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印象還很深刻,他弄成了小螢幕,就在我旁邊兒放。

放的是鬼皇片兒,開頭是一個男的支撐在地上,屁股下點了很多香,他一往下蹲,香就燙屁|股,燙疼了,就隻能往上頂。

不知道叫什麼片名,反正是不堪入目。

甩頭哥眯著眼,盯著小螢幕看的津津有味,絲毫不在意其他人目光。

我把罐子照片發過去,又等了大概十多分鐘,小萱發訊息過來說:“haiyoumeiyoul。”

我又發過去幾張。

小萱回話說:“bushidi

gyao。”

怎麼老發拚音字母,我又問了問才知道,那頭坐的是把頭,他不會打字,隻會按拚音。

“師傅,你說這罐子不是北宋定窯?”

“buxia

gshi”。

有聊了幾分鐘,看的實在費勁,我讓把頭說,小萱打字。

一直用qq聊到11點半,我從把頭那兒得到了大量有用的訊息,終於搞清楚這白罐子是什麼了。wWω.㈤八一㈥0.CòΜ

這不是北宋的定窯白瓷罐子,是北宋“光澤窯”燒的白罐子。

帶雕工鋪首耳,關鍵是都還有蓋兒,一次性10個,很不容易見到。

“光澤窯”是白釉係中的一種,在北方古董市場上幾乎絕跡,南方偶爾能見到一些,它數量比較少,但由於是地方性小窯口,價格一直賣不過定窯。

但畢竟物以稀為貴,光澤窯和隋白瓷,樞府釉白瓷應該差不多,價格肯定過五位數。

如果一個賣兩萬,十個就能賣二十萬,但我這些都有蓋兒,還完整,估計不止兩萬。

正好有電腦,我又上網查了查,發現宋代光澤窯的窯口遺址,就在如今的南平北邊兒一帶,從地理位置上看,離我在的天井村非常近,當年可能是就地買的,一埋就埋了800年。

把頭遠比我見多識廣,“澤園”是什麼,我也知道了。

天井村水庫那個墓,就是宋代的“漏澤園”。

漏澤園的意思就是,古代由官府督辦,集中埋藏收斂無主屍骸的墳墓。

也可以理解成現在的群租房。

不同於後世和前朝,宋代有很長時間非常流行火葬,天井村,以前存在著亂葬崗。

三十平的墓不小,我原以為是宋代的某個地方官葬在了那裡,冇想到,會是官府建的漏澤園。

怪不得冇有棺材,冇有夯土層,冇有墓誌銘,冇有金銀珠寶陪葬,因為花官府的錢,當時建的人有操作空間,肯定是能省就省,省下來的,都進了自己腰包。

當時隻是按照要求規格,建了一間磚室墓,派人去生產墓磚的小作坊買了墓磚,又就近買了光澤窯燒的十二個大罐子用來裝骨灰,最後就草草下葬了。

我推測,一個罐子裡最少放了7個人的骨灰,12個罐子就80多,也就是說,這個30平左右的古墓中,住了80多個人...

就像網吧老闆小強說的,他們這山溝溝村裡往上十代,窮的老鼠都不來,哪裡有什麼大官兒。

如果我要是不往下挖,也根本不知道這裡會是漏澤園。

南平這地方在宋代叫劍州,也叫建寧府,如果有關係的話可以去查當地的縣誌,縣誌上記載過某某年建了多少澤園,其中就包含有天井村這一個。

“多少錢啊強哥,我下機了。”

小強喝高了,在院裡大著舌頭大聲道:“什...什麼錢不錢的!今兒哥高興!不用給錢!免費!”

“強哥牛逼!強哥威武!”

一聽說今晚免費,甩頭哥高興壞了,大聲稱讚,說完不忘又去冰櫃裡拿了一瓶啤酒。

這晚真是都免費了,後來我聽說他老婆從孃家回來,把小強打了一頓。

我在山溝裡躲著不和外界朋友聯絡,就是想躲木偶會,等時間久了他們不注意我了,我在出去活動。

南派北派,盜墓,行古董圈,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就怕互相認識,畢竟再遠的距離也就是一個電話的事兒。

賣貨要小心,我能不露麵就儘量不露麵,讓葉子去跑。

回去後我在牆外刨了個坑,把像旺旺雪餅的骨灰塊都埋坑裡了。

香菸嫋嫋。

點上三根香,拜了拜說:“哥哥姐姐,大爺大媽,叔叔嬸嬸們,彆見怪,我就是求個財,這裡乾燥,風景好,總比泡在水裡好,你們就住在這裡吧。”

說完,把三炷香插在地上,然後我就回屋睡覺了。

蓋上被子,開始睡得香,後來做了個噩夢。

我夢到院裡有很多黑影走來走去,然後這些黑影推門進來了。

這些人破衣爛衫,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都繃著個臉,麵無表情的圍在一起,有個冇穿衣服的小孩兒,眼裡冇眼球,就是兩個黑窟窿,他站在我床邊兒,歪頭一直看。

噩夢驚醒,天亮了。

我去了葉子家,她爸一如既往的熱情。

“你們這裡有冇有收古董的?”

“是要賣那些大罐子?”

我說是。

葉子想了想說:“我知道有個男的叫東雷,之前來我們村收過古董。”

這類人都是一線鏟地皮的,基本上給不了高價,冇那個實力。

“這人多大歲數?開的什麼車?”

葉子說:“40多歲,開的摩托車。”

“除了這個東雷,在冇彆人了?”

葉子搖頭說冇了。

十個北宋光澤窯白瓷罐,還都有蓋兒,我想一個賣5萬,總價要50萬,葉子說的這鏟地皮叫東雷的家裡冇車,就騎個摩托車,我怕他拿不出來這麼多。

“項峰,那些罈子能賣多少錢?”

“這個不一定,有可能賣十萬吧。”

葉子聽後直皺眉:“那我不是賠了?我分四成隻能分四萬,之前你還說給我五萬的,項峰,我什麼都不懂,你不會騙我吧?”

“你可不能騙我,我那麼信任你。”

我喝了口水道:“都說了,不一定,也有可能賣二十萬,都是要談的,你慌什麼慌。”

看她老爸在廚房,葉子忽然靠了過來。

她把手放在我大腿上,悄悄說:“項峰,你昨天是不是去網吧看皇片兒了。”

“咳!”

我一口水被嗆著了。

“胡說八道!你聽誰說我去網吧了?”

“哎呀,你彆管,反正我聽彆人說的。”

葉子是想討好我,想我多分一點錢給她,趁老爸不在,她偷偷塞我手裡一個東西,並且小聲說:“你彆去網吧看皇片兒了,我們晚上去水庫吧,那裡安靜。”

我不說。

你們猜猜,葉子塞我手裡的是什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67章

澤園墓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