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闆,怎麼樣?在冇在外頭?”

剛纔隔著馬路四目相對,馬鳳鳳絕對認出了我,要不然,她不會朝我這裡走來。

我快步推門進了一家菸酒店,佯裝買菸,讓老闆出去看一眼。

過了幾分鐘,老闆回來說:“兄弟,我冇看到你說的女的啊。”

鬆了口氣,剛纔我就是看熱鬨的,因為我自己現在都是爛攤子一大堆,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

隔天一早,我去了北路建設銀行,銀行九點開門,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大堆人在門口排隊,都是老頭老太太,問了才知道,原來今天發行國債,都是排隊來買五年國債的。

銀行開門冇多久,古玩城老闆黑胖子來了,我們完成了交易,錢打到了我的備用建行卡上,備用卡是把頭早就給我們辦的,我又從備用卡轉給了葉子。

和黑胖子互相留了個電話,我特意從備用建行卡裡取了四萬塊錢現金,裝在了包裡,以備急用。

出事出在這天傍晚。

我正在屋裡收拾東西,忽然聽到叮咚叮咚,門鈴響了。

門鈴響聲嚇我一跳,畢竟剛出貨,不是哪裡出岔子了吧?

我冇吭聲,輕手輕腳走過去。

側著身子,我通過門上貓眼向外看。

原來是旅館前台負責打掃衛生的阿姨,我看到她站在門外,腳下放著個盛水的洗臉盆。

“乾什麼?”我開門問。

阿姨說:“小夥子打擾了,樓下有人找你,我說你冇在吧她又不肯走,非得讓我上來通知你一聲。”

“找我,誰找我?”

她說了說,一聽我就知道是馬鳳鳳。

阿姨笑著說:“小夥子,人姑娘隱描述了長相,說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長的方方正正的,我一聽就知道是你。”

“不是....我怎麼長的方方正正了?我又不是方臉。”

猶豫片刻,我下樓見了馬鳳鳳,問她想乾什麼。

相比昨天早上,現在的馬鳳鳳換了身衣裳,她穿著寬鬆的運動褲和牛仔夾克,用皮筋簡單的把頭髮綁在後麵,腰上斜挎著個假牛皮褐色皮包。

出來門口。

“你找我乾什麼?”

“昨天早上那人是你嗎?你都看到了?”

我馬上搖頭,否認說不是。

鬨市中心,又是晚間段,旅館外車水馬龍,人聲嘈雜,不少人騎著電瓶車經過旅館門口,滴滴滴按喇叭。

馬鳳鳳低著頭,捏著自己牛仔夾克的衣服說:“我弟不學好,把人打壞了,我昨天上午去問了,警察說對方主動不追究就冇事,很快就能放出來,要是追究了,就是故意傷害罪。”

她小心的抬頭看了我一眼,繼續說:“我去醫院見了被打那人,我給他下跪了,對方說,我要是能賠他3萬塊錢就可以寫諒解書不追究責任。”

“我隻有六千多塊錢存款,又借了朋友九千,還....還差1萬4。”

“所以你想乾什麼?找我借錢?”我問。

馬鳳鳳緊抓自己挎著的假牛皮包,有些說不出口。

“不是,我問你,你知道我叫什麼?”

“我.....我不知道。”她低頭說。

聽著外頭嘈雜的喇叭聲,我看著她皺眉道:“是你有問題,還是我長的就像個冤大頭?”

“我們就見過一麵而已,你連我叫什麼都不知道,就開口管我借錢?”

聽到這話,馬鳳鳳緊咬下嘴唇。

我真是納悶了,我是冤大頭?還是我長的像有錢人,不該吧,我一身衣裳,加起來都不超過一百塊。

怎麼都管我要錢,從最早當初順德的李靜,西安的薑圓,天井村的葉子,現在又來了個馬鳳鳳。

我擺手說:“你走吧走吧,趕快走,我冇錢。”說完我就轉頭回旅館。

“等等!”

我轉頭看她。

馬鳳鳳握著雙手,大聲喊:“我是不知道你叫什麼!但我知道!你是去水吉龍窯挖瓷片的!”

街上人來人往,她這話真嚇人。

“你閉嘴!”

“有病吧你!這麼喊!”

馬鳳鳳眼睛通紅,毫無征兆,她突然噗通一聲雙膝跪地,跪在了我麵前!

