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晚上挖到上午8點多,在第一具黑棺材左右兩側,又挖出來兩具棺材。

這三具棺材並排豎放,互相之間相距一米五左右,在土層中挖到了爛了的麻繩,拿不起來了,一碰就碎。

我們推測,在古代下葬時,這三具棺材互相之間,用繩子連在一起。

“三聯薄棺葬。”ωww.五⑧①б0.℃ōΜ

這種奇特的葬法聞所未聞,第一次見。

早上,一縷太陽光照到坑底,正好照在了中間那口棺材上。

不知道在邙山埋了多少年了,這就叫真正的“重見天日”。

盜土坑墓不同於磚室墓或者石室墓,因為陪葬品和棺材都散落在土層中,要想拿出東西,隻能把土翻開。

挖好的盜洞,從上頭看口不大,下來後就大了,像個紅薯窖。

不知道各位的家鄉有冇有這種洞?

就是在山上或者半山腰上,突然就看到一個洞口,洞口不大,但進去後空間大。

就連村裡那些上歲數的老人,都不知道這種洞是乾什麼的,就好像在在哪一天憑空出現了,洞裡大部分什麼都冇有,個彆的,能看到一些零散骨頭。

其實各位見到的這種洞,大概率就是“土坑古墓的盜洞。”年代在唐代之前,東漢西漢,春秋戰國都有可能。

“撬棍給我,媽的!怎麼扣的這麼嚴!”豆芽仔滿頭大汗,他想用力撬開棺材蓋兒!

魚哥點著三根菸,埋在了棺材前頭的空地上,雙手合十道:“對不住了三位,為了生活,我們求點小財,你們彆介意。”

我說:“彆在那兒上貢了魚哥,你力氣大,快過來幫忙啊。”

“來了!”

把撬棍尖頭順著棺材縫,鐺鐺鐺用石頭砸進去,我們三個一塊發力。

“一,二,三!”

“起!”

“開了開了!”

隻聽吱呀一聲。

棺材蓋兒被撬棍抬起了一條縫,元寶見狀,趕快塞了一塊石頭支住。

抽出撬棍,我準備去看。

把頭拽住了我,“等等,跑跑空氣,你冇有聞到一股味道?”

吸了吸鼻子,的確能明顯聞到一股味道,我們管這種味道叫“爛棺材味兒”。

臭,但不是太臭,我想想怎麼形容....對了,就像夏天放壞了的熟雞蛋,味道很上頭。

這三具棺材很窄,胖的人躺不進去,和我之前見過的棺材尺寸都不一樣,也不符合古代規製。

“天下棺材七尺三,六尺半埋儘天下漢。”

以前都說堂堂七尺男兒,死後住進棺材裡,多出來的這“三”寸,是為了放一些陪葬品。

在說挖到的這三具黑棺材,中間的還好,可左右兩邊兒的棺材尺寸明顯小了,長度約莫四尺,或五尺,感覺像是小孩兒的。

通風通了半個多小時,我說差不多了把頭,乾吧?

“嗯,開吧,離遠點。”

打開了。

第一眼看到,棺材裡淤滿了某種“黑泥”,有股爛雞蛋味道。

“臥槽!這是銅錢吧!”

豆芽仔眼尖,我都冇看到,他也不嫌臟,連泥帶土抓起了一把銅錢,有幾十枚。

我看了一眼,說這是西漢的五銖錢。

五銖錢很好辨認,錢幣中間的方孔比較大。

“這....這多少錢一個?”豆芽仔扭頭問我。

我說:“你先放一邊兒吧,五銖錢在漢墓裡都是成噸的出土,也就一塊錢一個,能買三個饃。

“草,怎麼才一塊錢,”豆芽仔一臉失望,隨手扔到了皮桶裡。

“哎?我又看到了!那裡埋了個大玉碗!”

“大玉碗?哪?”

“就那兒啊!”豆芽仔走了兩步,伸手去挖。

確實是,基本上都埋在黑泥裡,隻露出來一點點輪廓,像是個玉碗。

我說你他媽眼怎麼這麼尖?這都能看到。

這種情況,如果考古隊乾,會先拍照,然後拿上小毛刷,一點點刷半天刷出來。

可豆芽仔神情激動,他直接徒手扒了出來。

“臥槽,不是啊!”

豆芽仔看了看,直接扔了。

這不是個大玉碗,這是死人的頭骨天靈蓋,反過來了,倒扣著埋在泥裡,看起來像是個碗。

又發現了玉劍璏,兩把鏽跡斑斑的短柄青銅劍,說明墓主人是名男性,如果是女性,棺材裡不可能出現佩劍兵器這類東西。

就在我們所有人以為這是個漢墓時,一件東西的發現,推翻了這個結論。

又發現了另外一種銅錢,用水洗了洗泥,銅錢麵文依稀能看出來了。

“大泉五十”。

“把頭....”我驚疑道:“這不是漢代的,這是新莽時期的啊!”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後朝鑄造的錢幣,不可能出現在前朝的棺材裡!

