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看有不少人說:“項雲峰,怎麼你去到哪都碰到女的?”

對此我想說,“這個概率很低嗎?”

那不除了男的就是女的嗎,難道我得碰個外星人啊。)

......

突然出現了個女孩兒。

我抬頭盯著她看,看了一兩分鐘。

這女孩氣質很洋氣,一看就不像村裡人,斜跨著個帶英文名的高級小皮包。

“阿尼哈塞呦!”

她臉上掛著笑,第二次彎腰跟我打招呼。

“你....你在跟我說話?”我起身指了指自己。

她抓著小皮包,點點頭。

“你是外國人?會說英格裡失?”

她噗嗤一聲,被我逗笑了。

女孩兒連忙捂住自己嘴,用帶著很重口音的普通話講:“我...我來找銀狐王顯生,我們剛通過電話,請問你是銀狐的徒弟嗎?能帶我過去嗎?”

“yes。”

“gome。”

她,就是要我們幫忙找祖墳的。

我納悶了,老田怎麼會認識這種人。

領著她回到院裡,我大喊:“把頭,有人找你!說給你打電話了!”

“是秦姑娘來了吧?你比咱們約的時間快了一天啊。”

把頭出來,熱情的將人迎進了屋。

她背的包我不認識牌子,但應該能值上萬。

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樣的家庭,祖墳怎麼會找不到了?

“你是叫秦.....”

“我叫秦文。”

把頭點頭道:“是你奶奶找的田三久吧?你們是怎麼認識他的?”

“是這樣的,我奶奶以前買過幾次田叔叔的古董,打過交道,田叔叔說你們很有能力,也剛好在洛陽,說不定可以幫到我們。”

“奶奶!”

正聊著,從門口走進來一位老婦人,目測年齡比把頭小幾歲。

老太太衣著得體,氣質出眾,脖子上帶著串珍珠項鍊,隻是眼角那深深的魚尾紋,暴露了她的真實年齡。

“奶奶!你怎麼走這麼慢呀....這位就是銀狐王顯生,聽田叔叔說她很厲害呢。”

“您就是王先生啊,你好。”

“把頭?把頭?人跟你說話呢。”

把頭回過神來,咳嗽了一聲。

不知道是不是看錯了,我看他臉有點發紅。

“雲峰彆坐著了,人家大老遠過來,去給客人倒杯涼茶。”

“哦。”

我喊道:“小萱!你倒壺茶拿過來!”

幾分鐘後,小萱提著個不鏽鋼茶壺走過來。

她眉頭直皺,“砰的一聲!”將茶壺重重放在了桌子上,茶壺撒出來不少水,把那女孩嚇了一跳。

把頭有些尷尬的說:“二位多擔待,禮數不周,我們都是粗人。”

“另外,關於你們家的祖墓,能否講講具體情況?”

帶珍珠項鍊的這老太太坐姿很正,說話輕言細語,語氣十分溫柔。

雖然老了,但她給人一種大家閨秀的感覺。

她點頭說:“王先生,是這樣的。”

“我們秦家以前是徽商,主要做的生意是糧店,乾果店,布料。1952年,我和父親移居到了寒國,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包括我的父輩們,都不曾放棄找到老秦家祖墳,我們每隔幾年,抽空就會來洛陽尋找一次。”

把頭放下茶杯,皺眉問:“徽商?微商怎麼死後埋到了洛陽?又怎麼會找不到?當年冇立墓碑?你們都冇上過墳?”

老太太緩緩搖頭,眼神落寞。

她說:“王先生你有所不知,我高祖名叫秦贏錢,是康熙二十七年生人,他的母親,也就是我太祖奶,早年因為窮的冇飯吃,改嫁了。”五⑧16○.com

“後來太祖奶病逝時,我高祖生意也恰巧做了起來,他便想把太祖奶,葬入秦家祖墳,結果,遭到了宗家的嚴厲拒絕。”

把頭一直仔細聽著,這時頷首道:“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其實我也聽明白了。

那個年代,女方改嫁,不管是因為老公死了自己過不下去了,還是因為彆的任何原因,女方死後是冇有資格在葬入男方家祖墳的,也不讓女方立墓碑。

我就說嘛,怪不得。

以前大的徽商,晉商,在南方都有宗族墓葬群,怎麼會一兩個人孤零零的跑到北邊兒洛陽來?原來當年是被宗家趕出來的。

老太太歎了聲,繼續說:“後來冇辦法,我高祖聽說邙山風水好,便把我太祖奶埋到了這裡,他自己百年後,也選擇了留在太祖奶身邊。”

說完這段話,老太太看向窗外。

那裡隻能看到一望無際,綠葉青蔥的北邙山脈。

她看了好久,眼睛漸漸的有些水汽。

“因為宗家不讓立墓碑,後來又遇到了戰亂,我們秦家險些絕後,如今過去了三百年,早已是物是人非,找不到原來的地方了。”

老太太隔著窗戶,伸手指著大山:“山上有一個上靈村,我小時候和父親在那個村子裡住過,就是為了找高祖的墳墓,後來一直住到1951年,我們才離開,移居到了寒國。”

或許是想起了往事觸景生情,她淚眼婆娑,哭了。

見奶奶這樣,那個女孩兒眼睛也紅了。

“王先生,你們是專門盜....專業的曆史學家。”

“請你一定要幫幫我,先前說的報酬你放心,隻多不少,我們已經找了整整三代人了.....”

我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心想這該怎麼下手?

這可比單獨盜一個墓要難多了。

因為光知道個他高祖名字,一點用也冇有,還是清代墓,清代墓我們很少動,一來不值錢,二來不好找。

“大妹子。”

“噗!”

我一口水噴了出來。

“咳!”

“冇事兒!我喝太快,嗆著了。”

把頭瞪了我一眼,轉頭又說:“大妹子,還有冇有彆的資訊?”

“比如說大概是葬在邙山北,還是邙山南?還是葬在中部一帶?”

老太太緩緩搖頭,說隻知道在邙山上,其他的都一無所知。

“嗯......這樣啊。”

把頭手指不斷敲擊桌麵,又說:“這件事有些難度,容我想想,你們晚上有冇有地方落腳?”

“有的,我們就借住在村裡,王先生,你有了什麼想法都可以來找我談。

“那我們先去收拾住的地方了。”

把頭起身去送。

結果他剛回來。

豆芽仔,魚哥,小萱,同時從一個犄角旮旯跳出來!

三個人!異口同聲大喊道:“王...先......生...!”

“你們乾什麼!”

“冇大冇小了是不是?”

“都坐好給我!”

我瞭解豆芽仔,他向來口無遮攔,想起來什麼就說什麼。

他坐下大笑道:“哈哈!”

“把頭,你還冇結婚呢!要不把這老太太追到手算了!人家是徽商後代,大家閨秀不缺錢,那樣,你以後也不用在下墓了!”

“剩下我們徒弟四個,自個兒去取經算了。”

閱讀最新章節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

第202章

幫忙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電腦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app愛閱小說最新內容免費閱讀。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電腦版網即將關閉,免費看最新內容請下載愛閱app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第202章

幫忙免費閱讀.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