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之後。

從洛陽車站出來,坐大巴往北,到達送莊鎮,在從送莊鎮搭車到了三十裡村。

至今為止,我已經去過好幾次洛陽,但對第一次去的印象最為深刻。

我提著包走在村間小路上,在地裡乾活的本地人,時常用很“怪異”的目光看我。

把頭和我定的彙合地點,就在三十裡村。

這個村子和後溝一樣,在外有個大名鼎鼎的外號,叫什麼?

叫“天下第一盜墓村!”

還有甘肅禮縣的大堡子山村,那裡是天下第二盜墓村。

據傳,巔峰時期,這裡村民有百分之八十都參與過盜墓,這比例太嚇人,如果把這些人全抓走,當地監獄會瞬間爆滿,手銬都不夠用。

在送莊鎮後溝村附近方圓百裡,家裡或許可以冇有鋤頭,但不能冇有洛陽鏟,因為洛陽鏟就是在這裡被髮明出來的,回聲鴨是把頭從三十裡村李家借來的。

炎炎夏日,天氣悶熱。

我在大樹底下找了個陰涼地,坐著都不想起來。

“哎,大姐!大姐等等!”

遠遠看到,有名40多歲的婦女扛著鋤頭路過,我趕忙跑過去。

“大姐好,你們村裡賣水的地方嗎?小賣部。”我笑著搭話。

“小夥子,你從哪來的?”

我笑著說我是來旅遊的,路過你們村,休息休息。

“旅遊的?我們這裡有什麼好旅遊的?”

這大姐扛著鋤頭上下打量我,又看了看我放在樹下的大揹包,她忽然開口說:“你是不是來盜墓的啊?”

臥槽.....這突然的一句話差點把我送走。

“什麼啊大姐!我就是來旅遊的,順便走走親戚,咱村裡不是有個叫李元寶的人要結婚嗎?我是他朋友。”

“啊?”

大姐一愣說:“你是小寶朋友?我是小寶大姨!”

“哎呦!那咱可是太有緣了。”我說。

“嘴真貧,你和我這個老婆娘能有什麼緣?”

她笑著說:“那快走吧,你來的早了,小寶後天才結婚,這大熱天的,先去家裡喝口水吧。”

李元寶是李學亮孫子,就是李學亮借給了把頭回聲鴨。

而李學亮的爺爺,李元寶的太爺爺,就是大名鼎鼎的,“洛陽李鴨子”。

這可是正兒八經名門之後,不管南派北派,提起洛陽李鴨子,誰都得比個“大拇指。”

把頭一方麵是送鴨子,畢竟規矩是有借有還,另一方麵也是作為多年相識的老友,收到了李學亮邀請,來參加自己小孫子婚禮。

跟著大姐進了村,七拐八拐走了十多分鐘,她把我領到了一戶小院前。

小院有三間剛翻新不久的平房,粘了瓷磚,門口還貼了個大大的“喜”字。

“小梅在家呢,你爺呢?”

一名看起來20出頭的女孩,正在院裡曬扁豆角,這女孩兒聞言回頭道:“毛姨,我爺和我哥去市裡買酒了,要下午纔回來。”

“哦,”大姐看著我介紹說:“這小夥子說是小寶朋友,從外地來的,你給人倒杯水招待下,我家裡還坐著鍋呢,先回去了。”

“知道了姨。”

婦女走後,這女孩洗了洗手,去廚房給我倒了一大碗涼白開。

我忙接過來說了聲謝謝。

“咕咚!咕咚!”

一口氣喝完,我把碗放在一邊兒。

她坐在離我不遠的小馬紮上,我兩大眼瞪小眼,時不時互相看一眼對方,誰也不說話,氣氛很尷尬。

我先開口說:“你叫小梅是吧?請問有冇有吃的?”

她搖搖頭。

“哦,那算了,你爺爺5點能回來?”我又問。

她又點點頭,起來繼續收拾曬的扁豆角去了。

人不太想跟我說話,我也不好意思厚著臉皮去搭訕,當下就去門口打電話。

“喂,把頭。”

“我到了,人冇在家,你們今天能不能到?”

把頭在電話中說:“雲峰,我們路遠,要晚一天,大概明天下午能到,等老李回來了你跟他說一聲,讓他給找個地方住一晚,都是老朋友,冇問題的。”

“好,把頭,那我在這裡等你們。”

“嗯。”

進院裡有點尷尬,我就在門口石凳子上坐著休息,這裡涼快。

坐了一天多火車很累,我靠著牆,不知不覺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有人推了推我。

“喂?喂?”

“彆睡了。”

睜開眼天色擦黑。

我眼前站著一名年輕人,很瘦,長臉兒,個子不高,臉上稚氣未退。

我連忙揉揉眼,從石頭上站起來。

“我姨說你是我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你是李元寶?”我問。

他點頭說我就是。

正要開口解釋,就聽院裡傳來一道老人的聲音說:“小寶,彆問了,讓人進來。”

李學亮比把頭大幾歲,這年74歲,他一直有染髮習慣,看起來還是蠻精神的一老頭,穿著布鞋汗衫,腿不彎腰不駝。

“李爺好,我叫項雲峰,是王顯生徒弟。”

老頭上下打量著我,笑道:“嗬嗬,你是小神眼峰,知道知道,我和老王幾十年朋友了,到我這兒就跟自己家一樣,不要拘束。”

這時,叫小梅的女孩抬頭看了看我。

“臥槽!”瘦小子突然驚呼說:“原來你就是那個小神眼峰!”

我有些鬱悶,你們爺倆說就說,為什都加個“小”字?

晚飯喝的米湯,吃的饅頭和拍黃瓜,吃了飯瘦小子把我叫到門口,遞給我一根菸。

他興奮的問:“小神眼峰,我聽說你的眼能透視?能看到人不穿衣服的樣子?這事兒真的假的?”

“我能透視?你聽誰說的?”我無語問。

他叼著煙說:“聽我一個伯伯說的,咱都是圈裡人,又冇有外人。”

“我還聽說了,那個非常牛逼的玉麵孟嘗,讓你打的下跪了!”

“彆說這個,你以後彆叫我小神眼峰,不好聽。”

“另外,你今年多大?”

吞雲吐霧中,他說我今年28了。

“扯淡吧,”我說你不可能28,說真的。

他撓撓頭,眉頭一皺,略帶兩分不情願的說:“哎,其實我今年剛十八歲。”

“才十八你就要結婚?那女方呢?”

他鬱悶的說女方比我還小,完了又說:“早些年,我爸媽挖洞的時候,因為那天突然下了暴雨,洞塌了,他兩埋裡頭死了。”

“這兩年,我爺爺一直給我張羅對象,好趕快抱上重孫子,這不,我後天就要典禮了。”

“那恭喜你。”

“恭喜什麼啊恭喜!”

他彈飛菸頭,鬱悶的說:“我這就屬於英年早婚,有什麼好恭喜的。”

英年早婚....

我還是頭一次聽說這個詞兒。

藲夿尛裞網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麼,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

第182章

天下第一村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