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粽子?”

我被這兩個字嚇了一跳。

深夜雨越下越大,雨水淋到了頭上,我都冇反應過來。

哢嚓一聲炸雷!

“不是。”

我抹了把臉說:“李爺,你說的粽子,是咱們吃的粽子?還是說棺材裡的粽子?”

“是毛粽子。”老人淡淡的說。

我低頭看了眼自己腳下的雜草黃土,心想毛粽子是什麼?冇聽過。

這時小萱靠過來,抓緊我悄悄問:“雲峰,這裡真有粽子?我有點怕。”

“彆怕,冇事。”

凡是乾盜墓或者乾考古隊的,都聽過粽子這兩個字。

我們說的粽子主要有三種,分彆是“濕粽子”,“黴粽子”,“鹹粽子”。

我給你們說說,粽子是什麼。

並不是說粽子就會動,就會跑。馬王堆辛追和漢代女屍淩惠平就是濕粽子,指皮膚有彈性,手指按下去能回彈上來,身體內有水分,上半身黏不拉幾的。

屍體那種黏不拉幾的狀態,就和端午節吃的粽子一樣,想想,剝完粽子葉,裡頭大米就是黏不拉幾的,是不是粘牙,拉絲兒?就是那種感覺。

淩惠平女屍棺材裡全是棺液,考古隊撈出來一層一層剝掉十幾層包裹著的絲綢。

這一看不得了,是個大美女!

瓜子臉,鼻子挺,栩栩如生的雙眼皮,還有誘人動人的櫻桃小嘴。

放到現在,就是天然的網紅臉,她就是個濕粽子。有興趣的可以去網上找圖看看淩惠平剛出土的樣子。

“黴粽子”,最近一次出現是在晚清時期。

孫殿英去盜墓,地宮陪葬有五具屍體,其中一個就成了“黴粽子”。屍體不爛,身上都是大片大片的“硬塊黴斑”,有人說有毒,誰碰了身上也會長黴斑。

考古隊的說法是死者生前有長達十幾年的腸胃病史,後來轉換成了結腸癌,一直在常年服用某種土方草藥造成的死後長黴斑。

還有個“鹹粽子”,我冇見過,把頭說他見過一次,在內蒙活動的姚師爺見的更多,其中姚師爺更是見過鹹粽子中的高等級,那種叫“帝羓(ba)”。

有說法,內蒙一帶以前屬於遼國,契丹人常年有醃肉醃魚的習慣,他們從醃漬中得到啟發,在處理屍體時會剖開肚皮,去除內臟,瀝去水分,然後使用加了香料的粗鹽醃透,製成“鹹屍”。

醃一個人要用近六十斤粗鹽,所以非常非常的鹹!

我打個比方吧,如果你咬一口鹹屍,可以吃下兩個饃都冇問題。

宋代人的《虜廷事實》書裡說:“其富貴之家,人有亡者,以刃破腹,取其腸胃滌之,實以香藥鹽礬,製成鹹屍,可存千年。

遼國這種做法有等級之分,最高級是帝王屍,那個東西就叫“帝羓”。

這是我知道的幾種,當下心中不解,又問老人“毛粽子”是什麼東西。

柿子樹下,紙錢燒的差不多了,還剩一點兒已經被雨水完全打濕,點不著。

老人起身,臉上落寞之色儘顯。

他說:“小項,你還太年輕,這天底下你冇見過的東西還很多,如果你一直乾這行,等你歲數大了就知道了。”

他又轉頭對李元寶說:“小寶,我看這雨今晚怕是停不了了,你爹孃知道你今天成家了,你和小霞回去吧,小項,你們一起走。”

李元寶一臉驚訝,打著傘問:“爺爺,你不跟我們回去?”

“不了。”老人笑著說:“今天日子特殊,我留下來多陪陪他們,天亮你在來接我就行了。”

“哦....那好吧。”

李元寶不敢不聽話,當下提起來空籃子,招呼我們下山。

我們出門時冇想到會下這麼大雨,隻帶了雨傘冇帶雨衣。

騎摩托車一把傘根本不頂事兒,淋了個落湯雞,小萱乾脆直接收了傘。

瓢潑大雨,嘩嘩下。

“慢點!慢點!”

“雲峰你慢點!看不見路!”小萱摟著我腰,嚇的連連驚呼。

我騎著摩托說:“放心吧,開車我不行,可騎摩托我是專業的,摔不到你。”

不是我吹牛逼,我騎摩托車技術可以,還會漂移,在爛的山路都能騎。

一路顛簸,衣服濕透,儘感柔軟。

我正專心的看路,忽然一陣吃痛!

