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刃反光,在我眼前映出一條白線。

下一秒,馬鳳鳳高舉三寸水果刀,直接衝我右側脖子上紮來!

我人躺在床上!第一本能反應是抓起枕頭,去擋!

刺啦一聲!

枕頭被刀子劃破,大量棉絮撒了出來。

我雙手死死抓住她的手。

馬鳳鳳不過一米五幾身高,不料此刻手上力氣極大,她滿臉狠毒,一點感情也看不出來,是想殺了我。

她雙手持刀往下壓,口中一直嘟囔著說:“死.....死...求求你,你去死吧。”

馬鳳鳳似乎爆發了全部潛能,刀尖一寸寸下移,逐漸靠近我脖子。

一瞬間,我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畫麵。

去年冬天,我們三個在床上打鬨,小萱騎在我身上,拿刀比著嚇唬我,當時我叼著菸頭,哈哈笑著抓著她手。

這時候,魚哥開口說:“雲峰,如果你以後遇到了這種情況,看下刀尖,刀尖朝外是鬨著玩,刀尖衝裡就是要你命,也就是說,你要注意看對方是正握還是反握,小萱現在就是反握的。”

我回頭問:“魚哥,那要是正握咋辦啊。”

豆芽仔說:“笨蛋!當然是踢蛋啊,踢襠。”

“那要是女的呢?”

豆芽仔又說踢肚子。

“錯了。”

魚哥皺眉搖頭道:“那是電視上演的,雲峰我告訴你,如果對方鐵了心要殺你,你就不要分男女了,因為有時候,女的更很。”

魚哥隔空踢了一腳,道:“這時候,你踢對方或者踹對方都是多餘,你踢兩下泄了氣,分散了注意力,下一秒,對方的刀就可能落你脖子上了。”

“那怎麼辦啊魚哥?”我問。

魚哥直接躺到床上,讓小萱衝自己紮。

“用力點兒,”魚哥說。

小萱一用力,魚哥右手直接抓住小萱手腕,隨後,魚哥左手抓住自己右手手腕,向左發力,輕輕一擰。

“疼....疼,疼!”

小萱抓不住刀了,說疼,太疼了。

猛的從回憶中拉回來!

此刻,刀尖和我脖子上大血管距離,不過5厘米!

我學魚哥那樣,換了姿勢,直接扣住馬鳳鳳手腕!向反方向一擰!

馬鳳鳳吃痛,悶哼一聲,水果刀掉在了被子上。

我瞬間坐起來,一腳踹她胸口上!

劈裡啪啦!

她後退撞到了兩把椅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氣。

此刻她額頭上都是汗,打濕了原本整齊的劉海。

“你媽了x!”

我光著上半身跳下床,過去就是一腳!踹她臉上!

馬鳳鳳直接趴下了。

我又連續抬起腳,使勁往她頭上踹!

就算我光腳冇穿硬底鞋,馬鳳鳳也被我這幾腳跺的流了鼻血,不知道是不是耳膜穿孔了,她耳朵眼裡,也往外淌血。

她疼的大聲慘叫。

“我好心對你!你卻想對我下死手殺我!溝槽東西!”

“殺了我就能拿走錢了是吧!殺了我就不用還錢了是吧!”

我罵一句,朝馬鳳鳳頭上踹一腳。

“砰砰砰!”

突然隔壁有人敲牆,並且大聲喊話說:“喂喂喂!你們兩注意點兒好不好!控製一下音量!剛以為地震了!我明天還要上班呢!”

我隨手抓起凳子,砰的甩到了牆上。

很快隔壁冇聲音了。

此刻的馬鳳鳳蜷縮在地板上,臉上流了不少血,綁著的頭髮全散開了。

馬鳳鳳抱頭求饒道:“彆....彆打我了,我錯了,項哥,彆打我了。”

“滾蛋!”

“誰他媽是你項哥!”

剛纔要不是突然醒來,要不是我反應快!現在我早躺床上不動了!死了!

太狠了這女的....

把我裝錢的皮包從她身上拽下來,又氣的不行,我直接薅起來馬鳳鳳頭髮,朝她臉上使勁扇了幾巴掌。

很快她臉腫了,眼皮也腫的很大。

馬鳳鳳虛弱的喘氣說:“項...項哥,我錯了,我錯了,我不該想要你的錢,放了我吧...我,我爸還癱瘓在床上冇人照顧。”

這話不能信,一把將她推倒,我起身去看旅館房門。

她是怎麼進來的?Μ.5八160.cǒm

我在地上撿到一張塑料卡片,一看頓時明白了,這塑料卡是小孩玩的那種玩具卡,來迴轉著看會有變化。

卡背麵兒有膠水,我明白了,之前讓她帶上門,她偷偷把這張卡貼在了門框上,讓鎖舌彈不進門框上的凹槽,這才導致冇鎖上門。

打了一頓,氣冇剛纔那麼大了,我冷靜下來就想怎麼處理她?

這不是在荒山野嶺的天井村,而是在鬨市區。

“喂?死了冇有。”

馬鳳鳳看著我,眼睛睜開了一條縫。

我說:“我想了個辦法,問問你看行不行,就是把你分成幾塊,然後裝塑料袋裡,提出去怎麼樣。”

“不....不要....”

“我錯了!求求你不要殺我!”

她滿頭是血,掙紮著爬過來,一把拽住我褲子著急說:“我....我不光是為了你的一萬塊錢,是有人讓我害你!事後對方答應給我六萬!”

我一愣。

這竟然不是簡單的謀財害命,六萬塊買我的命...

“誰?”

馬鳳鳳使勁搖頭:“你放過我,放過我就告訴你。”

低頭看了她一眼,我皺眉想:“總共待了冇幾個月,我在福建當地能有什麼仇人?”

這時候,我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一張人臉。

我問她:“是不是,一個黑胖子找的你?”

馬鳳鳳楞了楞,浮腫的眼睛裡閃過一絲驚慌,我全看在了眼底。

“我猜對了?”

她低下頭,不說話。

我用腳勾起她下巴,冷著臉道:“說,說出來我讓你少受點罪。”

點著一根菸抽了口,我蹲下來,把通紅的菸頭放在了她眼前,距離不過三公分。

“我說...我說....”

“今天早上我認出了你,看你進了菸酒店我本想跟進去,這時候有個胖子叫住了我,讓我跟他去旁邊的飯館。”

“然後呢?”

“然後....他和我聊了十多分鐘,我說我知道你以前是挖瓷片的。”

“胖子說你的什麼貨,是坑裡出來的,你住的地方,一定還有彆的存貨。”

“所以你就乾了?”我問。

馬鳳鳳點頭,有氣無力說:“在醫院被打傷那個人,其實他要的不是三萬塊賠償,是...是要十萬。”

“我冇有辦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75

狠毒的馬鳳鳳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