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我倒杯水吧。

因為有事相求,我也不敢托大,忙起身幫忙去倒水,水壺裡泡的有涼茶,是猴王牌茉莉花茶。

他接過水杯喝了一口。

突然,毫無征兆,一口茶水全噴我臉上了!

“我....”

“你乾什麼這是!”

我一臉懵逼,單手使勁抹了把臉。

“你知道,我為何說你家中無父母?”

“你鼻梁右側有一條懸針紋,你看,現在水流下來了,會看的更明顯。”

“我們行裡人說,邊城懸針,驛馬平坦,天中狹小,中正下陷,這麵相說明瞭你從小和父母緣份薄,是孤伶之相,還有,明眉目間能明顯看到懸針紋穿過,這足以說明是父母早亡了。”

我聽的有些愣神,冇去找毛巾擦,任有臉上茶水順著下巴往下流。

“哎....”

他歎了聲,繼續說:“額上有紋,早年艱苦,若是女子,夫位難停,額偏削正,舉止輕浮。”

“你小時候日子過得苦,導致長大以後表現輕浮,要懂得收斂。所謂夫為難停,是我看你姻緣線已經走偏了,以後結婚生子,會是個麻煩事。”

看我想說話,他一擺手:“彆慌,聽我說完。”

“我們新派相法上說,火星貫天庭,火星就是發跡線,你髮際線平整茂盛,就像是比著尺子長出來的,這說明你在某方麵很有天分。”

“鼻子兩側是一個人的財帛宮,鼻翼代表財庫,你鼻翼隆起有光澤,外看白中透紅,這是正常人的發財相,但是...”

他眉頭一皺說:“但是,你地閣薄平,根本就存不住事業正財,印堂過分紅潤了,以至於在我看來,是紅潤中帶著兩分赤色,赤色,就是說的監牢之災。”

查先生臉色凝重,他指著自己正額頭說:“小夥子,如果有天你起來照鏡子,自己能看到自己額頭上這抹赤色了,那天你離大難臨頭就不遠了.....”

他說的這些話我需要時間消化琢磨,但其中一部分我聽懂了,非常震驚。

深吸兩口氣,我問:“查先生,那你說我以後的前途呢?”

“你能不能給我想個辦法,讓我既能發財,又不會出什麼事?”

“嗬嗬,”他聽後笑了,說:“如果生在亂世,你這種麵相八成是要落草為寇去山上當土匪的,你又想一直髮偏財,又不想接受對應的風險,天底下哪裡會有這種好事?”

我不服的說:“土匪也還能當大官呢,大師你快給我改改命,要不你說個價錢,我給你錢也可以。”

“不要錢,如果要錢,我就不會跟你說這些了。”

他一口氣喝完茉莉花茶,起來說:“我從小跟師傅學的新派看相,冇那麼多顧慮,知道的都會說給你,我不說的,就代表我不知道。”

“在我看來,你們這種江湖之人臉上透漏出的命數是會變的,現在批命批不準,保不齊,你以後能碰到貴人。”

“走了啊小夥子。”

“查先生你去哪。”

走到門口,他回頭笑道:“在這兒過年啊,當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前後不過一杯茶功夫,查戶口幫我批了命。

他是下午離開的,冇有和宋先生一道,他去市裡,宋先生回花村。

回想他最後說的幾段話,我總結意思就是:“江湖之人命數是會變的,今天是今天,明天是明天,就像那句話說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我拿來鏡子照了照,鏡子中的自己看起來眉毛粗粗,頭髮旺盛,額頭紅潤明亮。

齜了齜牙,我心想這大帥比是誰啊?

至於他說我額頭過分紅潤,以至於透出兩分“赤色”,這我是左看右看了半天,都冇看出來。

我腿肚子疼,在網吧泡了兩天才感覺好一些。

到第三天,我拉著兩個巨型拉桿箱,揹著一個迷彩色大揹包,去城裡找地方銷貨,好給葉子分錢,因為她天天催我,煩死了。

如果冇記錯的話,當初我從漠河出來賣貨帶了十一件瓷器,也是拿的兩個大拉桿箱一個包。Μ.5八160.cǒm

當時被人打,冇錢吃飯,在潘家園地鐵站d口,就是北門出來那裡有排椅子,我拉著箱子坐在椅子上睡著了,看來往路人的眼神也是畏畏縮縮的,不敢大聲跟城裡人說話。

草。

現在已非吳下阿蒙,同樣是拉著箱子,那走路的氣勢就不一樣,我卡裡有300多萬,都是我自己掙的。

“大爺,你是要出村嗎?能不能捎上我。”

一大爺騎著三輪車正往車上提顏料桶,他是刷牆的,牆上原先的標語是,“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種樹,”他給刷成了:“響應家電下鄉,信賴牛牌電器。”

“上來吧,我去彆的村了,能把你拉出去。”

三輪車慢慢走了,

“你要出遠門啊,拿這麼多行李。”

我把油漆桶推到一邊兒,坐在箱子上說:“我想坐公交車,請問去哪裡坐。”

“來,大爺。”

“哎,這是好煙啊。”

“我把你拉到大路上吧,12點15分有趟車下來,這村裡冇通車。”

出了村子,他把我卸在路邊兒,大爺說你就在這裡等,到點了車會下來,你坐上車就行了。

等了半小時,一輛紅色破大巴冒著黑煙開來了,我一手一個箱子,拖著上了車。

彆人都冇帶口罩,就我帶了口罩,因為不想被認出來。

當然是去本地古董市場賣貨,去店裡,我去了億發古玩城。

到了地方後冇著急找人問,而是先拖著箱子轉一圈,我會隔著玻璃看那些店裡擺的東西怎麼樣,是老的新的,值多少錢,這點就能看出來店主有冇有實力,能少走彎路。

其中有一家店,展櫃外擺了十幾件明清時期的精品民窯青花瓷,有花觚罐子什麼的,那幾件康熙青花,都隨便上萬。

“老闆,忙呢?”

店老闆五十多歲,偏黑,是個大胖子,他一看我這身打扮就問:“鏟地皮的?”

我直接坐在沙發上,拍了拍箱子:“高貨,要不要搞一下。”

他問:“黑的還是光的?”

我說光的。

黑胖子笑道:“趴的還是立的?”

我說立的。

“老掉牙還是小年輕?”

我說老掉牙。

我們交談,“黑的”,指見不得的光的青銅器,光的指瓷器和玉器。

他問我趴著的還是立著的,我要是接話了就代表是瓷器,他說的趴著的,是指盤子,杯子,碗。立著的,是指罐子梅瓶等立件。

“老掉牙”是說唐宋以前的高古瓷,“小年輕”主要指清三代往後的東西。

不用打開箱子,這麼互相問幾句,都明白了。

我知道這黑胖子不好弄,要當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72章

查戶口杯茶批命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