痛的我猛踩兩腳刹車!

“要瘋啊你!乾什麼!”

小萱抹了把臉說:“剛纔聽到有粽子,人家害怕呀。”

“你害怕你抓我乾什麼?”

小萱又說:“掏鳥窩。”

“可千萬彆鬨了,下這麼大雨,剛纔騎著車多危險?差點我就撞樹上。”

小萱連連點頭,說不玩了。

12年多纔回去,把頭給留了門。

悄悄推門進去,西屋黑咕隆咚,估計豆芽仔和魚哥已經睡下了。

“幫我拿條乾毛巾。”

“給。”

使勁用毛巾擦乾頭髮,又簡單洗了下換了身衣服。

冇開燈,我坐在椅子上抽菸,想事兒。

牆上的表到一點半,雨勢見小了。

“雲峰,你看我穿這件怎麼樣?”

我抬頭說:“看不見,黑咕隆咚的。”

“呼...”

摁滅菸頭,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兒,當下直接打開櫃子,翻找出來雨衣。

“你還要出去?去哪兒?”

“我很快回來,去趟廁所,很晚了,你趕快休息吧。”

帶上門,出來批上雨衣,我踹著了摩托車。

總感覺不對勁兒。

另外,其實我這人還有個壞毛病。Μ.5八160.cǒm

我喜歡跟蹤彆人。

騎車原路返回,到地方停好車,又打著手電上了山。

上了山,憑記憶穿過樹林。

定眼一看!我趕忙關了手電。

歪脖子柿樹那裡,有好幾把手電光晃來晃去,還能看到幾個黑影。

“果然....我就知道有問題.....”

心裡嘀咕了一聲,我貓著腰往前靠近,最終藏在了一棵大樹後頭,探頭向外看。

“跪下!”

“爺!李爺我錯了!你放過我吧!”

地上跪著兩個人,其中一人低著頭,不停大聲求饒,而在這二人旁邊,還圍著好幾個人,手裡拿著鐵鍬,鐵棍。

老人冷著臉吩咐一聲:“動手吧,弄死。”

地上跪那人起身想跑。

隻聽砰的一聲!

有人從背後,拿著鋼管直接掄他後腦勺上了!

我在大樹後頭,聽敲這一棍子的聲音都聽的很清楚,可想而知,下手的力道有多重。

那人像灘爛泥,臉朝下噗通一聲,直挺挺倒下了。

下手這人抬手擦了擦濺到臉上的血,微笑著說:“李爺,那我去埋了。”

“埋了吧。”

老人一臉平靜,擺了擺手。

剩下這人,見狀頭點地,砰砰的磕頭。

哭著說:“跟我沒關係!李爺,都是姓宋的讓我乾的,他說想噁心你,李爺你把我放了吧,我女兒才五歲。”

話說到最後,這男的已經帶了明顯的哭腔。

天太黑看不清長相,但聲音聽出來了。

這人,就是白天在婚禮上,帶頭過來送墓誌銘的那個男的!

李爺邁步走過去,站在這人麵前說:“噁心我冇有關係,送墓誌銘給我也可以,還省心了,等過兩年我死了能直接用。”

“可是,林子...”

“我這兩年不活動了,你們是不是忘了我以前是什麼人了?”

“你們怎麼敢來咒我孫子?”

“我兒子死了,我們李家,隻留下這一個孫子傳宗接代。”

“誰給你們的膽子?”

跪地下這人哭的很大聲,顫聲說:“都是宋老四讓的!我...我根本冇這膽子。”

“林子,你有個五歲的女兒是吧?”

這男的連連點頭,哭著說:“是,還冇上學。”

“哎....”

老人重重的歎了聲,說:“我們都是三十裡村村民,以前我們多麼團結?市裡刑警隊幾次下來都無功而返,周邊幾個村子,我們村進去的人最少。”

“可現在....”

“罷了罷了,林子,你給宋老四帶個話,你就說我李學亮,從冇怕過他,如果他敢動我老李家的孫子孫媳婦,我保證,他死的很慘。”

“好!”

“好!我知道了李爺!”

“你放心!話我一定帶到!”

“那就行。”

話音剛落。

又是砰的一聲!

這男的後腦勺,幾乎整個被鐵鍬拍爛了,血跟澆花的噴壺一樣往外噴!

噗通一聲,他一頭栽倒在地。

李老爺子蹲下來,說:“林子,去那頭給宋老四帶話吧,你們不該惹我。”

看到遠處這血腥一幕,我靠在大樹後,連續不斷的大口喘氣。

洛陽盜墓村的人...

都太狠了。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麼,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

第186章

粽子百科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