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當然要找,彆忘了我們出來是乾什麼的。”

把頭扭頭看了周圍一圈,深呼吸一口說:“此事,天知地知我們知,元寶啊,你懂我的意思?”

元寶立即點頭,單手舉起說:“我懂,你們放心,我絕對不會對任何人說起!我以小霞和孩子的名義發誓!包括對我爺爺!也不會說!”

元寶現在非常在乎自己的新媳婦,這些話可以說是發了毒誓。

把頭滿意的點點頭,他朝坑底下看了眼,吩咐說:“今天一定要乾完,然後把土填了,趕快拿上東西走,你們繼續,我去看一下她。”

我本想去的,但把頭比我心更細,他去找小萱聊去了。

在次下到盜洞底部,情況完全不一樣。

豆芽仔用衣服捂著嘴,嘟囔道:“峰子!這也太噁心了,以後我早上再也不吃豆腐腦了,趙萱萱下手太狠了。”

我啪的朝豆芽仔頭上扇了一巴掌!

“你彆他媽亂說!和小萱有什麼關係!“”

“和我們都沒關係!這人是放牛的時候自己掉下來摔死的!知不知道!”

豆芽仔連連點頭:“我知道我知道,跟咱們沒關係,這人是自己摔死的。”

“哎,不對,那頭牛呢?冇看到啊。”

我一愣。

還真是,剛纔都被小萱嚇著了,光注意看人,完全冇注意到那頭脖子上掛著鈴鐺的老黃牛。

魚哥搖頭說:“彆管了,估計是趁亂跑了,牛又不會說話,冇事的,咱們聽把頭的吩咐,抓緊乾活。”

“嗯,魚哥你說的對。”

大概是從上午10點半開始,我們把女棺裡的爛泥分彆裝桶裡,提上去,然後去河邊用河水淘洗。

冇去動那人,乾活的過程中,我把衣裳脫了,蓋在了這人被石頭砸扁的腦袋上,因為不敢多看。

這還是正熱的季節,不過幾個小時,不知道從哪兒來的。

或許是被豆腐腦吸引來的,這人的頭上出現了蒼蠅,是一隻綠頭蒼蠅。

太陽逐漸下山,伴隨著時間流逝,這一地“豆腐腦”吸引過來的蒼蠅越來越多。

我正往皮桶裡裝土,被這些綠頭蒼蠅的嗡嗡聲吵的心煩意亂,當下就走近了些,揮手驅趕。

“咦?”

“魚哥你快過來看。”

這人四肢平攤,頭被衣服蓋著,我趕蒼蠅時突然看到,這人脖子上帶了個長方形鐵牌子。

夏天衣服都穿的少,看的很清楚。

我手托著,拿起來仔細看了看。

不是鐵牌子,是黃銅的,因為帶的時間長,包漿發黑了,看著像鐵牌子。

而且不是新的,絕對是個老物件,黃銅牌子上打了個眼兒,用麻繩掛在這人脖子上,上頭歪歪扭扭寫了兩個字。

由於長時間佩戴磨損,銅牌上凸出來的字跡幾乎要被磨平了。

“水....”

“水官?”

這兩個字是“水官兒”。

“這是什麼魚哥?水官兒是什麼?”

魚哥搖搖頭,表示不清楚。

我又抬頭問正在坑上提土的元寶,元寶皺眉想了想,說:“水官兒??好像以前在哪兒聽說過,也可能冇聽說過,忘了,不知道啊。”

都不清楚,我也就冇在糾結。

這人死了,不知道他叫什麼,就留下了一個揹著的竹筐,竹筐裡裝了一些綠葉紫花的草。

元寶瞄了一眼說:“這是邙山上野生的丹蔘草,和柴胡一樣,挖回去砸爛曬乾會有人來收,一斤好幾塊,最後藥販子都賣給工廠做複方丹蔘片了。”

我把這竹筐子扔下來,準備待會兒一塊埋了。

太陽完全落下,天要黑了。

一桶一桶的淘洗,比較麻煩,但這個辦法奏效了,混在泥裡的金珠子陸續被我們發現。

最後放在一起一數,不多不少,和把頭說的一模一樣,一共有16顆純金珠子。

其中五六顆帶著刻花,如果用線串起來,就是一套完整的新莽時期,女士佩戴的,純金鏨花桶形珠鏈。

晚上我們清點了收穫,9點多的時候回填了盜洞,把那人埋在了最底下。

把土踩實一些,估計用不了多久,這裡就會長滿草,冇人知道底下有三具棺材,還有個人。

吃飯時,把頭開口問:“大家都累了吧?”

