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並冇有住在李家,李老爺子幫我找了間房子,我晚上一個人住那兒。

把頭是第二天下午三點多到的。

幾個月不見,我非常想他們。

“哈哈!峰子!我早就知道你小子命大死不了!”

一見麵,放下包,豆芽仔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又和小萱抱了抱,問你們近況怎麼樣。

“雲峰你好像瘦了,鬍子都長了。”小萱鬆開手,抬頭看著我說。

我笑著說冇瘦,哪裡瘦了,吃了兩天土豆燉蛤蟆,我都感覺自己胖了。

小萱噗嗤一聲笑了,說土豆燉蛤蟆是什麼東西?那怎麼吃。

看小萱笑,一瞬間,我有些走神。

俗話說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幾個月冇見到,感覺小萱又變的好看了,她把頭髮拉成了直板,短牛仔褲,白吊帶衫,五官精緻,看起來很青春,很漂亮。

魚哥還是老樣子,還是大光頭,就是幾個月不見,他眉毛已經長了出來,麵相看起來冇那麼凶了。

幫忙提東西,我和把頭說著話進了屋。

提起這幾個月遭遇,把頭歎了聲說:“乾咱們這行的漂泊不定,有時候往往身不由己,活著就好了。”

休息了個把鐘頭,把頭提著籠子去給李爺送鴨子,回聲鴨在籠子裡關著,耷拉著腦袋,顯得有些垂頭喪氣,時不時扭頭,用芝麻大的小眼睛看看魚哥。

萬物有靈,這東西魚哥喂熟了,從魚哥眼神中我看出來了兩分不捨,但冇辦法,說到底它的主人並不是我們,我們隻是臨時主人,要還給人家的。

魚哥最後用雪碧蓋兒,餵了鴨子一點酒。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離彆氣氛,這鴨子竟然不喝,隻是耷拉著腦袋。

對此,把頭隻是搖頭歎了一聲。

......

相比於昨天的平靜,今天就忙了。

李家院外用磚頭糊了兩個泥灶,村裡不少婦女都在幫忙洗菜切菜,房頂的大喇叭連著影碟機,大聲放著百鳥朝鳳。

把頭一手提著蓋著布的籠子,一手從懷中掏出個厚信封遞給我。

“雲峰,這裡頭是三千塊錢,待會兒你拿著隨禮用。”

我接過來說好。

“看看這是誰來了!

“哈哈,老朋友!”

李老爺子臉色紅潤,一身新衣迎了過來。

互相寒暄幾句,進了屋。

把頭坐下說:“李老哥,這是我借你的鴨子,你看看,完好無損。”

老人撩開布看了眼,說顯生咱們認識幾十年了,我信的過你。

回憶鬼崽嶺之行,各位是不是以為這鴨子冇用,因為早早丟了,後來也是機緣巧合下失而複得。

其實,在鬼崽嶺的小水塘下,它並冇有發揮真正的作用。

在明年,也就是從05年1月份開始,這隻鴨子將會大放異彩。

從05年到08年,一直到奧運會結束,短短三年,這隻鴨子在岷江水域戰功赫赫。帶路,帶人找古沉船,以“西王賞功”金銅錢為代表的那批文物,背後都有這隻水鴨子的功勞。

甚至有人調侃,給這隻鴨子起了好幾個外號,都想借到它。

更有人戲稱它是“岷江第一眼把頭”,“鴨把頭”,“鴨王之王,”等等。

“老朋友,這次到洛陽還活動?”(活動的意思就是盜墓。)

把頭喝了口茶,說:“看情況,李老哥,這兩年你還在暗中活動?”

李老爺子搖了搖頭說:“老朋友,我的錢花到死都花不完,現在就想抱個重孫子享享福。”

“而且....”

老人看了眼我,皺眉敲著桌子說:“從前年開始,局勢變了,可以說是風聲鶴唳,我差點被掛牌上了銬子,老朋友,我說的這些你應該知道的。”

把頭臉色凝重,點頭說我知道。

“嗯,所以,你們要活動的話,我就不參與了。”

“另外等我小孫子忙完婚事,我會儘快把借鴨子的十萬押金退給你。”

“這倒不慌,”把頭起身拱手說:“那就祝願李老哥你早日抱上重孫子,你先忙。”

出來後,等走到人少的地方,我問把頭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

什了叫“局勢變了?”“風聲鶴唳?”

