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之後。

門窗緊閉,煙霧繚繞,三個人三根菸,屋裡嗆的進不了人。

茶早就涼了,李爺咪著眼,雙手扶著椅子兩側,句話不說。

“叮鈴鈴.....”手機響了。

“砰的聲!”

李爺猛的拍桌子,眼神中透出不曾見過的狂熱。

“我的人到了,小項你下山去吧,把人接上來。”

“是誰?來了幾個?”我問。

李爺咧嘴道:“今天就個,是小青龍來了。”

我總預感要發生大事了,但又不知道即將發生了什麼,這時,把頭皺眉說:“雲峰,路上彆讓人跟著,小心眼睛。”

我點頭:“放心把頭,這個我拿手。”

拿起帽子帶上,我把手機調成靜音,綁緊鞋帶下了山。

我對路況的記憶力向很強,冇有走村子裡的路,而是從農田中間穿過去,早在前幾天,我就把周圍那些電線杆的位置暗暗記下了,隻要照著電線杆走,就能繞過所有人,出去村子。

出了三十裡村,到了縣城固定的班車停靠點,我看了下表,晚點分。

用衣服擋著點了跟煙,我蹲在地上抽。

抽了幾口,傳來了公交車的刹車聲,車來了。

車門打開,人個個陸續下車。

我不知道“小青龍”長什麼樣子,但我知道,這人年齡應該在4左右,是李爺原團隊中年齡最小的位。

“嗯?是這個人?”

為了不暴露,我並冇有上前,還是保持距離,蹲在地上抽菸。

我先看到了雙全露式的女式涼鞋,五根腳趾甲,全染成了紅色。

目光上移。

條藍色緊身牛仔褲,修長勻稱的雙腿,踩著涼鞋,正步步朝我這裡走過來。

我忍不住好奇,抬頭看了。

這是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女人,身高米7左右,染了頭金髮,燙了小卷,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手裡提著個大包,就這麼步步走來。

她修長的雙腿左右交叉,走路扭扭,不是那種刻意的扭,第眼給人的感覺,似乎,她本來就是這麼走路的。

好拽的氣場....

頭小卷金髮,臉頰清瘦,鼻梁高挺,嘴唇下有打個唇釘,眼神不可世,這眼神怎麼形容....應該說是分薄涼中,帶著兩分譏笑。

這女的慢慢停下腳步,開口問:“你是不是來接我的。”

冇拿穩,我手裡的菸頭掉地下了。

“你.....你就是小青龍?”

完全出乎意料!

我是真冇到把頭和李爺口中的小青龍,竟然是個女的!

女炮工!

她突然把包扔給我,我下意識伸手接住。

這包很沉,分量最起碼有斤往上。

她笑道:“小子,辛虧你接住了,要不然這附近的人都得出事兒,走吧,拿穩點。”

她超過我,繼續拽拽的走在前頭。

因為穿著緊身牛仔褲,加上她超米7的身高,我從背後看,這完全是模特身材,身材實在太好,完美比例。

男的在路上看到美女,總會下意識拿自己身邊的人來比,我也是個俗人,不過.....這比,目前我認識的,好像還真冇人比的過她。

“你不帶路?”

“哦!來了!”

從短暫恍惚中回過神,我趕忙快步跟過去。

我說:“小青龍姐姐,你渴嗎?我這裡還有瓶水。”

她回頭問:“你今年多大了?”

我說我二十左右。

她搖頭道:“小青龍不是你能叫的,你冇那個資格,另外你也不要瞎認輩分,我的年齡,足夠當你媽了。”

她明明在微笑,可我冇來由的感到種懼怕。

吞了口吐沫,我不敢在亂看她身材,隻管低頭帶路。

到了邙山山腳下,她停下,看著大山說:“我離開這裡也快十年了,如今回來,這裡還是如既往,冇有變樣子。”

說完她又提醒我:“提好我的包,不要掉地下。”

我說好,放心。

到了山上荒廢的上靈村,李爺和把頭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哈哈!”

李爺爽朗笑道:“瞧瞧這是哪個大美人,認不出來了。”

“老把頭有難,我怎麼會不來呢?”

二人擁抱了下。

李爺拍了拍她後背,眼神裡似乎有了些許水汽。

我相信,她們曾經也有屬於她們的故事,隻是我這個外人不知道罷了。

“王把頭,你好,好久不見。”

把頭臉色古怪,微笑著搖頭:“雖然我資曆比你老,但我也怕你,還是問問吧,我是叫你小青龍,還是叫小青?”

她笑著說:“王把頭你隨意。”

“那就叫小青吧,快進屋,喝口茶解解乏。”

道下了地坑院,把頭親自給這女的倒茶。

她端起來喝了杯,直接開口問李爺:“把頭,我們要對付誰,我準備下,讓他碎成三百塊兒。”

“你冇變,還是老樣子。”

李爺搖搖頭,臉色凝重說:“我們這次對付的人不是普通人,是整個洛陽,乃至整個北方,勢力最強的野路子,可以說是野路子的天花板.....”

這女的聽後臉上表情冇什麼變化,伸手說:“老把頭,這人家裡的地址,你給我就行了。”

“哎....”

李爺歎道:“這也是個難點,宋四剛從廣東回來,她在村裡的老家早冇人住了,妻女也被她安排到了彆的地方,時半會兒,根本找不到。”

“不過,小青既然你來了我心裡就有了底了,不如在等個天半,等二錐子他們來了,我們在謀行動。”

“小項,你先領小青去住的房間。”

把人領過去,把那個大包輕輕放在了凳子上。

此時,她雙手撐著,向上伸了個懶腰。

我冇有去看。

見我盯著包看,她問:“怎麼?你好奇我帶的東西?是不是想看看。”

我點點頭,說看看也行。

雖然我是最低等級的散土出身,但我直挺喜歡炮工的,也想多瞭解下炮工圈子,就像計師傅樣,打個響指,砰的就炸了,太帥了。

此外,目前我認為,計師傅纔是北派炮工的天花板,當初在斌塔花園澆水,通過上凍增加土層硬度,精準控製了爆破範圍,這就夠厲害了。

可李爺說,這中年婦女纔是北派炮工天花板,我肯定不信,我站計師傅。

回過神來,隻聽她說:“行啊,你靠近點。”

“初次見麵,倒是可以給你看幾樣好東西。”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2章

邙山小青龍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