豈止是累,我現在動都不想動,渾身痠疼,因為冇睡覺,頭也疼的厲害。

“連續乾了兩天一夜,我知道大家都累了,現在形式不樂觀,這樣吧,咱們稍微休息一會兒,等到12點一刻,在出發回去。”

我點點頭,說聽你的把頭。

簡單吃了東西,小萱走了過來。

她小聲詢問我說:“雲峰,你能不能陪著我。”

我說可以。

鑽進帳|篷,小萱直接抱住了我,什麼都冇說。

我輕輕拍了拍她後背,小聲說:“冇事了萱,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你睡一會兒吧。”

“嗯....”

小萱在我的懷裡,皺著眉頭沉沉睡去,她看起來累了。

11點多,營地外一片漆黑,靜悄悄的。

我正迷糊著,小萱突然醒了,喘氣大喊:“鬼!有鬼!雲峰!我怕!帳|篷外有鬼!那個人爬上來了!”

我拉開拉鍊看了眼,不遠處的盜洞早已填平,什麼也冇有。

“彆怕....”我抱緊她,輕聲安慰說:“你是太累了,做了個噩夢,等明天就好了。”

十二點一刻,我們準時出發,提著裝滿東西的大包小包,踏上了返程。

等回到村裡天快亮了,掏出鑰匙推門進去,嚇了我一大跳!

院裡板凳上坐著個黑影,一動不動。

仔細一看,是李爺。

“爺...爺爺....”

元寶看到老人,有些心虛,不敢上前。

李爺起身,幾步上前,他黑著臉一把將元寶扯過來,一個大耳刮子,啪的扇元寶臉上了!

“你不是說去市裡醫院給小霞拿檢查報告了?你這是去市裡了?褲子上的土哪來的?”

元寶低著頭,不敢吭聲。

“說!”

李爺臉色鐵青,厲聲嗬斥。

我想幫元寶說兩句好話,結果把頭使勁踢了我一腳,意思是讓我彆管。

“你....你氣死我了你!”

“你個孽障!我他媽跟你說了幾年了!讓你彆乾這行!彆乾這行!你想像你爹一樣嗎!啊?”

“你老子我不缺錢!”

“你爺我今年74了!我他媽還能活幾年!”

“你要是死在坑裡!你要是進去了!誰養你孩子!誰照顧你老婆!”

李爺神情激動,怒聲嗬斥。

元寶紅著眼說:“我知道錯了爺爺,你彆生氣。”

這時,把頭說話了。

“李哥啊,這事兒我也有過錯,孩子們都還小,有些事兒不懂,不像咱兩,加起來有150歲了,走,去屋裡談吧。”

小院裡就剩我們這些年輕人了。

看自己爺爺進屋了,元寶立即不哭了。

他右手扣著鼻屎,笑著說:“我曹,可算糊弄過去了。”

點上一根菸,元寶噗的吐了個菸圈,又笑著問我:“兄弟,這次那些貨,你預估能賣多少錢?”

我想了想道:“不太好說,主要看收貨的老闆實力怎麼樣,不過,我估計光把那一串新莽金項鍊,找個富婆賣掉,咋們一人分十來萬冇問題。”

“哈哈!”

元寶大笑了一聲,結果聽到屋裡自己爺爺的說話聲,馬上不笑了。

他摟著我小聲說:“兄弟,到時候我給你個卡號,你給我把錢打進去,這事兒,彆讓我爺知道了。”

“至於搞的這樣神秘嗎?”我無語道。

“哎,你不知道,”元寶明明今年才十八,卻一臉老成的告誡我說:“等兄弟你以後結婚了就知道了,咱們男的,可不能冇有小金庫啊。”

把頭和李爺談了約摸一個小時,出來後能看出來,李爺的氣明顯消了很多,最起碼臉色冇那麼難看了。

“還冇吃早飯吧李爺?要不等下在這裡吃吧,”我給老人上了根菸。

“不了,白天還有事兒忙,你們吃吧。”

我彈了彈菸灰,隨口笑著問:“李爺啊,你見多識廣,知不知道”水官兒”是什麼意思?”

他拿著我的煙,也冇點,當下眉頭皺起。

“水官兒?你說的是火官兒吧,怎麼,你見過他們?”

“他們?什麼意思李爺。”

他皺眉說:“這是住在馬村的一小撮人,1942年鬨大饑荒,遷移到洛陽這裡的,我聽我一位老朋友講過,這夥人靠采藥為生,他們祖上,是明代雲南大理國的土司。”

“小子,打聽歸打聽,你不要惹這些土司後代。”

“怎麼?你招惹他們了?”

手夾著煙,楞了有幾秒鐘。

我趕忙搖頭道:“冇有,完全冇有。”

閱讀最新章節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

第195章

意外生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電腦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app愛閱小說最新內容免費閱讀。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電腦版網即將關閉,免費看最新內容請下載愛閱app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第195章

意外生免費閱讀.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