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說....滾....蛋。”

“聽不懂我的話?“

小萱秀眉微蹙,上下打量人說:“大早上穿這麼短的褲子乾什麼?好顯的你腿長?”

小萱進來毫無理由,直接就是一頓罵。

叫她秦文有點齣戲,我背地裡,還是喜歡叫她泡菜妹妹。

泡菜妹害怕小萱,不敢頂嘴,就怯怯的說:“姐姐,你....為什麼說罵人說臟話呢?我隻是來送吃的,是我哪裡做錯了嗎......”

小萱扔了墊鍋抹布,笑著說:“我罵就罵了,還需要給你理由?我看你不順眼就罵了,你想怎麼樣?”

“我....我....我不想怎麼樣.....”

“哎呀,行了,這大早起的乾啥?小萱你吃了炸藥了?都彆說了。”

“你先回把,把碗拿回去。”

泡菜妹端起碗,低頭走到了門口時,突然說:“哦爸,昨晚我們定好的老地方,你一定要陪我去哦。”

她說完,便快步離開。

我有點懵逼。

老地方什麼意思?我昨晚睡著了,根本冇見她好不好!

小萱斜著眼,陰陽怪氣道:“項雲峰,你小子挺會玩?剛認識一天,晚上人家就來找你了?”

怕越描越黑,我愁眉苦臉的說冇有,她肯定是故意這麼說的。

把頭平常都是一身黑色老年休閒衣,今天卻特意換了身西服,還有黑皮鞋。

這身衣服,是以前在銀川,把頭去找週三順時,在銀川新百貨二樓買的,皮鞋也是,他一直冇怎麼穿。

“雲峰,你圖畫完了冇?我去找大妹子瞭解一下情況,中午回來。”

“我正在畫把頭,你去吧。”

把頭整理了下西裝領口,精神抖擻的出門而去。

上午畫好了圖,我皺眉看了半天,感覺範圍還是太大了,如果寸土寸地的挖,非常耗費時間精力。

盜墓有幾個忌諱,“忌雨天下坑,忌人多眼雜,忌長時間在一片區域作業,”要不然容易被逮到。

正思考著,來了電話。

“喂,把頭。”

“雲峰,你過來,咱們一塊去上靈村轉轉。”

我問:“去哪轉?去老太太移民前住的祖宅?”

“嗯,是啊,大妹子說想起來一件事,她家祖宅裡有根老房梁,上頭刻了一些字,可能是關於她高祖的資訊。”

就這樣,下午我們一塊去了那個上靈村。

上靈村在邙山南邊兒山腳下,90年代就冇人住了,村裡十分荒涼,到處長滿了雜草,典型的豫西民居風格。

“王先生,你們看,那裡就是我小時候住的地方。”五⑧16○.com

老太太眼神懷舊,指著一棟荒廢的複式窯洞三合院,在當年這幾間房子是算豪華的,也冇塌。(我說的這個房子,現在依然在。)

門鎖冇了,“支呀一聲”,一推就開。

這裡的豫西民居都是磚窯結構,和榆林東山長城下的差不多,很像磚墓地宮,萬曆皇帝的地宮就這樣子。

進來後院裡都是雜草,牆上掏空了一塊,做成了天地廟,供著灶王爺畫像。

伴隨著知了叫聲,穿過影壁進到洞屋內,涼快了不少。

“大妹子,你說的那根刻著字的房梁在哪裡?是在這兒?”把頭問。

“奶奶!我知道!我知道!”

泡菜妹興奮的舉手說:“我9歲的時候來過,還記得!那根房梁是不是在大坑裡!”

“什麼大坑,你這丫頭,那是地坑院。”

老太太今天穿了身薄款紗衣,帶著褐色大簷遮陽帽,整體看起來顯時尚年輕,她扭頭說:“二位請跟我來。”

跟在她們身後,我小聲說:“把頭,你不熱嗎?今天38度,你穿個大褂子,還穿了襪子皮鞋。”

把頭皺眉小聲說:“你話怎麼這麼多?我不熱。”

“地坑院”就是下沉式院子,在地下,有個斜坡台階能下去,左右有兩條排水溝,算是邙山地區的建築特色。

結果進去後,傻眼了。

這裡竟然住了人!

一地塑料瓶,!

這些塑料瓶都截了口,瓶子裡裝著土,種了某種奇怪的白蘑菇,幾百個塑料瓶擺放的整整齊齊!密密麻麻!隻在最中間留了很窄的空間,用來進出走路。

隻見一個男的光著膀子,躺在彈簧床上呼呼大睡,呼嚕聲很大。

“大妹子,這...這是你親戚?”

老太太眉頭皺起,她從中間走過去,抬腳踢了踢彈簧床。

“嗯....誰,誰啊?”

這人睡眼惺忪,坐起來搓了搓臉:“你們是誰?乾嘛?冇看我正睡的香?”

“這裡是我家祖宅,你為什麼住進來?還有,擺了這麼多瓶子。”

這光膀男的反應過來了,皺眉說:“這院子荒了三十年,早冇主了,我是在這裡種蘑菇,怎麼?”

泡菜妹大聲辯解:“不是你的房子!”

“這裡明明是我們秦家老宅!有主人的!”

“是嗎?”

“房產證呢?地契呢?拿出來我看看,我還說是我家老宅呢。”

他又躺下,枕著手翹起來二郎腿,一副無賴模樣。

見怎麼說他都聽不進去,還倒打一耙,就算是素質良好的老太太也生了氣。

“無......無賴!”

“你給我起來!”她伸手拽這男的。

“爬遠點兒!敢動老子!”

這男的一臉凶樣,使勁推了一把。

老太太一個重心不穩,噔噔噔後退兩步,坐在了地上。

“奶奶!”

“奶奶你怎麼樣!你為什麼推我奶奶!嗚嗚,奶奶....”

見狀,把頭臉色陰沉,開口說:“你們先出去,我跟這位先生商量商量。”

泡菜妹紅著眼,扶起來老太太出去了,順帶還關了門。

“跟我商量什麼?我這裡種的叫蟹味菇,一斤乾貨100多,小心點兒,彆給我踩爛了啊。”

把頭站在原地冇動。

我笑著走過去遞煙,笑著說:“來,大哥,先抽根菸,咱們有話好好說,都能談的。”

她剛接了煙。

我啪的就甩了他一巴掌!

“我....!”

這男的捂著臉大罵一聲!就要坐起來反擊,這時,把頭扔給我一塊兒磚頭。

我接住磚頭,反手一磚!啪的拍在了他腦門上!

磚冇碎,一條血線順著額頭往下流。

他抱頭慘叫。

我上去就是朝他頭上一陣猛踹!

“彆....彆打了!”

“我錯了我錯了!這就搬走!彆打了!”

把頭一擺手我才停。

把頭冷著臉說:“彆讓我發火,現在拿上你的東西,滾出去。”

閱讀最新章節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

第204章

故地重遊

不速之客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電腦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app愛閱小說最新內容免費閱讀。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電腦版網即將關閉,免費看最新內容請下載愛閱app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第204章

故地重遊

不速之客免費閱讀.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為您提供大神雲峰的北派盜墓筆記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