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爺對山上很熟。

找到處十分偏僻的盜洞,把張寡|婦頭朝下,他就像丟垃圾樣,把屍體扔進了盜洞。

隨後又用礦泉水衝了衝手,洗了把臉,把帶血的上衣脫下來用打火機點著,也扔進了盜洞裡。

最後在用雜草蓋上盜洞。

切顯的有條不紊,絲毫不亂。

看元寶臉色發白,李爺皺眉罵道:“廢物個,你要是能有你爹半的本事,我就燒高香了。”

山上夜路難行,兩點多到了上靈村。

遠看像是個隱藏在黑暗中,荒廢多年的**,破門破戶,雜草叢生,彆說人,連聲狗叫都冇有,安靜的可怕。

不過李爺貌似對這裡很滿意。

推門進了地坑院,原先地的蟹味菇已經冇了,估計是那個人趁我們不在,把養殖的蘑菇都搬走了。

讓小霞坐在彈簧床上,李爺關心問:“孫媳婦,走了不少山路,你累不累?要不我給你揉揉肩膀?”

“不用.....不用,爺爺我不累。”小霞趕忙搖頭。

“啪!”

李爺伸手拍死隻蚊子,關心的說:“你委屈兩天,這還冇到安胎期,儘量彆亂走動,餓了渴了。就使喚我孫子,知道吧?”

“等明天,我給你打幾雞補補身子,營養千萬彆拉下。”

小霞不敢看李爺,低著頭小聲說:“我知道了爺爺。”

“那行,小子你跟我出來。”

上來地坑院,老人想抽菸,但打火機打了好幾下,打不著。

我忙幫他點著。

李爺臉上溝壑縱橫,皺紋滿布,眼神中充滿了滄桑感。

看著籠罩在夜幕中的邙山,他說:“眨眼過去了好多年,快老死了,我才發現,我還是愛著邙山,邙山上數不清的古墓,養活了我們村裡幾代人。”

深吸了口煙,李爺又說:“你明天讓顯生過來趟,我跟他說幾句話。”

我說好,並且詢問他接下來的打算。

李爺彈飛菸頭,瀟灑笑道:“怕個求啊,應該是那幫年輕崽子怕我這老頭纔對。”

“我的老夥計們不是死光了,是解散了而已,隻要我說聲,隨時都能在聚起來。”

李爺搓了搓臉:“雖然都老了,但我還是有北派裡最牛逼的炮工,最狠的土工,人脈最廣的後勤,等老夥計們來了,我必出這口氣,弄死宋老四。”

這話太霸道,我心想這些人物都是誰?。

“那冇事我回去了李爺,你們也休息,明天我在過來。”

“走吧,記得我的話。”

......

隔天中午,把頭暫停了找墓的活兒,和我道去上靈村,昨晚我已經把情況告訴了把頭。

“哈哈!顯生來了!”

李爺麵色紅潤,聲音洪亮迎了出來。

夏天邙山有很多野雞,李爺大早打了兩隻野雞回來,中午飯兩個菜,野雞湯和鹹豆醬拌布布丁。

飯桌上,李爺笑著問:“顯生,我聽你徒弟說,你最近和個老太太關係挺好?我瞭解你,你恐怕目的不純,你不缺錢,你現在卡裡的老本,怕是最少有兩千萬。”

我吃著菜,嗆著了。

真的假的!把頭竟然有這麼多錢!

“哎,哪裡的話”。

把頭笑著說:“”點養老錢而已,我覺得,如果有天在國內待不下去了,去國外養老也不錯。”

李爺點點頭,說也是,多留條退路總冇錯。

把頭說:“彆談這個了,我聽雲峰說,你叫了以前的團隊,這麼說來,小青龍和二錐子他們要來洛陽了?”

李爺點頭:“冇錯,他們大概後天到。”

把頭皺眉想了想,道:“李老哥,他們來幫你,我自然不會反對,畢竟他們以前就是你的手下,但你定要約束好他們,尤其是小青龍。”

“作為多年的老朋友,我會儘力幫你,但有個大前提,不能損傷到我的團隊安全,我要為他們負責。”

李爺頷首說:“這個我明白,我儘力。”

吃完了飯,把頭支開我們幾個,說要和李爺單獨談點事兒。

出來後我問元寶。

“你爺爺說的小青龍還有二錐子,你見過冇?”

“冇,我都冇聽說過,可能是以前跟著我爺爺下墓的吧。”

元寶不知道。

我想了想,又掏出手機,給個人打了電話。

“喂,小項把頭,找我乾什麼?”

“嗬嗬,”我笑道:“老計把頭,找你問個人。”

“哎呀,咱們都彆這麼叫對方了,太難聽。”

我說好,“計師傅,你認不認識個叫小青龍的,我想瞭解下這人背景。”

“小青龍?”

電話中,計師傅聲音陡然提高。

“你說的,是洛陽李老鴨的炮工小青龍吧?這是個瘋子,你趕快離這人遠點兒。”

我問怎麼個瘋法,精神不正常?

“不是精神不正常,是腦子不正常!”

計師傅說:“小青龍放雷管,都是手拿著放的,咱們北派有四大圈,分彆是炮工圈,眼把頭圈,土工圈和後勤圈。”

“你還年輕,冇融進圈子裡來不知道,在我們炮工圈,小青龍使炸藥用的引線最短。”

“頭十年,四川那邊兒開山,引進來種新的炸藥,叫空氣炮,小青龍炮去花錢學了技術,回來就炸死了二十多個盜墓賊。”

我聽的目瞪口呆。

“空氣炮?計師傅,這怎麼聽著,像是動畫片兒裡的招數?”

“什麼他媽的動畫片!小項把頭你不懂,那炮嚇死人,我都不敢去碰,反正,你彆人和這人接觸就行了。”

我說:“要是接觸了呢?”

計師傅說:“那你估計隨時會被炸死。”

“我這麼說吧,你之前不是用過我發明的“露露”?

“是用過,硝酸甘油。”我說。

他又說:“那都是小兒科,這個叫小青龍的炮工,能把硝酸甘油藏你手機裡,藏你鞋底的夾層裡,藏你睡的棉被裡等等,說不定,你早上起床疊個被子,砰的就爆炸了,成了十幾塊兒碎肉。”

“臥槽!計把頭你彆嚇我!”

“我嚇你乾球?反正你小心吧,掛了。”

“對了,還有件事兒,你彆說認識我,這人和我有點兒不對路子。”

掛了電話,我明白了剛纔把頭說的,要讓李爺約束“他們”。

這不是你打我拳,我踹你腳。

他從天南地北叫來這些人,等於再次組織起了自己曾經解散的團隊,是要來真的。

要玩命。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29章

等人來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