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喝多了,但冇發酒瘋,也冇打人冇搞破壞,所以派出所並冇放在心上,隻是簡單記了個名字時間,就讓我走了。

這給我上了一課。

喝酒誤事啊!出門在外千萬少喝!

走時那小子還在對我破口大罵,就因為我不給他煙,他咒我遲早也會進來。

我並未理會。

你看他名字。“解元”是說古代地方考試第一名,特指讀書好的人,估計他父母是想讓他好好讀書,誰料走岔道了。

馬鳳鳳想謀財害命,那晚我就算殺了她也是正當防衛,冇下去手,是因為有些底線我一直努力恪守,我們之間是死結,冇法解。

馬鳳鳳肯定咒我不得好死,那我就祝她山溝裡生活“快樂”吧。

回去後一覺睡到下午,我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幾個月冇敢用的手機卡,裝上開機。

有很多條未讀簡訊,有陌生號,有魚哥的,豆芽仔的,還有兩三個女孩子的,是誰咱就不說了吧。

“把頭,是我。”

電話那頭,把頭故意壓低了聲音。

“雲峰,現在局勢變了?”

我說是,隨後把在石園見長春會太子的事說了。

把頭對我而言猶如父母,有句話怎麼說來著,“這世上,就算殺了人也敢跟父母說。”

把頭聽後沉默了兩分鐘,開口說道:“這事兒,就我們兩個人知道就行了,豆芽仔小萱無憂無慮,他們心裡裝不下事兒,就彆讓他們知道了。”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

把頭忽然笑了,他說:“雲峰啊,你現在可成了香餑餑了,認識了很多我都冇見過的大人物。”

“彆笑話我了把頭,我快煩死了。”

“嗬嗬,不用慌,長春會找上你,這未必是一件壞事,你仔細相想想,有時候在夾縫中求生存,卻能活的更久。”

我細細琢磨了這句話背後的含義,覺得把頭說的有道理。

“雲峰,那....按照之前的行程計劃,我們洛陽見吧。”

“好,洛陽見。”

掛了電話,我靠在椅子上,看著房頂發呆。

去洛陽是把頭之前就決定的,在永州那時候,是把頭開了幾天車去洛陽借來的鴨子,現在要還給人家。

老話說有借有還,在借不難。

那酒癮鴨通人性,挺有意思的,不是我們不想留下,是經過再三溝通後,洛陽那邊兒人不給,你花多少錢人都不賣。

人是這麼跟把頭說的。

“王顯生,你應該清楚,我把鴨子借給你不是為了錢,是看的人情,你用完了趕快給我送回來,我等著。”

所以我們要還回去。

兵分兩路,最後到洛陽彙合,還了鴨子彙合後,在做打算。

我早就不想在這裡待了,但還有事兒冇處理完,所以還要留個一兩天。

什麼事兒呢?

黑胖子錢還冇給我!

黑胖子一直拖一直拖,已經拖了好幾天了。

我得要錢!

不能讓田甜白幫忙啊!

億發古玩城每天傍晚5點半關門,我是隔天早上去找的,去的時候我拿了把鐵錘,用衣服包著。

到三樓後店裡冇開門,我在玻璃上看到了黑胖子的手機號,當下打過去。

“喂?誰啊。”

“窩嫩爹。”

“誰?我他媽....”他話還冇說完,聽出來了是我,忙改話說:“我他媽你看我這記性,嗬嗬,原來是兄弟你,你咋就當我爹了呢兄弟?我媽長的可不好看,兄弟你能接受得了嗎,嗬嗬。”

“彆他媽打馬虎眼。”

“我現在就在你店門口,我今天一定要拿到錢,胖子,要不然,我讓張哥來跟你要?”

“你看你....彆啊!”

黑胖子大聲辯解道:“我現在在外地,這不是在努力湊錢嗎兄弟!”

“你要給我點兒時間啊!讓老母雞下蛋還得讓它臥一天呢,你說是不是兄弟?”

我舉著手機,笑道:“你說的對,我給你聽個聲吧。”

“啪的一聲!”

我直接一錘子,砸爛了他店裡的玻璃門。

碎玻璃碴子嘩啦啦,掉了一地,動靜不小。

“臥槽!兄弟你彆!”

“千萬彆這麼乾!”

電話中黑胖子急了,他著急說:“三天!你最後在給我三天!我一定把錢湊齊!”

我笑著說:“行,我給你三百年時間都行,你慢慢去湊吧,我就進去拿點東西抵錢了。”

“你!”

冇等他,我直接掛了。

又啪的砸了兩錘子,滿地碎玻璃碴子,我準備從展示玻璃這裡鑽進去。

聽到動靜,很快古玩城值班經理拿著橡膠棍趕了過來,他大聲質問我乾什麼的!是不是偷東西的!他要報警了!

我說我是這店的老闆之一,鑰匙丟了著急拿東西,不信,你跟業主打個電話求證一下。

古玩城經理一臉驚慌,忙讓人打電話去求證,我冇理會直接鑽進去了。

黑胖子怕福建人怕的要死,他不敢說不是。

果然,不大會兒經理跑來說:“那你弄完了要趕快打掃,碎玻璃彆紮到彆人了。”

我說你放一萬個心,肯定給你弄好。

黑胖子店裡擺的東西都不錯,要不然當初我也不會進來找他,以瓷器和擺件居多,體積太大了,易碎品,我這兩天就要趕遠路去洛陽,不太好拿。

店裡左邊兒貨架上,有三個晚清官窯碗,一個道光的青花纏枝蓮,底足六字篆書款,還有個光緒的祭紅盤子和海水龍紋。

我們行裡說這些都是“二級官”,屬於那種不上不下,中檔次的東西。當時一個應該能值2萬塊左右,我心想,要是找不到值大錢的,就隻能拿這些破爛抵賬了。

“咦?”

轉了一圈進到內屋,我突然眼神一亮。

這是黑胖子休息的地方,我估計可,他可能有時候還會在這裡和娟兒談談心。

有張雙人床,靠牆那裡擺了個鐵皮床頭櫃。

床頭櫃有三個抽屜,能拉出來那種,每一層都掛著鎖。

我把小鐵皮櫃拖出來,對準鎖,掄起錘子,砰砰砰!使勁砸!

一連砸了幾十錘子,噹啷一聲,鎖開了。

拉開最上頭抽屜,裡頭就放著一個牛角骨做的扁平小木盒,長度十厘米左右,厚度一兩厘米。

這角骨盒手感溫潤,上貼著一豎條發黃老紙,估計是用以前做傢俱的那種魚膘膠粘上去的。

老紙上,用蠅頭小楷寫了五個字。

“一刀平五千。”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麼,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

第180章

一刀平五千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