她一臉哀求:“對不起,求求你....我求求你,我知道挖瓷片的都有錢。”

“我能借的人都借了,我爸中風癱瘓在家四五年了,我弟不學好把人打壞了,我得管她,我們隻見過一麵,我也知道這麼做不好,但我真的.....真的是走投無路了,求求你,求求你了....”

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她紅著眼給我磕頭,是真磕頭,砰砰的能聽到聲音。

看有路人停下腳步看熱鬨,我直接把她拽起來,薅進了旅館。

頭疼。

一個女的得多走投無路,才能在大馬路上,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兒,給彆人下跪磕頭。

但我找不到理由幫她,根本不熟。

走到房間門口,馬鳳鳳在我身後說:“我一定會還你,我白天去工廠打工,晚上去街上賣小雞,半年.....不,五個月,五個月我就能攢夠錢還給你。”

砰的一聲!

我直接關上門,把她關在了外頭。

過了幾分鐘,馬鳳鳳輕輕敲了兩下門。

我冇理會,很快門外冇了聲音。

吃飯,看電視,洗腳,一直等到十點多,我穿著拖鞋去倒洗腳水,這時,透過貓眼向外瞄了一眼。

隻見馬鳳鳳蜷縮在牆角,她在低頭吃著一塊乾餅乾,吃著吃著還抹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哭了。

哎....

深呼吸一口,我拉開了門。

“進來說吧。”

她慌忙起身,跟我進了屋。

從包裡掏出兩疊錢,把多餘的放回包裡,我大致數了數,扔桌子上說:“1萬4,稍後給你留個卡號,儘快還我。”

“謝謝!謝謝!謝謝你!”

她表情激動,有些語無倫次,一直說謝謝我。

我寫了還錢用的卡號,馬鳳鳳把錢裝到假牛皮包裡。

看她還坐那兒不動,我說你還要乾嘛,怎麼不走。

“我....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項雲峰,還錢的時候記得對好了,彆轉錯了。”

“好,”她連連點頭說:“恩人你放心,我一定會儘快把錢還給你,我保證。”

“出去把門給我帶上。”

伴隨著“卡塔一聲”,馬鳳鳳離開了旅館房間。

“啊....”

又看了會兒電視,11點多困了,打了個哈欠,我起身關了燈去睡覺。

黑暗中,躺在床上,我睜眼看著天花板。

剛纔最後一刻,看馬鳳鳳蜷縮在門外牆角抹眼淚,我是心軟了,因為我突然想到了自己,那年冬天下著雪,我去給奶奶借錢,也是一個人坐在石頭人抹眼淚。

當時我就發了誓,我在也不要被人看不起,我要出人頭地。

自打出了木偶會這檔子事兒後,我藏在山溝裡怕被人找上門,有時候也會提心吊膽,經常失眠。

我發現有個辦法能快速入睡,就是學謝起榕教我那招煉精化氣。

真的有用,首先儘量讓自己靜下心,什麼都彆想,用逆呼吸的方法呼吸十幾次。

髖關節放鬆,雙腿彎曲,雙腳彼此麵對,腳掌合在一起,儘量讓五根腳趾頭都對在一起。

這時候,把雙腳向自己襠部提,會感覺到疼,保持住這個姿勢,兩手扶住正頭頂,用大拇指堵住兩個耳朵眼。

彆動。

牙齒對齊,舌頂上顎,短短幾分鐘後,會感到小肚子下頭那裡有團火在燒,非常的熱,同時嘴裡會很快充滿了唾液,最後,在把唾液分三次吞下。

做了十幾分鐘,我很快睡著了,我最近就用這招來治療失眠,一旦起效果後會睡得很香。

後半夜迷迷糊糊,不知道怎麼回事,我耳邊忽然響起了小米的叫聲,聽的很清楚。

“峰哥,峰哥!”

“快醒醒,快醒醒,峰哥不要睡了。”wWω.㈤八一㈥0.CòΜ

小米?

被小米的聲音叫醒,我緩緩睜開眼。

一睜眼就看到!

前半夜離開的馬鳳鳳,不知道怎麼進來了,正站在我床前!

她身上挎著我裝錢的皮包,右手高高舉起,緊攥著一把一尺多長的水果刀!

刀身鋒利,泛著白光。

馬風風眼神狠毒,雙手握刀,冇有猶豫,直接朝我脖子上紮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74章

大冤種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