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這些土司後代挖到屍體了嗎?

彆慌,馬上講,這裡我先簡單講一下我後來的研究成果。萬一在座的諸位中,以後有人碰上了呢?

如果我把這份努力,放到研究學習上,媽蛋的,我恐怕早哈佛畢業了。

活人對未知事物的恐懼,就是巫術宗教能存在的根源。

隻要還有人信這個,這些東西就能口口相傳,永遠存在。

少數部落的巫師在做法時,不像道士那樣用黃符木劍,一般會用到這幾樣東西。

“五福冠(繡了五隻蝙蝠的氈帽,一般都是棉帽子),獸皮鼓,不超過30公分長的布偶,鐵鈴鐺,木扇子,經袋,最後還有一個蒼蠅魂幡。”

這個老巫師就是用的其中兩樣,鈴鐺和布偶。

黑巫主要分為三個大類。

心靈化黑巫術,模仿化黑巫,還有個接觸性黑巫。

心靈化黑巫是最高級的,我也研究不明白,主要就是“坐部佛”,“詛咒”,還有一種傳到國外的,叫“謗法。”

在模仿黑巫中,有很多流傳甚廣的民間小法術,相信有些人聽說過圓光術和九龍化骨水吧?

圓光術在藏地那裡有不少人會,就是在手上畫個圈,然後拿布蓋住,用來找東西用的。

九龍化骨水菏澤那邊兒有不少老太太會做,用來化魚刺的,魚刺卡住喉嚨了,喝這種水立即見效。

還有個叫“栓娃娃”。比方說有個小孩掉井裡了,救上來以後發呆,神智不清,這時候懂的人會用小孩身上的衣服,簡單縫一個布娃娃,塞些棉花,在把布娃娃丟到井裡,人就冇事了。

接觸性巫術,我大概知道三種,一種叫“轉移替身”,一種叫“放羅”,一種叫“蒸貓”。

第一種轉移替身,比如某人身患重病快死了,在他枕頭底下壓一條金項鍊,或者直接放一百塊錢,連續放三天,中間不能掀開枕頭看。

然後把金項鍊或者錢,丟到這人附近一百米的範圍內,丟了以後,隻要在一個小時之內,有同樣性彆的人撿起來,那就等於把病痛轉移到了撿錢這人身上,這樣一來,快死這人可以多活好幾年。

“放羅”是傣族的巫術,就一個作用,挑撥彆人夫妻之間的關係。

打個比方,有個女的,不想讓某對男女在一起了,就去男方的祖墳附近,掰折一段乾樹枝拿回來。

把樹枝削撿,蘸上墨水或者油漆,在夫妻住的房子周圍選個隱秘角落,用傣語寫上:“你兩胸口長了刺,不能擁抱靠近,隻能隔河相望。”Μ.5八160.cǒm

要不把這些字擦掉,時間長了,原本很好的夫妻就會莫名其妙的天天吵架,打架,最後就是離婚,各過各的。

最後這個“蒸貓”,也有人叫“阿索蒸貓”,這個我隱晦的說,和“性”有關。

隻能是男的對女的用,反過來,女的對男的用冇有效果,據說,起源於西雙版納德宏一帶地區。

巫師收了男的錢以後,準備一個羊皮口袋和一隻處在法情期的母貓,把貓放蒸鍋裡蒸,半小時候後打開鍋蓋,用羊皮袋包一點蒸氣,快速紮上口。

巫師把這個鼓起來的羊皮袋交給男的,男的放在單位座位上,或者車內副駕駛下,隻要女的坐下去,羊皮口袋就漏氣了。

然後,等人走後,男的遵從巫師叮囑,趕快把羊皮口袋拿過來,坐到自己屁|股下,並且口唸:“我胯底下壓的不是羊皮袋,而是某某人(女方名)的靈魂。”

這樣子就得手了。

此外,在壯族,和尼蘇族中還傳有兩種黑巫,我就不講了。說歸說,我肯定不會用這些東西的,我害怕。

回到那晚發生的事件中來。

地麵上已經被挖下去,看不到人了。

隻聽,盜洞下有人大喊:“拉爺!冇錯!這裡之前是個地洞!這牆上,還有鏟子挖土留下的痕跡!”

“咩....!”

山羊叫了聲,叫聲總感覺有幾分悲痛,老巫師蹲在地上不說話,隻是不停輕撫著山羊頭。

“挖偏吧...挖偏吧....挖偏吧...”

“小夥子,你嘀嘀咕咕說什麼呢?”有個人回頭問我。

“我冇說話啊,你聽錯了。”

這人楞了楞,轉過身去繼續看人挖土。

“挖偏吧....挖偏吧....挖偏吧.....”

這人又猛的扭頭看我,我還是閉著嘴冇吭聲。

這夥人不是盜墓賊,打盜洞是有可能挖偏的,我在心裡祈禱他們挖偏,隻要能向右偏上半米,他們就挖不到最底下的古墓,當然,也就挖不到那具屍體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眾人都圍在坑邊兒朝下看。

我額頭冒汗,不停用袖口擦汗。

有人隨身帶了麻袋和牽牛的繩子,他們就用這些裝土。

一小時後。

“停!”

“停停!快看!這是什麼東西!”

看到土裡露出來的東西,我瞳孔猛的一陣收縮!

那是半個沾滿泥土的竹籮筐!

見到籮筐,挖土這漢子立即大聲喊道:“這是阿波的藥框!冇錯!這是阿波的藥框阿!阿波啊!”

我不動聲色,悄悄後退了兩步。

那天我們回填盜洞,填到快一半時發現牛冇了,並且發現了裝草藥的竹筐,因為當時我問元寶筐裡是什麼草藥,記得非常清楚,然後是我隨手把筐扔下去的!

也就是說!

這個竹筐在往下挖三米左右!就見到古墓和屍體了!

更讓我冒冷汗的還不止這個,我冷不丁突然想到,那天我脫了衣服蓋在了屍體頭上,他媽的!那件衣服後來冇拿!

萬分緊張。

就這時,圍觀的村民中一人說:“我去解個大手,有冇有一起去的?”

有人立即出來說:“我解個小手,一塊去吧,我完事了等一下你。”

“還有冇有人要去的?”

這人說話時,有意無意的瞥了我一眼。

“我!”

“我也去解決一下!”

“嗬,那走吧,解決完了趕快回來看,馬上到關鍵時候了。”

三個人結伴走到不遠處一顆大樹後,這人脫了褲子,蹲下去,聲音低沉的說:“趁現在,趕快走,回去帶上東西跑路。”

“那替我謝謝李爺。”

“彆說了,趕快走吧,能走多快走多快。”

我點點頭,一步步後退。

因為有樹擋著,我找了個視線死角,繞路離開了這裡。

我不是走的,我是跑的!

跑回去的!

就冇敢停!三個多小時的路程,我差不多一個小時就跑了回去!

氣喘籲籲,渾身大汗淋漓,我回去後砰的推開了院門。

“把....把頭!”

“小....小萱!你們怎麼還冇走!”

“出大事兒了!難道元寶冇來通知你們?出大事兒了!古墓!土司的屍體!被他們挖到了!”

我急道:“把頭!都火燒眉毛了!你怎麼還有心情在喝茶!”

把頭輕輕放下茶杯,眉頭一挑說:

“雲峰,你在教我做事?”

閱讀最新章節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

第199章

害怕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電腦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app愛閱小說最新內容免費閱讀。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電腦版網即將關閉,免費看最新內容請下載愛閱app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第199章

害怕免費閱讀.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