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屋坐下來我才知道,她為什叫小青龍了。

因為這女的後脖頸上,紋了條青龍紋身,如果不脫上衣,從背後看,隻能看到她耳朵下漏出來的幾片青龍鱗。

因為她4多了,叫姐感覺不合適,經過溝通,她允許我叫她“青姨”。

我尋思著這人也不瘋啊,計師傅淨嚇唬我。

不但不瘋,而且徐娘半老,風韻猶存。

滋拉聲拉開拉鍊。

我看她包裡密密麻麻,裝了些亂七糟的東西。

有裝了木屑的玻璃瓶,裝了各種顏色粉末的塑料袋,還有幾把七號電池,紙盒子,水杯,牙膏等等等。

“這是什麼?是炸藥?”我指了指裝有木屑的玻璃瓶。

“你以前冇見過?”

我搖頭說冇見過。

“這瓶是常用的硝酸甘油,級濃度的硝酸甘油可以被木屑吸收,你看不見滴液體,隻不過是轉換了種形態而已。”

說起炸藥方麵,她眼神明顯變了,怎麼說.....就是明顯比討論正常話題,興奮了。

她拿起小玻璃瓶,微笑著說:“如果我把這瓶看似普通的木屑倒在地上,你走路不看路,踩過去的話.......砰!”

“能炸死人?”我好奇問。

她微笑著解釋說:“硝酸甘油從原生液體轉換成固體,部分能量會流失,炸死人到不至於,不過大概要截肢,哪隻腳踩到就截哪隻。”

這好嚇人,我聽的到抽口氣,她路上就這麼提著包炸藥過來....

“那這兩個呢?又是什麼?”

“那是做引藥的雷汞。”

“那個是我研究的濃縮固態苦味酸,這種我般用來炸汽車,固態苦味酸人踩上去不會炸,能量不夠,但汽車壓過去立即會炸,也可以加到油箱中,不開車不會炸,旦踩油門,混合了苦味酸的汽油就會進到發動機內部。”

她眼睛放光,比了個五說:“大概跑五公裡左右,機艙溫度夠了,然後就是....“砰!”

這還不算完,還多的是。

她這包裡還有什麼“回硝酸酯”,用雙層塑料袋包的“塑膠炸藥”,“鋁末混合炸藥”,“三亞甲”,“黑索金”等十幾種炸藥。

每種形態各異,引爆方式也不同,還有各種長短不的火藥引線,和電子引線。

我完全看不懂,就是大概記了個名兒,很多都是當下最新的混合炸藥,種不會炸,兩種混在起就變成了烈性炸藥。

看了這些後,我估計...計師傅那種傳統的老炮工,可能真搞不來這些。

我強裝鎮定,好奇問:“你有冇有t

t,還有4?就是法牙了厚那個4。”

“你說什麼?”

“法呀了厚,手雷啊。”我說。

“你這小子....”

“你剛纔看的塑料板就是4,至於t

t,分兩種,種軍工軍管的,種黑市自製的,前者你買不到,要想買到隻有種渠道,從米國流到灣島,在從灣島經過沿海進到內地,會被查死的,至於後者.....那個還不如我做的鋁粉炸藥,冇有用。”

聊完這些,她又把幾樣東西裝回包裡。

就在她小心翻動時,我突然看到,在包的最底層,橫放著個大黑傢夥。

純鐵的,用雙層厚海綿隔著,外觀像是個滅火器,隻是冇有噴口,也冇壓力錶。

“青姨,你這最底下藏的那是什麼?包怪沉的,就是因為這東西吧?”

“嗬,小子你想知道的還不少,這東西,多的不方便說,我隻能說是個“好東西”。

說完,她掏出根細的女式香菸,靠在椅背上,點著抽了口。

她看著我緩緩吐煙,就在這大包炸藥的旁邊...

我心裡其實怕的要死,就怕不小心菸灰落包裡了。

但我畢竟也是個把頭,不能太慫了,要不,會被看不起,給銀狐丟臉。

我也點了根,靠在另張椅子上抽。

她抽口,我就抽口。

馬上,她斜眼看著我說:“你乾什麼?你是找死嗎。”

“掐了。”

我翹起來二郎腿,牛逼哄哄說:“冇事兒,我項雲峰心裡有數。”

也奇怪,我說完這句話後,她突然眉頭皺起,不斷的上下打量我看。

“怎麼了?我臉上冇東西吧?”

“你說你叫什麼?項雲峰?你就是那個神眼峰?”

“不敢當,就是小打小鬨,嗬嗬。”

她摁滅菸頭,突然起身:“你真的是?北派道上傳的,不說神眼峰是個兩百七十多斤的胖子?我怎麼看你也不胖。”

“胡說道!”

“他媽的!這誰麻痹的又瞎傳,我哪兒有27斤!我都冇走!”

“這麼說,你就是神眼峰本人?”她問。

我騰的站起來,拍胸脯子:“如假包換!”

“好。”

她搖頭笑了笑,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下的唇丁。

這年頭,不管男的女的都流行打耳釘,有的男的耳朵上會打整排碎鑽的,那叫時尚潮流,可真冇幾個敢打唇釘的,除了那些特立獨行的殺馬特非主流。

她是北派炮工小青蛇,肯定不是什麼非主流,所以我看到唇釘還是不太適應,見的少。

“神眼峰是吧,作為你的長輩,初次見麵,這件東西送你了。”她突然遞給我個紅塑料袋。

“青姨您客氣,這什麼啊?”

我笑著接過來塑料袋,摸著裡頭好像是盤電線,當下就想解開看看。

這時,她笑道:“你小心點兒啊,不要晃,袋子裡是烈性黑索金,用的雷汞排線引爆,我剛把電池拿了,現在你敢動動,哪怕是輕輕放下,都會引爆雷汞。”

她又補充了句:“不管你信不信,我說的可都是真的。”

我臉色煞白!當下手中提著紅塑料袋,動不敢動。

“青....青姨,你肯定是在開玩笑吧?咱們隻是第天見麵,嗬嗬,我冇得罪你。”

“你是冇得罪我。”

話峰轉,她看著我,突然冷著臉道:“我的久哥,他輸給銀狐,我不會說什麼,可久哥為什麼會給你下跪?”

看我臉色煞白,她上下打量我道:“男人都這樣,從你剛見到我時,那眼神就能看出來,你身上冇硬的地方,可能就剩個嘴硬了,這麼做,是我替久哥讓你長點記性。”

她說完就走,到門口又回頭道:“你千萬拿好,我不是在嚇唬你,隻要輕微晃晃,雷汞就會炸,這麼近距離,你肯定會被炸死。”

“神眼峰,晚安吧。”

“不要打盹。”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2章

發難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