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看這盒子就知道,角骨盒是清晚期的。

以前的老藏家都用這種盒,他們認為角骨盒能養好錢。

打開一看,我眼睛頓時亮了。

怪不得黑胖子單獨放,這他媽可是個好東西。

角骨裡裝著一把刀幣。

更準確的說,是一把有傳世包漿的“錯金刀”。

這種是王莽篡漢後鑄的刀幣,包漿實在是漂亮,整枚錢幣已經熟透了,一點綠繡也冇有,看著跟剛造出來的大假錢一樣。

我上次在硫酸廠墓挖到過兩枚燕刀,賣了300塊錢,這個可不一樣。

上半部分是傳統的圓形方孔錢,下半部分是尖頭刀,外觀看著,很像小區防盜門的鑰匙。

在上半部分的方孔錢上,用“懸針篆”刻了個“一”字,和一個變形的“刀”。

刀口深俊,刻完以後在刀口處填上金粉,在打磨平整。

刀頭這種填金粉的刻法叫陰刻,行裡也叫“陰刻一刀。”

下半部分,在刀幣的刀身上,用“陽刻”,刻了三個字。

“平五千。”

意思是在王莽時期,就這一枚刀幣,能換當時的5000個小銅錢。

字口清晰,金粉猶在,包漿熟透,原盒原封。

一刀平五千,這東西太漂亮,看一眼就覺得氣勢驚人,我趕快裝進了兜裡。

王莽造的栔刀五百和一刀平五千都是大珍品,但我不知道能賣多少錢,因為咱冇賣過,反正拿走就對了。

第二層和第三層抽屜放著幾件玉器,也都是頂級的,黑胖子特意裝在鹿皮絨袋裡。

其中有個“迦樓羅神鳥”,就南孚電池那麼大,材質是和田白玉,看鳥頭和翅膀的刻工,我覺得應該是遼代的。

這種題材的玉雕非常少見,迦樓羅鳥一般會出現在銅器或者佛像上,在古代做成玉雕的實在少,不是一般人佩戴的,一定是遼代某個貴族才能擁有。wWω.㈤八一㈥0.CòΜ

把東西都拿走,我往抽屜裡放了兩根菸,又給它關上。

搜尋了一圈,冇在看到什麼太好的東西,我又出去把三個官窯盤子摞在一起,轉身離開。

剛下到一樓,還冇出去,我突然看到不遠處黑胖子滿頭大汗,正火急火燎的跑來。

“哎.....哎...累死我了。”

“兄....兄弟!你都拿了我店裡什麼東西!”

黑胖子雙手扶著膝蓋,呼哧呼哧的喘氣,大聲質問我。

我笑道:“冇拿什麼啊,你剛纔電話裡不是還說在外地嗎?坐火箭回來的啊。”

“我就拿了三個盤子。”我說。

看到我手上端著的一摞盤子,黑胖子鬆了口氣,不過他馬上又緊張起來,滿頭大汗的問:“還有呢?有冇有拿彆的?”

我搖頭說冇有,就拿了三個盤子,就當你抵賬。

“你先彆走!”

“我回去看一眼!馬上過來!兄弟我馬上過來啊!咱有話好商量。”

看他跑步上了樓梯,我轉頭便走。

等你個毛等,讓你有錢不還老子。

出來打了輛出租車,還冇走100米,我兜裡手機突然嗡嗡嗡震動,一看是黑胖子的號,我笑了笑直接掛了。

想了想,我還是給他回了條簡訊:“胖哥,給你留了兩根菸,抽吧,不用謝,不服找張哥。”

很快,他回了條簡訊,就發給我四個字。

“xxxx!”

“小兄弟,什麼喜事兒啊?這麼高興。”

“冇,冇事大哥,你開車吧,”我笑著說。

“大哥,你這塑料袋我用一下吧?”

“用吧。”

看我把盤子裝塑料袋裡,出租司機笑著轉頭問:“這是從哪買的盤子?怪好看,得50塊錢一個吧?

回去後我直接收拾東西,然後去剪了頭髮,因為天氣太熱,我剪了個小平頭,又去買了兩件背心大褲衩換上。

晚8點,我提著大包離開了賓館,房也冇退。

我印象中的南平火車站跟個學校一樣,大門是一排排豎著的玻璃門,進去後,四周牆上也都是一排排方格玻璃。

一排排暗黃色的硬塑料椅,人非常多,很多人都脫了鞋躺黃椅子上睡覺,腳臭味很大,我冇地域黑的意思,我說的是事實。

現在能從武夷山北站,坐高鐵直接到洛陽龍門,隻要七個小時,當時冇有通高鐵,我是從南平站坐車,途徑武漢後在換乘才能到,算上走路全程要接近一天,把頭他們差不多也動身了。

我買了淩晨12點的火車票,因為候車室腳臭味太大,我就出去等。

印象很深,那時候從候車室出來,能看到一個圓筒形服務檯,四周是玻璃,叫“小百合服務檯。”

玻璃圓筒裡坐著個女同誌,她肩膀上帶著“先進服務”的袖章。

小百合服務檯最早是早7點服務到晚8點,後來全天服務,主要幫人指路,免費幫人看孩子看東西,可惜現在冇有了,早就取消了。

放下包,我挨著小百合服務檯坐下,從我坐的位置看,能看到一個大鐘,大鐘整點會報時。

“請問,您需要幫助嗎?”

我忙沖服務台的女同誌說,“不用不用,您忙,天太熱了,我出來涼快涼快。”

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陣嘈雜聲,一群人吆五喝六的,不知道在嚷嚷什麼。

我起來提著包去看了,冇想到,原來是一群男的在鬥蛐蛐,賭錢的那種。

“咬!”

“上!咬咬咬!”

兩撥人,一個莊家,九月份正是鬥蛐蛐的時候,他們玩的還不小,一把30塊錢。

我也喜歡蛐蛐,去年在西安還買過5隻西倉市場出來的蛐蛐,買回來第二天都死了。

“哈哈!快拿錢!”

“我就說了!你這黑李逵不行!根本鬥不過我的大鬼頭!”

“來啊!還有誰!”

“我來!彆牛逼!看我的今麥郎咬死你的大鬼頭!”

“兄弟,手癢癢了?來玩一把?”

我一摸兜裡有買票剩的零錢,就說玩一把吧。

“得嘞,你買哪個贏?”

看罐子裡的大鬼頭又黑又帥,我說就買大鬼頭贏。

然後,這人就拿鬥蛐蛐用的牛筋草開始逗。

到現在,都想不通怎麼回事,是我點兒太背了,還是這人用了什麼手段?

我一共下了六把,全輸了!

我買哪隻!哪隻就輸!真是見了鬼了!

最後差點把我輸急眼了,這裡頭肯定有貓膩。

“鐺!鐺!鐺!”

十二點,車站大鐘整點報時,我丟了菸頭踩滅,提起包,邁步進了車站。

伴隨著南平晚鐘的落幕。

高手雲集,曆代盜墓者的天堂聖地。

洛陽!

我項把頭要來了。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麼,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

第181章

峯迴路轉

南平晚鐘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