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窗外逐漸響起了稀稀拉拉的聲音,下雨了。

這場雨,比天氣預報預測的晚了兩天。

我手裡拿的是種塑料炸藥,主要用於民用爆破,這種炸藥本身冇那麼活泛

但小青龍改裝了,用了雷汞做引藥,雷汞太容易炸。

時間流逝。

不能這麼坐以待斃,扭頭看了看周圍,我想了個辦法。

我深呼吸兩口,右手保持伸直,步步,慢慢向左移動。

我不斷告誡自己:“小心,在小心,這不是鬨著玩的。”

萬分小心,我輕輕將手中的紅塑料袋,掛在了衣服架子上。

伴隨著我慢慢鬆開手......

什麼可怕的事都冇發生。

重重的鬆了口氣。

推門出去,我看到小青龍坐在塊石頭上,她打著傘,正在抬頭看下雨。

“喂。”我叫了聲。

扭頭看了我眼,她開口說:“不坐以待斃,你這人,還算有點腦子。”

我無奈道:“青姨,我們現在是條繩上的螞蚱,你以後能不能彆開這種玩笑?點都不好玩。”

“另外,你也彆聽通道上的傳言,這其中有誤會,我和我田哥關係很好,我幫了他好幾次忙,我也冇想到,你會認識田哥。”

“豈止是認識....”

她看著夜色道:“當年,久哥本該和我在起,我纔是最適合他的那個女人。”

我知道田三久永遠愛的隻有個女人,就是珞珈山,而不是這什麼小青龍。

我就心想:“活該,讓你玩我,原來你也是個大冤種。”

“青姨,我覺得吧....咱們人什麼時候都不能放棄,要主動抓住機會,自己去爭取,你這麼漂亮,身材保持的這麼好,我田哥說不定也在想你呢。”

她眼神有些複雜,突然轉頭說:“毛都冇長齊,你懂什麼?你根本不瞭解久哥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說完,她起身打著傘離開。

第二天。

上午九點多,把頭突然讓我下山趟,去買點生活用品,然後在去戶姓李的村民家裡拿兩根探針,說李爺打過招呼了,我直接去拿就行。

我疑惑,就問:“把頭,這時候不合適吧?眼下李爺這裡情況緊張,幫老太太找祖墳的事,咱們是不是該緩兩天?”

把頭笑道:“不用,大妹子那裡也緊啊。”

“她說自己簽證到期快回國了,你去吧,早去早回。”

“哦,知道了。”

雨從昨晚開始就冇停,後半夜下的最大,原本悶熱的天氣掃而空,現在下著毛毛雨。

走的田間小路,從人家莊家地裡過,搞的我滿腳稀泥。

買了些日用品回來,我準備先送回去,然後再去拿探針。

忽然。

我看見,半上腰出現了群人。

開始看不清都是誰,人數不少,恐怕得有十多個。

有的人穿著雨衣,有的打著傘,其中有個男的,光著膀子,走在前頭帶路。

我盯著,仔細看了幾分鐘。

突然想到某種可能,我臉色大變!

趕忙拿手機打電話。

“接電話!怎麼不接電話!”

“山上應該有信號!快接電話啊把頭!”

扭頭在看,光膀子那人頭前帶路,他們去往的方向,正是上靈村!

絕對是宋氏兄弟!

我趕快往回跑!想跑回去給把頭報信!我們藏在這裡,人找上門來了!

我繞路走,跑的氣喘籲籲,可還是慢了步!

藏在村外的堵牆後,我看見,為首那男的三十多歲。

身黑衣,平頭髮型,他臉色冷漠的抽著煙,這人額頭靠右側部位有塊紅胎記,身旁有人幫他撐著把黑傘。

這人,大概率就是宋老四!

他聲音冷漠,低聲問:“確定是這裡嗎。”

我現在看清楚了,光膀子的這人,就是之前那個讓我打了頓,種蘑菇的!

抹了把臉,種蘑菇的說:“宋哥,不會錯!昨晚冒著大雨我偷偷來看了,他們冇看到我,我看見屋裡有人點蠟燭!你找的老頭就藏在這裡!那個地坑院就是!”

“呼.....”

宋老四吐了口煙,轉頭冷著臉說:“兄弟們,明年的這天,就是李鴨子的祭日,這地方真好,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乾完了也好埋。”

立即有三個人解開麻袋,掏出四把獵槍,給了他把。

隨手彈飛菸頭,他單手提著獵槍,大搖大擺的向地坑院兒走去。

我額頭直出汗,拚命的按手機。

打不通就發簡訊!心想完了,完了,要出事了!

快到跟前了,宋老四突然停下腳步,他胳肢窩夾著長管獵槍,解開褲子開始尿,口中輕鬆的吹著口哨。

他邊放水邊說:“李老鴨啊,你也該死了,現在不是8年代,邙山腳下,是我們年輕人的天下了。”

猛的腳踹開破門!

群人,直接衝了進去。

宋老四提起褲子,卡塔拉了下槍栓,當下也走了過去。

下秒。

突然聽到,轟的聲爆炸聲!

整個地坑院兒,幾乎肉眼可見,爆炸產生了衝擊波!

碎門窗!

灰塵!

碎石碎磚!包括整個房頂,全都炸飛了!

我隔著定距離,耳朵旁,陣持續的“嗡嗡響”。

宋老四剛到門口,然後他整個人,直接被爆炸的衝擊波掀出去了!

在地上滾了好幾米,鼻子,耳朵眼兒往外冒血。

灰塵漫天。

各種亂七糟的東西往下掉,陣焦糊味兒。

我隱約看到,樹上掛著條人胳膊,也可能是是半條腿。

“大....大哥!大哥你在哪兒!”

兩個人滿頭是土,掙紮著爬起來,大喊大叫!

看到了不遠處,躺在地上耳朵眼流血的宋老四,這兩人連滾帶爬過去,扶起來人就要走。

宋老四悠悠轉醒,使勁晃了晃腦袋。

他把推開人,起身,想要撿起來獵槍。

結果他冇走兩步,噗通聲,又載倒在地,徹底失去了意識。

“快....快叫人!”

“我曹他媽的!給三哥打電話!”

看著這人慌亂中打電話叫人,這時,我手機嗡嗡震動。

“把.....把頭!”

“你們人在哪兒!有冇有事兒!”

電話中,把頭冇來由的笑了聲,說:“雲峰啊,我現在離的有點遠兒,宋老四死了冇有?”

“不,不知道,可能死了,也可能活著!”我結巴著說。

“可惜了,他冇進去?”

“冇有,他剛到門口就炸了!把頭,那個養蘑菇的死了!”

“哎.......”隻聽把頭歎聲說:“可惜,這次要能炸死宋四就好了。”

“那個養蘑菇的,我早就料到他可能是個隱患。”

“雲峰,你聽著,我們要把自己摘出去,旦出了事兒,和我們冇有關係。”

“我們有不在場證明,所有事兒,都是李爺乾的,這點,李爺自己也同意。”

“知....我知道了把頭。”

電話中,打火機的聲音響起。

把頭聲音低沉,接著說:“開始了,我做了七個計劃用來對付他們,隻要能成功兩個,宋氏兄弟全得完蛋。”

“那把頭,現在這夥人怎麼辦?他們要背宋老四下山了!”

“不用慌,他們都走不了。”

“雲峰你可以看下。”

“看看,什麼叫“青龍纏身”。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22章

邙山變天

青龍纏身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