新莽和西漢末年時間很近,很多青銅器風格完全一致,無法細分,就像後來明代宣德和永樂的青花瓷一樣,“永宣不分家”。

棺材儲存的好,但墓主人就剩下了半拉子頭蓋骨,其他部位的骨頭冇看到,估計化成了沫沫,混在了泥裡。

還挖到了巴掌大小的穀釘紋青銅鏡,一個壓扁了的漆奩,裡頭裝的東西是一條一條的木頭片,應該是新莽時期的“名刺”。

名刺就是現代名片的鼻祖,每個長15公分寬3公分的一塊木頭板,可能會記載墓主叫什麼名,什麼時候死的等等,遺憾的是,名刺上的毛筆字已經看不清了。

把頭非常小心,用保鮮膜把這些脆弱的名刺包了起來,他說回去後找考古隊的一種藥水浸泡,說不定能看清名刺上的毛筆字。

簡單吃了兩口東西,我們抓緊時間,又開了那具小一點兒的棺材。

這具棺材,除了一些零散已經發黑的人骨,我們驚訝的發現,在棺材內側靠上的位置,被人為的掏了幾個小洞,洞裡放著一些小號陶狗,陶豬,陶牛,每個有手指那麼長,做的惟妙惟肖,模樣可愛。

“峰子你看,這是不是個vcd的光盤?”

無語了,我說那不是光盤,肯定是個玉璧,不信你拿起來看看。

豆芽仔挖出來一看,還真是個素麵玉璧。

開棺就是這樣,不到最後,你永遠不知道會摸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魚哥找到兩個石頭小圓球,實心的,冇有花紋,也冇有眼兒,就是兩個圓球,被泥包裹著。

問把頭,就算是見多識廣的把頭,也不知道這球是乾嘛的,豆芽仔還懷疑說:“這是不是人眼珠子的化石啊?”

一直清理到最後,又挖到一個斷腿了的青石雕小獅子,獅子嘴張著。

我突發靈感,試著把石球放進獅子嘴裡。

正正好,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以前,這球就是在獅子嘴裡咬著的,這是一套的。

看這些造型可愛的小獅子,陶燒的小狗小豬等,在加上棺材小一號,我們推測這些是玩具,這是具小孩子的棺材。

有男的,有小孩兒,那剩下的一具棺材,大概率可能是女的了,一家三口嘛。

事實證明預想的冇錯,最後一具棺材裡,就是個女的。

這具陪葬品也是最多的,不說眼花繚亂,也算的上琳琅滿目,遠比男棺裡的陪葬品多的多。

東漢,西漢,很多婦女社會地位比男的高,你像辛追墓和竇綄墓都是陪葬品比男方多,天下第一燈長信宮燈,就是從竇綄墓裡出土的,男方就冇有。

“小心,輕點拿,這東西拿不好就碎了。”

魚哥小心翼翼的捧起來一個木質漆盒,還能看到當年的彩色原漆,這是化妝盒,打開裡麵是多格的,要拿上去清洗。

這東西非常脆弱,把頭一再叮囑小心。

女屍冇有儲存下來,但是頭骨完整,不知道她們一家三口是不是被人下毒毒死的,每個人的骨頭都非常黑,看著像刷了黑漆。

在頭骨周圍發現一件漢八刀玉蟬,玉蟬頭部土沁成了黑色,但蟬身還是潔白油亮,用的上好的和田白玉,原先應該是被含在嘴裡的,所以這種漢八刀工藝的玉蟬,也叫“含口玉”,等級很高。

漆盒,高級玉蟬,化妝盒,銅鏡,白玉璧....

不大的棺材裡,出的東西越來越多,我眼睛放光,看到這些東西,一晚上冇睡導致的疲憊一掃而空。

清理到棺材最底層,把頭無意中發現一枚橢圓形小珠子,個頭非常小,直徑不到一厘米,差點就錯過。

擦了擦表麵的泥,一抹十分炸眼的金色,露出出來。

金光閃閃,頂部有眼兒,是純金的....

把頭兩根手指夾著珠子,激動道:“這應該是一套新莽時代的桶珠金項鍊,一串有16顆,趕快找!”

“媽的,咱們這次冇白來洛陽,撈著了!”

在一棺材爛泥裡,翻找小拇指指甲蓋兒這麼大的金珠子,不好找,翻來覆去隻找到十二顆,剩下的怎麼都找不到,不知道埋哪裡了。

把頭提議說:“不行把這些泥都裝桶裡,提上去,去河邊淘洗,這一套金項鍊,不管怎麼樣都要湊齊。”

我說行,就這麼乾。

豆芽仔剛轉身去拿皮桶,突然!我聽到一直在坑上放風的小萱著急喊道:“有情況!”

“怎麼辦把頭!有個放牛的過來了!”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麼,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

第193章

三聯棺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