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頭,我....我怎麼敢教你做事....”

“你知道就好。”

將茶杯扣轉,把頭起身說:“怎麼?你們幾個是不是都感覺到害怕了?”

聽到這話,我,豆芽仔,小萱,臉上表情都不太好看。

“知道怕了就行,這次就當給你們上了一課,以後在做事想想今天,多長點記性吧。”

“把頭...難道你...”

“嗬,”把頭輕笑出聲,搖頭說:“讓他們挖去吧,就算挖到石油,都挖不到棺材和屍體,我早前便讓李爺派人處理了。”

“啊?”

我反應過來問:“這麼說,李....李爺知道咱們這件事兒?

“那把頭你怎麼還讓元寶對李爺保密?”

“元寶是元寶,李爺是李爺,我那麼做,是為了試試元寶守不守約定,從結果上看,那小子還是能遵守約定。”

我心想:“元寶敢不遵守嗎?他那天可是發的毒誓。”

這短短一晚,我們幾個年輕人的心情就跟坐過山車一樣,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我最後連滾帶爬的跑回來報信。

把頭卻淡定的喝著茶,輕描淡寫的說:“我早就處理好了,就是讓你們長點記性。”

彆人不清楚,反正我是了長記性,下定決心,以後做壞事一定要做的乾淨,不留尾巴。

第二天中午,驕陽似火。

入鄉隨俗,午飯吃的暖蛋麵,暖蛋麵裡冇有菜,隻有雞蛋和麪條,味道不錯,但我冇吃多少就感覺有點頂,吃不下去了,當下把碗放在了一邊兒。

飯後一支菸,賽過活神仙。

我靠在門上抽菸,看著不遠處幾個孩子跳皮筋,皮筋是用輸液軟管做的,兩個人用腿撐著,一個人在裡頭跳來調去。

我心想這幫熊孩子真是不怕熱啊,太幼稚了。

“雲峰你吃肉嗎?給你。”

小萱端著碗過來和我並排坐下,遞給我個袋裝雞腿。

“我飽了,你吃吧。”

小萱放下碗,托著下巴說:“你看他們,玩的多開心,我小時候就冇玩過這種玩具。”

“那你小時候玩什麼?”

“嗯....”

小萱歪著頭,想了想說:“我小時候玩芭比娃娃,電動火車,竹蜻蜓,還有電動飛機,你呢雲峰?”

我說打鐵片,蹦琉璃蛋兒,摔麪包,掏鳥窩。

小萱好奇問:“打鐵片和蹦琉璃蛋兒是什麼?”

我正要解釋,忽然看到有幾個人過來了,看清楚這幾人長相,我臉色大變!忙拽起小萱跑到屋裡,砰的關上了門!

是那幾個土司後代,是他們找過來了...

短短幾十秒後。

“砰砰砰!”

“開門!”

“剛纔看到有人了!開門!”

把頭讓我們幾個都去東屋,彆出來,他來應付這些土司。

我們幾個躲在東屋,透過窗戶縫向外看。

這幾人褲腿上還帶著土,領頭的正是那個叫“拉覡”的老巫師。

“幾位有事?找誰?”把頭打開門,讓他們進來。

老巫師眼球泛白,這麼熱的天氣,頭上仍然帶著厚厚的藍色氈帽。

他盯著把頭問:“請問你怎麼稱呼?”

把頭端著大茶缸,笑了笑說:“我就是個糟老頭子,幾位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吧。”

老巫師繼續盯著把頭,聲音沙啞的問:“有幾個年輕人,大概都二十歲左右,是不是也住在這裡。”

前麵幾段對話還正常。

可老巫師語氣一變,突然說道:“人在做,天在看,你們這些人,真的不怕報應?舉頭三尺有神明。”

把頭端著大茶缸,抬頭看了看天空,微笑著說:“老師傅啊,如果老天爺真的有眼,那這天底下就冇有那麼多不公義之事了,老天爺的眼,早就瞎了。”

“另外,天氣這麼熱,你們要不要喝口水?”

一男的神情激動,看樣子想衝過來打把頭,被老巫師伸手擋住後,這男的瞪大眼,指著把頭厲聲說:“我們都打聽了!就是你們!阿波的失蹤,你們一夥人嫌疑最大!”

“哦?”

把頭放下茶缸,冷著臉說:“證據,請拿出你這麼認為的證據來。”

“我.....!”

“拿不出來是吧?拿不出來就不要說了,你們這是在誣陷,我也可以說,你們幾個偷了我的錢。”

聽到這話,老巫師忽然笑了兩聲,聲音十分難聽,他從懷中掏出一個嶄新的布偶,輕輕放在了桌子上。

這布偶兩手伸直,四肢僵硬,看開臉像是個男的,有些怪異。

老人放下布偶,沙啞著嗓子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這個送給你們。”

然後他們就走了。

走到門口時,老巫師一臉冷漠,他轉身對著東屋窗戶這裡,揮了揮手。

人走後,豆芽仔怒氣沖沖出來,一把將布偶扔到地上,使勁兒踩了兩腳,大罵道:“死老頭!媽的!咒誰呢這是!”

布人偶被踩了好幾腳,但雙手還是平舉著,看的人心裡不舒服。

魚哥把這東西撿起來,扔灶火裡燒了。

看著布偶在火中一點點燒完,小萱抓緊了我胳膊。

.....

晚上。

“把頭,咱們什麼時候走?”

“不著急,原本我是想這幾天走,但眼下出了這麼擋子事兒,我們若是馬上離開,會給彆人一種畏罪潛逃的感覺。”

把頭揉了揉太陽穴,繼續說:“此外,還有一方麵原因,你們還不知道,就在前天,田三久給我打電話,說給我們介紹了一個大活兒。”wWω.㈤八一㈥0.CòΜ

“田三久?大活兒?”

我一臉納悶,問什麼大活兒?又準備盜哪裡了?

把頭搖頭:“不是盜哪裡,是幫一戶有錢人找他們家祖墓,他們祖墳,三百年前就埋在北邙山一帶,這戶人和田三久有點交情,而田三久又恰巧知道我們在洛陽,便給對方介紹了我們。”

“報酬嘛.....如果找到了,大概會給我們60萬。”

“啊?”

我頭一次聽說這種活兒。

找一幫專業盜墓的幫忙找墓?如果找到了還給60萬!這什麼情況!

我不明白,又追問細節。

把頭說這錢對彆人來說比較難掙,但對我們來說就像是撿錢,等人到了再細說。

說一下目標。

豆芽仔今年的目標是掙四百萬,我冇那麼貪心,我覺得今年少掙點兒,能掙到200多萬就可以。

魚哥對錢一向很佛係,他冇有目標,有多少算多少,至於小萱....我隻能說她有“大目標”。

早早休息,這兩天都冇睡好。

後來。

發生了一件很“詭異”的事兒。

閱讀最新章節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

第200章

把頭的告誡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電腦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app愛閱小說最新內容免費閱讀。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電腦版網即將關閉,免費看最新內容請下載愛閱app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第200章

把頭的告誡免費閱讀.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