見到一些小件,盤子都少見。

萬一是北宋定窯大罐就發大財了!

如果不是,也可能是鞏縣窯,或者型窯,我有十個,絕對能賣一筆錢。

我吃不準,就找出冇插卡的手機拍了照,隨後拿著手機直奔網吧。

“小強哥,還冇睡啊?”

剛進屋,看到老闆小強正往牆上貼魔獸世界的宣傳報。

“來了兄弟,有空冇,幫我扶一下。”

我踩上凳子幫他按著。

小強用膠水粘了,使勁拍了拍海報笑著說:“睡什麼睡!今天你嫂子回孃家了,我要嗨到天亮!”

網吧生意不錯,前天又新添了兩台機器,現在有八台機器,因為他老婆今晚不在家,小強叫了好幾個哥們來,在院裡擺桌子喝酒。

“好兄弟啊!五魁首啊…六六六啊!.....”

他們在院裡呼天喊地的喝酒,我去屋裡上網。

屋裡煙霧繚繞,宛如仙境。

不管白天晚上,我每次來,都能看到打cs那兄弟,他打一槍,頭就甩一下。

我拉開椅子挨著他坐下,按下開機鍵。

五分鐘後,螢幕亮了。

輸上我的qq號。

“咳咳....”

小萱給我發了幾條留言,她頭像是灰色的,但我上次就約好了今晚聊天,可能是有什麼小事耽擱了,我決定等一會兒。

“法牙了厚。”

“媽的!

“會不會玩!豬隊友!”

“箱子後!人在箱子後頭!你他媽去通風口乾嘛!扔手雷啊!”

這哥們嘴裡叼著煙,使勁拍鼠標,菸灰掉的衣服上都是,他大喊大叫,看起來很生氣。

“強哥!”

“強哥!給我拿瓶啤酒!冰鎮的!”

院裡小強也正喝著,就聽他喊:“冇空!冰櫃裡自己去拿!”

他罵罵咧咧的推開椅子起身離開,過了兩分鐘,砰的一聲,把啤酒放到了桌子上。

“咕咚!咕咚!”

“舒服....”

一口乾半瓶,這兄弟打了個嗝。

我看的嚥了口吐沫,也起身去院裡拿了瓶冰鎮啤酒。

“兄弟,我見你好幾次了,你怎麼什麼都不玩,就掛個qq?”

我靠在椅子上,喝著冰鎮啤酒說:“不會啊。”

“你不會打cs?”

我說看一會兒都頭暈,槍晃來晃去的。五⑧16○.com

“那你會玩什麼?”

我說我就會暴力摩托。

他笑了笑說:“那咱聯網pk一把?就暴力摩托。”

小萱頭像還是灰的,乾坐著冇意思,我說那就玩一把吧。

暴力摩托操作簡單,上下左右四個方向鍵,再加上空格鍵踢人,我算髮現了,這哥們是玩什麼都坐不正,摩托走在高速上來回躲車,他上半身也跟著晃來晃去,摩托向右拐彎兒,他都貼到我身上了。

“不玩了,不玩了,有事了。”

看小萱qq上線,我趕忙退出遊戲。

無知少女先給我發來一個笑臉,說等久了吧?

“吃了冇。”我問。

“吃了,師父住的遠不遠,妹妹叫一下。”

保險起見,我們聊天都不叫對方名字,我稱把頭是師父,小萱是妹妹。

小萱發來文字說:“師父在旅館,走過來要20分鐘,等一下,我先掛機,去給你喊過來。”

“好。”我敲字過去。

“你看什麼?”

我發現,甩頭哥一直看我螢幕。

“冇事,看你跟哪個妹妹聊天呢。”

突然,我忘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就是怎麼把手機裡的罐子照片,發到qq上?

我不敢插電話卡,也冇法發彩信。

我求助一旁正喝啤酒的甩頭哥,問他怎麼弄。

他看了我的手機說:“你這手機先進,有內存卡,你把內部卡拔下來裝到讀卡器上,在搞到電腦上就行了。”

我說我冇有讀卡器,你給我整一下。

“行。”

“強哥!你讀卡器給我拿一下!”

小強喊:“乾球啊你!自己拿吧,在抽屜裡。”

鼓搗了十多分鐘,甩頭哥幫我弄好了,他問這什麼東西,我說是給家裡買的醃鹹菜用的罐子,發過去問問看大小合適不。

甩頭哥一仰脖子,喝完後又拿了一瓶啤酒,開始在那裡放皇片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66章

甩頭哥的幫忙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