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現場,就算過了幾分鐘,腦袋瓜子還是嗡嗡響。

當下,我舉著手機大聲質問:“把頭!你怎麼不告訴我!”

“如果我剛纔進去了,就炸死我了把頭!上山跑的急,我為了給你們報信,連剛買的東西都扔了!”

“嗬,雲峰,怎麼,你還有情緒了?”

把頭在電話中笑著說:“我需要個人事後看下現場,雲峰我瞭解你為人,這種情況下,你絕對不會露麵,你不露麵,自然也就傷不到你了。”

我無語。

“那我待會兒去哪找你們?”

“你跟著小青去就行,注意安全。”

掛了電話,看著周遭地狼藉。

此時房頂上還在冒濃煙。

不用看都知道,剛纔進去的幾個人,下場太慘了。

倖存下來的兩人,夾著昏迷不醒的宋老四神色慌張下了山。

幾分鐘後,小青龍從棵樹後走了出來。

相比昨晚,她換了身寬鬆的藍色運動衣,帶著方框墨鏡,手裡抓著把黃豆,隨手往嘴裡丟顆,咯蹦咯蹦,咀嚼著吃。

這副淡然神態,給人的感覺,就是爆炸的事兒和她點關係冇有。

我暗自猜測,可能是她做的太多,麻了。

就是麻木了,冇有感覺了。

如果他被逮到,百分知百是死刑,定是立即執行那種。

吃完黃豆,她拍拍手,點著細煙抽了口,直接轉頭往山下走。

我快步跟上。

路上我很緊張。

先不說宋老四幾人有獵槍,我怕路上哪裡埋了地雷,所以,直踩著她的腳印走。

看我老踩她腳印,她頻頻回頭側目。

前後腳下了山,眼看著宋老四被扶進了輛雪鐵龍,然後車掉頭,上了山路。

“小子給你,走吧,跟著他們。”她丟給我大串鑰匙。

“車在哪兒?”我看馬路邊兒上冇停車。

她指了指草叢。

媽的,是李爺家那輛藍色鈴木王摩托車,藏在草叢裡。

扶起摩托車,我跨上去腳踹著,招呼她上車。

上了山路。

“快點的,你怎麼連騎個摩托都這麼慢?”

我無語說:“要保持距離,我們被看到了怎麼辦?”

“軟蛋。”

“那三個人冇見過你,更冇見過我,你怕個毛?趕快的,膽子這麼小,我就納悶,銀狐怎麼會挑了你當徒弟。”

我火氣來了,直接踩到五檔,把油門擰到了底。

遠遠跟隨宋老四三人的車。

我對我的騎車技術很有信心,想嚇嚇她,所以我故意靠著山邊兒走,有時候也會故意壓彎,猛點下刹車。

冇想到人家點兒不怕,也不叫,全程麵無表情。

她雙手反抓著鈴木後擋杆,雖說和我坐在輛車上,但始終和我保持著定的空間距離。

似乎感覺到了我故意猛點刹車。

她湊近,在我耳旁低聲說:“小子,你是不是想找死?還是說,你想分開掛樹上?”

她聲音低沉冰冷,充滿了威脅。

我不敢故意點刹車了。

路不近,最後跟著這輛車到了送莊鎮。

那兩人並未把宋老四送去醫院,而是停在了鎮上處三層小洋樓下。

這天禮拜六,剛好有大集,當地人叫“趕會”。

擺攤賣什麼的都有,街上路上,人很多。

看著三人進了小洋樓,我和小青龍把摩托停在了門口不遠處。

“炸焦圈!炸焦圈!香的很呢,斤2塊錢!都來看看啊!”

“賣種子種子!來看看啊!黃瓜絲瓜西瓜,冬瓜南瓜苦瓜!甜瓜木瓜哈密瓜!啥種子都有啊!”

擺攤賣貨的賣力吆喝,吸引了不少村民駐足觀看。

我混在人群中,看向旁努了努嘴。

隻見,從小洋樓裡急匆匆出來個女的,正臉急切的打電話。

這女的二十多歲,麵容嬌好,大白天穿著身粉色睡衣,還有拖鞋,惹的周圍路過的男人,都忍不住看上兩眼。

我身旁有人就說:“彆看了,看看你那點兒出息,把嘴角的哈喇子擦擦,知道那是誰的女人嗎?你眼睛不想要了啊?還看。”

另人擦了擦嘴,小聲說:“我知道,宋家的女人嘛,用你教老子我?老子玩不到看看都不行啊?多管閒事!”

我也小聲說:“青姨,咱們接下來要乾什麼?我可提醒你,這裡不是荒山野嶺,絕不能那樣乾,因為這裡是鬨市區!”

她帶著墨鏡,買了兩塊錢炸焦圈正在品嚐。

聞言,她把焦圈扔給我,向睡衣女那邊兒走去。

隔著圍欄,她快速丟到院裡個小東西,動作很快,我冇看清。

“美女,你錢包是不是掉了?那裡。”

院裡掉了個黑色長款錢包,看著有點鼓,裡頭裝著東西。

這睡衣女扭頭看,隨手撿起來錢包,打著電話開門進了屋,連句謝謝都冇說。

“青姨,你扔的那錢包怎麼回事?裡頭有炸藥?”

她回我說:“炸這麼大房子,那點兒量的炸藥夠乾什麼?不是炸藥,是引藥,我要做場意外,冇人能查到的意外。”

“什麼意外?”

她笑著說:“操作不當,煤氣罐兒意外爆炸,炸死了幾個人而已。”

看了看時間,她又說:“宋老三也該來了,多等等,正好我塊兒收拾了。”

她眼神漸冷:“十多年前,洛陽冇人敢動我們,十多年後,我會告訴這些新人,情況依然樣。”

“這些男的.....我會個個找到他們家,全都弄死,都得死。”說完她還舔了圈嘴唇。

從這刻開始起,我開始害怕這女的了。

她和田三久是路人,敢說,更敢做,而且做的更殘忍。

計師傅讓我遠離她有道理,他冇瞎說,把頭也說:“青龍纏身”,她就像條毒蛇,會偷偷跟著人,等待時機漏出毒牙,把人咬死。

般黑吃黑,都是用鏟子或斧頭從背後拍死人,鄆城的孟老大那次,就是在墓裡次弄死了名同夥,後來抓到孟老大指認現場,次挖出來具屍體,臉都爛的認出來了,要做d

a認識。

但是,也有用炸藥的。

我記得2年,就是我剛入行那年,我聽大哥講了個笑話。在張家口赤誠縣發生了起黑吃黑,當時墓裡文物基本拿完了,人說:“兄弟,你下去看看,棺材裡還有件玉器,我給你照著明。”

這人下去以後,人抽豁子板,用雷管將盜洞炸塌,把那人埋裡頭,他自己提著東西走了。

也是牛比,結果,墓裡還有另外條盜洞,被埋這人冇被悶死,他從棺材裡,拿了墓主的大腿骨,當鏟子用來挖土,挖了三天兩夜,又順著另條盜洞挖出去了。

出來後,害他的人拿著文物早跑外地了。

找不到,他氣啊,當時就自爆了,直接去了派出所,自首。

禮拜後,二人雙雙入獄。

據說天天在裡頭打架,都想著怎麼弄死對方。

所以我說,要乾這行,定要守住“本心”,隻有這樣才能像我樣,走的遠。

你要問“本心”是什麼。

其實,我也不知道。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23章

鬨市行動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