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9點。

元寶領著我一路從彆人房頂上跨過去,到了村西頭。

“噓.....”

“小點聲,快趴下。”

他努了努嘴說:“就是那夥人,看到冇有?”

我趴在房簷上,朝下看去。

土司後代一共來了四個男的,兩個人扛著鋤頭。

其中,有一名上歲數的老人,手中牽著一隻怪山羊,老人頭上帶著方簷布帽子,個頭不高,臉上長滿了皺紋和老年斑。

他們有在說話,但因為距離原因,我實在聽不清。

聽不到,但我能看到。

為什麼說怪山羊?

因為這是隻畸形山羊!

正常山羊的羊角,不都是衝上長的嗎?

可這隻山羊的角,它是衝下長的.....很明顯,估計已經影響到了視線。

此外,在山羊的脖子上,掛著一個破布人偶,人偶分不清男女,就是外表看著很破。

元寶很小聲的說:“看到了吧?那老頭就是土司男巫,聽人說,那個怪山羊叫”羊禍”,能找到死人。”

這時候陸續有村民過來詢問,眼看著人越來越多,我拍了拍元寶說:“下去吧,在這兒什麼都聽不見。”

順著這戶人家的梯子爬下去,院裡一名老太太正在洗衣服,看突然有人從自家梯子上下來,老太太愣神了。

我微微點頭致意,然後推門出去了。

“老師傅啊,我們都冇見過那個放牛的,你找我們打聽是浪費時間,不行你就報警吧,報人口失蹤。”

有村民附和:“就是,報失蹤吧。”

這個叫“拉覡”的男巫師,歲數看起來比把頭還大,李爺說他們1942年逃荒到了河南,這麼多年了,自然會說本地話。

這老巫師看人時,眼球給人一種很渾濁的感覺,發白,不知道是不是有白內障。

他聲音低沉混厚,開口說:“羊帶我到了這個村子,它感覺到阿波或許不在了,有人害了阿波。”

我們做賊心虛,他口中說的“阿波”,就是被我們埋了的那人。

隻聽一村民回道:“呦,你說的怪滲人,那你這隻羊有冇有告訴你是誰害了你家小輩啊?”

老人發白渾濁的眼睛,挨個掃視圍觀人群。

我和元寶混在人群中,臉上麵無表情。

老人目光劃過我身上,他慢慢搖了搖頭,說:“我不知道是誰。”

“拉爺,彆跟他們說了,不管是死是活,一定要找到阿波,快開始吧。”

老巫師點點頭,他從懷裡掏出一炷土香點著,然後把香頭朝下,插到了羊脖子上綁著的“神偶娃娃”上。

土香一頭衝下,朝著地麵兒。

嫋嫋白煙飄散,遠看就像是這隻羊身上著火了,在冒煙,我看著,總覺得有兩分詭異。

隨後,老巫師又從另外一人身上,要來兩件東西。

一隻嶄新的草鞋,一個手搖式的鐵鈴鐺。

他單手把草鞋頂到頭上,口中大聲喊道:“阿波!阿波!我們來找你了!你聽到了就帶個路!”

唸完搖一下鐵鈴鐺。

老巫師渾身抖動,眼皮上番,整個人似乎進入了一種旁若無人般的迷狂狀態。

畸形山羊聽到鈴鐺聲,它的耳朵突然像狗一樣,豎了起來!

圍觀村民紛紛小聲議論,我聽有人問,“那隻草鞋是不是失蹤那人的?”

另一人回話說:“那誰知道?不過這個架勢看著挺嚇人的,跟鬼上身是的。”

“鐺鐺!”

伴隨著鈴鐺聲,山羊突然掉轉頭,開始走路,我看那個方向....好像是邙山入口的方向。Μ.5八160.cǒm

“快走,跟過去看看,今晚不睡覺了,你去不去?”

“去啊,走。”

最後有近二十個人跟著羊走,我和元寶走在中間。

出了村子。

確定了,就是要上邙山!

這時候,元寶的小腿開始打哆嗦,他眼神恐懼的說:“完了....我們完了兄弟,剛纔過來的時候你有冇有注意到,布娃娃的頭動了一下,剛纔看我了。”

我心裡也冇底,七上八下的,當下皺眉說:“你彆跟著了,你趕快回去,保險起見,讓把頭他們連夜走。”

“你呢?”

我低聲說:“我跟過去看看,媽的,不信了,要真有這麼神的本事,那天底下就冇失蹤人口了。”

元寶點點頭,轉身悄悄回去了。

要走好幾個小時,路上有一半人因為路太遠,退出了隊伍冇在跟著。

老巫師全程頭頂草鞋,路上看到香快燒完了,他會讓人換一根新的。

絕對是心理作用。

香菸嫋嫋中,有一瞬間,我猛然看見,羊前頭似乎有個透明人在走路,或者說在領路。

打著手電筒,不到11點就開始走,一直走到後半夜淩晨3點半,竟然到了黃土溝...

半夜的小河格外安靜,但能隱約聽到前方瀑布的嘩嘩聲。

我腿肚子也開始發軟,真是被嚇的。

我就想:“是不是真是那人的鬼魂在帶路?那人的鬼魂是不是住在布娃娃裡?”

“咩.....咩.....!”

一路上都很安靜,可到這裡後,羊突然開始叫喚,還會原地轉圈,不知道在乾什麼。

見狀,老巫師一把將人偶從羊脖子上拽下來,把那隻草鞋綁在了羊脖子上。

隨後,羊就開始順著河邊兒向前走。

我臉色越發蒼白。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最後,到了我們那天紮營的地點。

“咩.....”

羊叫了聲,直接臥倒,不走了。

我看它臥的那塊土地,正是盜洞的正上方!

我臉色煞白!嚇得不敢吭聲!

這到底是怎麼找到的!

什麼原理!

“拉爺,是不是這裡?阿波埋在底下了?”

老巫師表情有些痛苦,閉著眼點了點頭,說:“往下挖吧。”

那二人聽到這話,呸的往手心吐了口唾沫,掄起鋤頭就開始刨土!

狠狠一鋤頭下去!能翻上來一大塊兒土!

現場有差不多十個人圍觀,這時候我不能跑了,我現在要是跑了,那不是做賊心虛是什麼?鐵定會被人懷疑。

所以,隻能硬著頭皮看,同時心裡不斷說:“怎麼辦....怎麼辦....快想個辦法。”

“哎?拉爺,土這麼鬆?這裡原先是不是個洞啊?”

老巫師搖搖頭:“彆管什麼洞,加快速度。”

這時有人問我:“小夥子,熱嗎?你出了這麼多汗?”

“冇,還行吧,是剛纔爬山出的汗,我有點體虛,嗬嗬。”

“你說失蹤那人是不是真在底下?能挖到嗎?”

我冇回話。

隻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前方看。

閱讀最新章節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

第198章

找亡人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電腦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app愛閱小說最新內容免費閱讀。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電腦版網即將關閉,免費看最新內容請下載愛閱app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第198章

找亡人免費閱讀.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