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闆,拿這把剪刀,多少錢?”

“5塊。”

付錢出來小商店,我走到路燈下,藉著路燈照明,用剪刀剪開了彈簧球。

這裡頭,包著一張摺疊起來的紙條。

從外頭看原以為是白紙,拿出來才發現竟然是一張紅紙,淡紅色,和紅對聯那種紙差不多。

打開一看,我楞住了,這寫的什麼?

用毛筆字寫的。

正中間畫了兩個圈,圈裡寫了兩個大字。

“石、園。”

毛筆字字跡工整,一筆一劃還在紅紙兩側寫著:“池子八角,後排五角,樓上二角,四廂元二,特座廂元二五角,今日三場,玉堂春,南陽劫,女駙馬。”

把紅紙反過來,又寫著:“時光隧道後院二樓,石園旦角聽戲,歡迎光臨。”

我皺眉看著這張紅紙,這好像....好像是民國時期那種戲班子發的戲票,全是用毛筆字手寫的,什麼年代了,現在根本冇人用這種戲票了。

這是誰....為什麼給我這張東西?ωww.五⑧①б0.℃ōΜ

皺眉想了半天,冇頭緒。

“師傅走嗎?”我伸手攔停了一輛出租車。

“去哪?”

“時光隧道。”

時光隧道是個迪廳,那時候在邯鄲武安陪劉爺的時候,印象中武安也有個時光隧道,是在什麼雙馬還是哪來的,忘了,當時冇進去。

半個多小時後到了地方。

門口是一片小廣場,有不少推三輪車賣夜宵吃食的,也有不少打扮時髦的俊男靚女圍著小車買吃食。

從大門進去,能看到一條故意做成拱形的隧道,隧道牆上安了一排射燈,射燈照下來的光五顏六色,把人臉都照的變色兒了,時光隧道也因此得名。

穿過人工隧道,就進到迪廳內部。

噪音很大,低音炮動動動一直放,有人喝酒,有人跳舞,有幾個穿著吊帶衫超短褲的美女端著托盤走來走去。

聲音太大了,震的我耳膜疼。

突然,身後有人使勁拍了我一下。

“哈哈!”

“兄弟你還是來了啊!”

是禿頭男老馬,他手裡夾著煙,大聲對我喊。

“你說什麼?”我光看他嘴巴動,聽不清說什麼。

“我說!兄弟!去包房玩吧!”

“不了,我有事兒!”我大聲回話。

跟他打聽了,禿頭男說時光隧道後院進不去,那裡是人老闆的私人區,常年上著鎖還有人看著,不對外開放。

隨後,禿頭男勾了勾手,很快過來一個穿著超超短裙的女孩兒。

“兄弟,給你介紹一下,時光隧道第一美女,小蜜!”

“漂亮吧?我做東,咱們去包房玩?”

“等下再說吧,我還有事兒,”拍了拍他肩膀,我轉身離開。

從消防通道過去是堵門,有三個人攔著,他們正在聊天抽菸。

見我過來,其中一人馬上丟了菸頭,伸手說:“不好意思先生,你不能往前走了,這裡麵不對外開放。”

“我去後院,二樓有冇有個石園?”說完我把紅紙拿出來他看。

這人看了紅紙,立即拉開門彎腰道:“先生請。”

穿過這道門就進了後院,院裡擺了許多盆景綠植,抬頭能看到一棟二層小樓。

走樓梯上去,門冇鎖,輕輕一推開了。

屋裡裝修十分複古,條案圈椅,燈籠燭台,這時我聽到內屋傳來琵琶聲,嗩呐聲,還有唱戲的聲音。

進去後,隻見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正搖頭晃腦的賣力吹嗩呐,台上有個身穿戲服的女的在唱戲,這女的一身紅色寬大戲袍,頭帶流蘇寶冠,唇紅齒白,妝容精緻。

這嗩呐加上琵琶,聽的人喜慶,像是誰在這裡結婚一樣。

台上女子彷彿冇看到我進來,仍舊在開口唱著黃梅戲女駙馬。

為救李郎.....

大概唱了七八分鐘,忽然,不知道誰打了個響指,聲音輕脆。

伴隨著響指聲,唱戲聲,琵琶聲,嗩呐聲,戛然而止。

“你來了,恭候多時了。”

由於光線不亮,加上剛纔注意力都被戲台吸引了,我進來後冇注意到,身後牆角的圈椅上坐著一個人,他整個人悄無聲息,直到剛剛開口說話。

“閣下是?你給我發的紅紙?咱們好像不認識吧?”

這男的非常年輕,估計和我差不多大,穿了身一看就十分高檔的西裝,頭髮整理的一絲不苟,乾乾靜靜,五官挺拔,個子比我稍微高一點兒。

這年頭,很少有人穿西裝,更彆說在南平這個小地方,除了誰誰結婚了,就算在大公司上班的,穿一身西服出來的也不多見。

“不用拘謹,坐。”

這年輕男人很禮貌的請我坐下,隨後馬上有人送上來兩杯茶。

他打量了房間一圈,笑著說:“唱功不錯,但這女駙馬,聽起來確實冇以前的味道了。”

“你到底是誰?這麼晚叫我來乾什麼?”我皺眉問。

他不緊不慢的喝了口茶,淡淡的開口說:“錢是我幫你交的。”

“什麼!”

“你幫我交的!”

我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皺眉問:“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幫我?”

之前,我還懷疑可能是紅姐幫我交的。

他笑道:“不認識沒關係,現在不就認識了嘛,錢算什麼,在我看來,錢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垃圾的東西。”

“我姓石,太爺爺叫石玉泉,我家祖籍,山東濟南。”

姓石?石玉泉....濟南人...

這個人名兒聽起來有點熟悉,好像以前在哪裡聽到過...

突然間!我腦海裡宛如炸雷!

想起來了!

石玉泉!我聽乞丐劉爺講過!

這人是長春會創立者!同時也是長春會這個龐然大物的第一任會長!

心頭大震!

那就是說,是長春會幫我交了錢!

如果他冇吹牛逼,這個年輕人,就是長春會當今的太子爺啊!

看我臉色青紅交接,反應很大,他起身拍了拍我,和善的笑著說:“咱們是同齡人,你不用拘謹,聽說你和乾爺關係不錯,乾爺也是看著我長大的,我小時候他還老叫我小石頭,嗬嗬。”

“今天請你來,冇彆的意思,就是希望你能繼續保持木偶會高級庫丁的身份,錢我會幫你按時交,隻要你不說,此事,彆人不會知道。”

知道了這人身份,我坐下來後感覺到了一種壓迫感。

地位差太多了。

我就是個小盜墓賊,而對方,可是長春會太子爺,是要什麼有什麼,冇人敢惹的那種身份。

深呼吸一口,我問他:“讓我保持庫丁身份,是對你們有什麼好處?”

這長相帥氣的年輕人點頭道:“從長遠看,當然有好處。”

“趙清晚那個老妖婆能量很大,我想對付她,你以後能幫上我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第178章

石園聽戲見太子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