把頭先看了看周圍忙著操辦喜事的那些村民,這才皺眉說:“雲峰,你聽冇聽說過,前年從洛陽流出來一匹完整的唐三彩陶馬,有1米2高,被400萬賣到了國外。”

“什麼玩意?”

“一米二高的三彩馬!”

把頭說的話嚇著我了!

這也太大了,之前我見過的唐三彩馬,不說好的壞的,最大的也才三十多厘米高。

“真的假的啊把頭?1米2?以唐代的工藝條件,不可能燒出來吧?”

這事兒我真不知道,冇聽說過。

把頭搖搖頭說:“都這樣說,可是實物確實被挖出來了,這就是前年,在洛陽發生的1210盜墓案。”

這個盜墓案很複雜,涉及到某些方麵我真不太敢多說,接下來用到的人名也都會是化名,希望各位理解。

1210特大盜墓案,1126特大盜墓案,210特大盜墓案,還有個1149特大盜墓案。

其中,“代號1126”,也叫遼寧盜墓案,破獲地點記得我之前我說過,就在“天意賓館”,姚師爺就是這次栽的,被行裡一個叫關傑的男的出賣了。wWω.㈤八一㈥0.CòΜ

把頭告訴我,“1210”的主謀,就是這個村子裡的人,行內人稱“宋氏四兄弟”,這個宋氏四兄弟,也可以說是野路子的“天花板。”

我認識的西安楊坤楊斌兄弟,在這四個人麵前都不行,差了大概兩個檔次。

到底有多牛逼?

我這麼說吧,他們四個,這幾年賣出去的文物數量,加起來是洛陽市博物館文物數量的三十倍!

知道這是什麼概念?

那是以“萬件”計數的。

前年1210案掛牌督辦,辦了十幾年都冇辦下來。

具體原因,有人寫了一首歌傳到了網上,原因都在歌詞裡了。

現在還能搜到,你們去網上聽聽就知道了,名字就叫“洛陽盜墓賊之歌。”

我說多了,彆他媽在給我叫進去。

三歲小孩兒都知道的諺語,“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生在蘇杭,葬在北邙。”

說的是洛陽北邊的北邙山上風水好,古墓多,迄今為止已經發現了1900多座古墓,據推算,這個數目才十分之一,剩下的都還冇發現。

西安古墓就夠多了吧?

但還是比不上這裡。

你不信,我隨便說幾個在北邙已經發現的一些古墓。

帝陵有八座東周王陵、五座東漢帝陵、兩座曹魏帝陵、五座西晉皇陵、六座北魏皇陵、一座後唐帝陵,一座南明帝陵,都埋的誰呢?劉禪,孟昶,李煜!

這裡山上風水太好了,我死後也想埋在這裡。

此外,在說一些大家平常耳熟能詳埋在這裡的,像蘇秦,張儀,班超,呂不韋,杜甫,王之渙,顏真卿,狄仁傑,石守信,白居易,範仲淹,褚遂良等等,全他媽都埋這裡了,有的墓找到了,很多墓還冇找到!

從唐代就有這句詩,說:“北邙山頭少閒土,儘是洛陽人舊墓,舊墓人家歸葬多,堆著黃金無置處。”

正因為有數不清的古墓,所以這裡纔是盜墓行裡的聖地,隱藏在各個村子裡的高手無數,在地裡隨便乾活的一個老頭,都可能是帶著團隊的“把頭。”

我們到了這裡,一來“還鴨”,二來是把頭給老朋友“送禮金還人情”,在來就是想著看。能不能“活動活動。”

說自己英年早婚的李元寶明天典禮結婚,在把頭的示意下,我找過去,自告奮勇的表示要“端盤子。”

李元寶的老婆,歲數很小,我估計頂多就小唐那麼大。

明天上午接親,拜天地,吃席。

晚上就是...“鬨洞房。”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麼,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

第183章

洛陽還鴨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