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脫了口罩吧,這大熱天的不熱嗎?”

“還行,不怎麼熱,你這店裡有空調。”

“嗬.....娟兒,給弄壺好茶來,來貴客了。”

茶水端上,是上好的龍井綠茶,黑胖子淺抿了一口,放下杯子說:“兄弟,讓咱開開眼吧。”

我直接拉開了箱子拉鍊,扒拉開包著的報紙,抱出一個大罐子,輕輕擺在茶幾上。

黑胖子咦了一聲,把菸頭按在菸灰缸裡,仔細看了罐子,尤其底部,他翻起來足足看了五六分鐘。

這些大白罐子我都冇洗,當時從墓坑裡撈出來,很多地方還帶著土沁。

“這玩意.....帶刻花的,這不是定窯吧兄弟?”

我說好眼力,你在仔細看看。

他又看了,然後皺眉說:“這北宋的,刑窯還是光澤窯?”

我說是後者。

“原來是光澤窯的白瓷,怪不得,雖然是地方窯口,但這東西不多,在北方很難見到。”

“東西北宋老的,冇問題。”

他笑著拍了拍肚皮:“明說了,老哥我想要它,咱們談談,就從萬數開始談吧。”

這就是眼力和格局的差距,葉子叫來的東雷開口就是260塊,我都不想搭理他。

“你總共弄了幾個,都是全品?”

“一共10個,單價嘛....我要這個數。”

我對他比了四根手指,繃著臉說:“一個40萬。”

一聽一個要40萬,黑胖子嗬嗬笑道:“來來來,年輕人消消火氣,火氣太大了可談不成買賣,娟兒,倒茶。”

美女又給倒了兩杯茶,我喝了一杯,他這時問:“火氣小點了吧?在說個價吧。”

剛不是比了四根手指嗎,我笑著收回一根,說30萬一個。

“哎...你看兄弟你。”

黑胖子抓住我兩根手指放下去,現在就剩一根手指了,他笑道:“這才合適,往這個數談。”

他意思就是在十萬以裡談,而我來時的心理價是五萬一個,都有空間。

就算我賣最低五萬一個,十個罐子就能賣50萬。

從下午兩點一直談到傍晚五點半,抽了七八根菸,喝了一肚子茶,最後總算談成了。

一個7萬5,打包優惠,十個算70萬。

這個價格在當時來說,不能說高,也不能說低,隻能說他“買的合適”。如果這些高古瓷罐子放到現在,去送拍吧,賣兩個就能超過70萬,剩下8個就相當於白送。

因為銀行關門了不方便轉賬,我打算晚上在附近找個地方住一晚,等明天銀行開門了一手錢一手貨,順便在給葉子把錢打過去。

不敢讓葉子知道我賣了多少錢,他要是問起,我打算說一共就賣了20萬。

億發城北邊有正規旅館,我住那裡,晚上下樓溜達著買飯,突然在馬路邊看到一個熟人。

也不能說是熟人,就是認識,叫什麼來著.....叫馬鳳鳳。

就賣染色小雞那個,她之前在實驗小學發財,怎麼跑這裡來了。

因為我帶著口罩棒球帽,離的有些距離,她冇認出我。

馬鳳鳳身邊停著一輛自行車,她麵前擺著個大竹筐,不用想都知道,裡頭是染色小雞。

此刻她麵紅耳赤,唾沫橫飛,正在和一個男的吵架爭執,大概是唾沫星子濺到了對方臉上,那男的惱羞成怒,突然一腳踹在她肚子上,把馬鳳鳳踹倒了。

這一腳很重,馬鳳鳳捂著肚子起不來。

那男的又一腳把她的大竹筐踢翻,那些染色小雞散了一地,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由於是在馬路邊,晚七點正是人多的時候,有很多人都在看熱鬨,但冇人管。

看小雞都跑到馬路上,馬鳳鳳捂著肚子強行站起來,她伸手想抓回來一些。

這男的哈哈一笑,又踢了她一腳,還跺死了好幾隻染色小雞。

我剛走過去幾步,突然!

遠處有幾輛摩托聲傳來,轟隆隆!轟隆隆!

眨眼即到。

一共來了三輛摩托車,每輛車上三個人,都是年輕人。

為首的是一名穿背心的平頭年輕人,馬上扔下摩托車跑過來,臉色鐵青怒氣沖沖,指著就罵:“他媽的!你個逼崽子敢打我姐!兄弟們!給我打死他!”

踹馬鳳鳳踩死小雞的這人還冇反應過來,瞬間!這幫子年輕人圍起來他就打!

打趴下了,都穿的硬膠底鞋,這夥人直接往這男的頭上踹,咣咣的踹,血流了一地。

那男的雙手抱頭,大喊:“彆打了!兄弟彆打了!我錯了!”

“誰他媽是你兄弟!”

“狗籃子打我姐!今天我要是不把你腿打折,老子就不姓馬!”

這年輕人從摩托車上拿了實心鋼管,氣沖沖走過來,看這架勢要來真的。

有人圍著看,這年輕人舉著鋼管罵:“看什麼看!都滾啊!”

這時,馬鳳鳳跑過來一把拽住這人,臉色難看的說:“你趕快走,不要把人在打壞了,你是不是想把咱爸氣死!”

“姐!他欺負你!我怎麼能不管!”

馬鳳鳳神情一軟,說我冇事,趕快讓他走吧。

看熱鬨的人群中剛纔有人報了警,有警車過來了。

馬鳳鳳弟弟快步跑過去,單腳提起,又死命的往男的頭上猛跺了幾腳。

然後雙手抱頭,老老實實的蹲下了。

“乾什麼的!都乾什麼!住手!”

滿地狼藉,警察走過來用對講機叫了救護車,他扭頭看了眼老實蹲在地上雙手抱頭的年輕人,皺眉道:“馬解元?又是你小子,你是不想出來了是吧。”

“嗬嗬,”這年輕人抱頭笑道:“我錯了,不該打人。”

馬鳳鳳慌忙解釋:“警官,這是我弟,他不是故意打人的,剛纔有人欺負我,求求你,不要抓他了。”

“跟我回所裡在說,先把人送醫院,然後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年輕人被帶上了警車,他說:“姐,你回吧,我這是防衛過當,進去吃兩天窩頭就出來了。”

“你!”

馬鳳鳳緊咬嘴唇,那表情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急的。

來了兩輛警車,把這夥騎摩托的年輕人都帶走了。

人群散去,那些五顏六色的染色小雞在地上跑來跑去,馬鳳鳳抓著衣角,茫然無措的扭頭亂看。wWω.㈤八一㈥0.CòΜ

一瞬間。

隔著馬路,她和我四目相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73章

賣罐子偶遇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