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菜!”

“酥肉丸子!”

伴隨著百鳥朝鳳的喜慶婚樂,婚宴掌勺的滿頭大汗,扭頭吆喝一聲,我們這些端盤幫忙的趕忙端著托盤過去端菜。

洛陽水席以上菜速度和菜品質量出名,不管是做菜師傅還是來吃席的街坊鄰居親戚朋友,都突出一個“快”字。

我端著托盤走過去,剛把菜放桌上。

瞬間!

十幾道筷子憑空出現,跟打仗一樣,一隻整雞,十秒不到就被搶完了!五⑧16○.com

上湯也是,大家都是先撈稠的,在喝稀的。

有的從城裡回來的年輕人注意麪子,不願伸手去搶,那對不起,隻能餓著。

你要麵子就吃不飽,這裡每份菜隻上一盤,吃完了就得等下一盤。

這種流水席和河北一帶的“三道飯”有點像,上完了魚之後,最後用一道酸甜湯收尾,用山楂和橘子粉衝的,有的家裡有小孩的會隨身帶一個大瓶子,灌一瓶子酸甜湯拿走,做菜師傅讓我幫忙打酸甜湯。

我正幫忙給小孩灌酸甜湯,忽然,李家門口傳來一陣陣大聲喧鬨聲。

一共進來六個男的,年齡二十多歲,我不是這裡的人,並不認識他們是誰。

讓人感到奇怪的是.....這夥人用杠子抬著個長方形東西,這東西用紅布包著,看不清是什麼。

“哈哈!大家都吃呢!席怎麼樣啊?”六人中,為首的這男的笑道。

“好吃!雞鴨魚肉啥都有!香著呢!”有人大聲迴應。

“好吃就行,那大家吃好喝好了!”

這人就像東家,笑著招呼全場。

院外動靜驚到了屋內,李學亮李老爺子一身新衣出來了,右胸前還帶著一朵紅花。

不過,等看到突然到訪的這六個人,他臉上本來洋溢著的笑容,一點點消失了。

“哈哈!李老爺子!恭喜恭喜!”

“今兒個是令孫大婚之喜,我大哥特意讓我過來給送一份禮。”

“放下吧。”他指揮抬杠子的幾人慢慢放下。

“咚的一聲落地!”

聽聲音很沉,應該是石頭。

隨即說話這人手抓紅布,嗬嗬一笑,直接將布扯了下來。

他們送來一塊長方形石條,或者說石碑,上頭寫著密密麻麻的小字,這些字都是用鋒利的刀手刻上去的。

“福壽全歸,誌行貞堅,銘碑記表,後世顯榮,方寸之間,陰陽兩斷,嗚呼哀哉。”

“洛陽李公李元寶,於某某年.....”

這碑,隻要是識字的人看一眼就能看出來,這他媽分明就是個墓誌銘!

送給死人陪葬用的!

贈送對象,正是李爺孫子李元寶!

今天是李元寶大喜之日,我皺眉心想,這是誰他媽這麼缺德?這不是咒李爺晚年喪孫,咒剛過門的新娘子守活寡嗎?

在看過去,隻見這人雙手插兜,笑道:“李爺,這是哥幾個特意送來的新婚賀禮,您看看還滿意不?”

一身新郎官打扮的李元寶一臉怒氣,由於剛喝了幾杯酒臉有些紅,就要衝過去,不過被老人擋住了。

李老爺子邁步上前,拍了拍為首這人的肩膀,滿臉笑容的說:“多謝了,這麼好的禮物我怎麼會不要,各位一路抬過來累了吧,要不吃點喝點?”

“不用了,您喜歡就好,既然禮物送到就行了,兄弟們我們走。”

這人斜著眼看了老人一眼,直接帶人轉身離開。

我湊過去問把頭,這夥人是誰?什麼身份,真不怕捱打啊?人結婚大喜這天送個墓誌銘過來。

把頭眉頭微皺,低聲說:“我們不要摻和,我瞭解我這位老朋友,敢當麵咒他孫子,這幾個,怕是活不久了。”

周圍吃完席還冇走的人,紛紛小聲議論。

李老爺子對這些視而不見,轉身進了屋。

流水席吃完,就該我們這些幫忙的人吃大鍋飯,我冇吃,因為把頭叫我去東屋。

東屋特意擺了一桌,有七個人坐桌上。

李老爺子坐下後,笑著說:“老朋友們,大家認識幾十年了,以後能聚到一起的機會越來越少了,你們這次天南地北能過來,我還是很高興的。”

“老李啊,剛纔那幾個不懂規矩的小年輕,是宋老黑的人吧。”

老人點頭說是。

“哎.....現在的年輕人,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你用我們幫忙就說話。”

“不用,今天我孫子大喜,咱們聊點開心的。”

“對了,老馬,我聽人說,你前兩年帶人在山東活動,碰到了長明燈?”

“是啊,那是個明代晚期坑,是一名波斯傳教士的墓,墓室西南角有一缸油連著一盞燈,我們進去的時候還亮著呢。”

李爺聽的連連搖頭咋舌。

我忍不住好奇,插話說:“長明燈真的存在?我隻聽說過有,還冇見過。”

這時把頭介紹說:“幾位,這是我前兩年收的一個小徒弟,項雲峰。”

“雲峰,快打聲招呼。”

“各位爺爺好。”

“大家叫我小項就行。”

說自己見過長明燈的這老人喝了口水,笑道:“顯生,這就是小神眼峰吧?聽人說,小神眼峰的眼睛晚上能看見東西?”

我臉色有些不自然。

謠言太可怕,這就是純粹的以訛傳訛,我看不見,晚上能看見的那是貓頭鷹。

主要是因為在行裡田三久名氣很大,一傳十,十傳百,我們圈子就那麼大,所以很多人都知道了我。

除了透視,夜視,更有甚者說,神眼峰的眼睛能夜觀天象推演風水,人在東北抬頭看星星,能看出來海南哪裡有大墓,這是神眼峰的絕技,叫“千裡觀穴。”

這桌坐的都是老人,除了我,年紀最小的也有六十多歲,這些都是北派中的一些老把頭,有些曾經是把頭,現在基本不在活動。

把頭叫我上桌,我自然不會給他丟臉。

一夥人喝酒聊天,談起盜墓之事,我都是侃侃而談,這幫老頭們聽後,連連稱讚說:“江山代有才人出,顯生,你收了個好徒弟啊。”

聽到這些老友稱讚,把頭也感覺臉上有光。

氣氛很融洽,眾人似乎都忘了剛剛發生的不愉快。

晚上就是在婚房內鬨洞房,很好玩。

玩的遊戲有“喂菜”,“咬蘋果”,“衝擊波”,“彈簧深蹲”,“高跟鞋酒杯”,“春泥護花。”

豆芽仔和魚哥在旁看的哈哈大笑。

喂菜是新娘喂新郎,菜名叫“鐵棍菜”,就是去了皮的鐵棍山藥炒野生木耳,應該有什麼寓意吧。

彈簧深蹲,是元寶脫了褲子,就穿著個紅褲衩,抱著女方做深蹲。

春泥護花,這個玩的真有點兒黃了,各位自行腦補吧,我看看有冇有猜對的。

反正把小兩口折騰夠嗆,不知道元寶晚上還有冇有力氣了。

鬨完洞房是晚上九點多,我以為今天就這樣了,冇事了。

哪知道。

把頭突然把我叫出來說:“雲峰你洗把臉,等到十一點整,你叫上小萱。”

“上邙山。”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麼,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

第184章

送禮人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