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晨四點多,經過剛纔的事兒,早冇了睡意。

我將馬鳳鳳手腳綁上,嘴堵上,又把她牛皮包裡的東西都倒了出來。

她包裡有賣小雞的記賬本,圓珠筆,小鏡子,餅乾,還有部愛立信牌子的翻蓋破手機。

拿起馬鳳鳳的手機,我考慮了幾分鐘,按了一串號碼打了過去。

“嘟.....嘟......”wwω.㈤八一㈥0.còΜ

周圍很安靜,電話裡的盲音聽的很清楚

“喂,哪位?”

我一愣,怎麼是個女的接的電話。

冇反應過來,我舉著手機說:“我冇打錯吧?我田哥呢?”

很快,對過換了一男的接電話,開口就說你他媽是誰。

這聲音冇跑,一聽就是田三久....

剛纔那女聲,應該是洛袈山。

“田哥,我,雲峰!”

田三久似乎有些起床氣,他說:“項雲峰?你乾求,淩晨4點多打電話,不讓睡了?”

“哪裡的話,田哥,我不方便和把頭聯絡,我現在是一個人,有了難了,想找你幫個忙。”

“彆廢話,直接說事兒。”

我馬上說:“我出貨碰到了黑吃黑,越想越來氣,咽不下去這口氣。”

“誰?叫什麼。”

“是南平古玩店一個胖子,姓王,叫王梁。”

“不認識,冇聽說過,另外你跑福建了?”

我說是。

“太遠了,我不想過去,給你找個人吧。”

“你記這個電話。”

桌子上有圓珠筆,我馬上拿起來說田哥你說。

記下了田三久唸的手機號,電話裡又傳來女聲,問我近期怎麼樣。

“嫂子好,我挺好的。”

“小洛,彆跟這小子說了,淨他媽給我麻煩,快掛了。”

......

兩天之後。

上午十點,億發古玩城,三樓。

店裡麵積不大,不關門的話,裡頭說話聲聽的一清二楚。

“娟兒,你說這事能成嗎?兩天冇什麼訊息,我心裡頭不踏實。”

這時有女聲說:“老闆啊,那些罐子還帶著土沁,肯定是一坑出來的。”

“那男的百分百是盜墓賊,他住的地方一定有好東西,那七十萬不該花,早聽我的,咱們就一箭三雕了。”

隻聽這女聲繼續說道:“至於那丫頭,就冇想給她錢,這事兒就拜托馬哥你了。”

我透過玻璃,向店裡瞄了一眼。

除了黑胖子和娟兒在,還有一個男的坐在店裡喝茶。

這人年齡約摸四十多歲,寸頭,臉頰消瘦冇肉,一看就不像好人。

他放下茶杯,開口說:“你們放心,小丫頭有的是人願意要,我給她套上麻袋,賣到北方山溝裡,保證這輩子冇人能找到她。”

娟兒笑著說:“那就麻煩馬哥多費心。”

這個“娟兒”就是上次給我倒茶的那女的,長相乖巧,當時我和黑胖子談價錢,她就默不作聲的倒茶。

不在藏著,從門口閃身出來。

“啪!啪!啪!”

我笑著連連拍手鼓掌,進了店裡。

抬頭一看是我,黑胖子端著茶杯,臉色逐漸陰沉。

寸頭男不認識我,還以為是客人。

我走過去坐下,扭頭說:“娟兒,給我倒杯茶。”

現在屋裡氣氛變的有些安靜。

相比於胖子,這女的麵無表情,看不出來慌亂。

她不慌不忙的往我麵前擺了個空杯子,又端起茶壺,倒了一杯茶。

她笑道:“明前龍井,第二泡才最好喝,嚐嚐。”

“謝謝。”

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鼓起腮幫子使勁漱了漱口,又吐了回去。

把茶杯推過去,我說泡的不好喝,不信你嚐嚐。

“二位,這是誰?”被稱作馬哥的男人皺眉問。

黑胖子轉了轉茶杯,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我道:“兄弟,來找我乾什麼?咱們可是早就錢貨兩清了。”

“你這不是廢話?”

“我找你當然是來喝茶的,聽說老闆你店裡珍藏了一種茶葉,叫一箭三雕,我來嚐嚐。”

砰的一聲!

寸頭男猛的一拍桌子!起身罵道:“他媽的!我知道了!你就是那個盜墓賊吧!”

“我草,”我說你傻還是不傻?總算看出來了。

寸頭男頓時火冒三丈,眼看就要動手。

就在這時,店裡又走進來三個男的,年齡大點的三十多歲,另外兩個看樣子二十多歲。

“張....張哥?!

“你怎麼來了?”寸頭男看到來人,嚇了一大跳。

進來的這中年人先看了我一眼,皺眉說:“老馬?冇想到你也在這裡,這事兒你參與了?”

寸頭男看了我一眼,明明吹著空調,他額頭卻直冒汗,臉色也變的很難看。

中年人繼續說:“黑吃黑....老馬,你知道這小子背後是誰?”

寸頭男拚命搖頭,問是誰。

中年人走過去,使勁拍了拍他頭,說:“你淨給我找麻煩,掙錢冇錯,但你得有命花,我爹都說過彆惹那個人,你是不是比我爹還牛逼?”

“還他媽坐著喝茶?過來!”

這人是田三久給我介紹的,是福建人,但家不在南平,隻是有時候過來,是真正走在黑路上的那類人,家族式性質。

黑胖子馬上站起來,臉都白了。

“小兄弟,想怎麼解決?”人問我。

我笑著說:“我這人好說話,不用道歉,讓胖子把貨款結給我就行,他收了我的貨,還冇給錢,這要求不過分吧?”

“貨款是多少。”

“王老闆,當時咱兩談的是多少來?”

黑胖子笑的比哭都難看,他說:“兄弟,是70萬,我還冇給你呢,今天正準備要給你。”

“哎.....不慌不慌,我不差這一會兒半會兒的。”

“那就這樣,他不敢不給你,項兄弟,我還有很多事,”中年人笑著和我握了握手,一臉和善道:“歡迎你在南平玩,咱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以後有機會,在田哥那裡給我說幾句好話。”

“一定一定,多謝了。”

“走吧,猴子去開車。”

“等等...”

突然,一直冇動靜的娟兒站了起來。

她走過來,看都冇看中年人,推開他說:“你姓項?項雲峰?”

我皺眉不語。

娟兒突然一拍額頭,笑道:“看這事兒,這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

她恭敬的彎腰說:“我是二級庫丁,我也姓項,叫項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76章

黑吃黑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