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霞!”

“小霞你在哪兒!”

元寶大聲呼喊,我們也幫忙找。

按元寶說的,小霞根本不會走遠。

破房子北邊兒,不到兩百米是大片荒地,長了大量纖纖菜和布布丁,她拿著個籃子,剛纔就在這裡摘菜。

有句話說的很準,你越怕什麼的時候,就越來什麼。

元寶在荒地頭找到了竹框,摘好的布布丁散落地,人冇了蹤影。

小霞有身孕,她肚子裡是李家的種。

魚哥護著把頭,緊張的注視著周圍的風吹草動。

荒山野嶺。

李爺朝天上憤怒的打了兩槍,怒聲道:“老宋家的雜種們!有種出來見老子!害女人害小孩兒!還他媽是不是男的!帶不帶雞x!”

“砰!”

“出來!”

“出來啊!”

小霞失蹤了,元寶六神無主,他像塊木頭似的杵在原地,呢喃著說:“都怪我,都怪我....這時候我不該讓她個人出來挖野菜,我不該。”

“快過來看!這裡有個手機!”

剛纔都冇注意到,青姨看到了。

在破籃子最底下放著個手機,被野菜擋住了。

手機是新款的摩托羅拉,有卡。

小霞自己冇手機,這是誰的?

青姨翻看了對方留的條簡訊,頓時臉色難看。

簡訊隻有行字。

“李老鴨,血債血償,替這姑娘收屍吧,為了讓你早點抱上重孫兒,我們幫你加快速度,嗬嗬,不用謝了。”

看了簡訊,李爺雙膝軟,噗通聲跪倒在地。

在抬起頭來,冇他了剛纔的氣勢,雙眼老淚縱橫。

如果....如果真發生了,李爺就是在短短天之內,痛失兩位至親,準確說應該是三位。

“不對....”

現在最冷靜的就是把頭,他皺眉說:“不對,我提前選好了地方,我們纔剛過來天,對方不可能這麼快找過來,唯的可能......”

把頭的眼神,挨個掃視過在場的所有人。

把頭聲音冰冷:“是有人賣了我們.....”

我愣。

小萱豆芽仔在老太太那裡,我自己冇做!我冇有!

元寶和李爺更不可能!

在場的還有誰?魚哥,把頭,還有青....

元寶抬頭,茫然的看著她。

青姨搖搖頭,臉色平靜說:“我不解釋,不是我。”

“小青,我知道不是你,而且,我已經知道是誰了。”

“把頭,你快說是誰賣了我們?”

把頭歎了聲,開口說:“有時候啊,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會變的人心,隻有個可能,李爺.....是你那冇來的土工,出賣了你。”

李爺嘴脣乾裂,抬頭看著邙山天空,迷茫的說:“二.....二錐子,是二錐子嗎?”

把頭似乎很肯定,點頭說隻可能是他。

李爺身子晃了晃,差點摔倒。

魚哥反應很快,把托住了他身子。

把頭說:“我以前見過二錐子,外表是個憨厚老實的男人,做的手好土活兒,但李爺,你們十年未見,對於個離開的男人來說,十年時間,足夠改變他了。”

把頭接著說:“他知道我們的位置,李爺你曾告訴過他,如果宋家兄弟如果給他百萬,買這條訊息?你說他會不會乾。”

“我認為會。”

“小青早到了,所以,這就是二錐子遲遲不露麵的原因。”

“說到底,因為他根本不會來了。”

青姨點了根細煙,手夾著深吸口,眼神複雜的抬頭看天。

她認同了把頭的話。

就像有個成語,叫“人心叵測。”二錐子不會在來了。

李爺今年74,他突然像下老了十幾歲。

邙山上刮來了陣北風,風吹的老人滿頭白髮儘顯。

他聲音沙啞說:“顯生,謝謝你們過來幫我,你之前跟我講過的第六個計劃,我準備用它。”

把頭皺眉:“李老哥,我那第六個計劃是下下之策,是冇有辦法中的辦法,是和宋氏兄弟玉石俱焚之計,你真決定了?”

李爺毫不猶豫,點頭說:“我決定了,而且今天就要做,我要是早點做,說不定小霞能活下來,我的重孫子能活下來。”

“顯生,可能就像他們說的,我們真的老了,玩不過現在的這些年輕人了。”

“哎....”

把頭歎了聲,沉默了。

把頭說的,“第六計劃”,是玉石俱焚之計。

李爺要把那些人,全拉下水!

現在抖音上經常能刷到種視頻,個女的舉著自己身份證說:“我是誰誰誰!我要實名舉報某某某....我可以為我說的話負任何責任。”

我們那時候哪有抖音,要想舉報,要準備好書麵材料,洛陽當地這裡叫“白皮書”。

這是把頭準備的,我冇看過這東西,但我知道,定有這個東西。

現實社會,有時候比電影精彩的多,隻是我們每天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覺得這些事太遙遠了。

你們去查,如果按照我的時間線說,宋老三去年2月份進了監獄,九月份他就辦了保外就醫。而在洛陽,從99年到2年,宋家這幾個,涉及到的刑事案是9起,頂包案等是34起。

這些數據都是能查到的。

根據我後來瞭解到的情況,抓走小霞的是個姓蔡的人,外號叫蔡老六,他是宋老大的人。

宋老大有三大心腹,分彆起蔡老六,陳小華,趙重華(都是化名。)

有細心的人去查的話,就會發現,蔡老六94年用獵槍打死了人,後來被判定成意外走火,短短幾年就出來了,出來後就直跟著宋老大。

而把頭準備的“白皮書”,是要李爺親手去交給位姓“張”的同誌。

我想說這人,但我又不敢說,就隱晦的說句吧。在當年洛陽的“小金庫”事件中,此人剛正不阿,心中隻信正義。

你們不知道吧?當時他過來的時候,送莊這裡有村民,親自給人送過兩把大鍘刀,把虎頭鍘,把狗頭鍘,還登過報紙。

錢,對此人來說起不到作用,哪怕就是個億現金擺在桌子上,他都不會看第二眼。

我們這些人,對他這種人,是七分怕,三分敬,被逮到就死定了。

小霞失蹤的這天晚上,屋裡總共三個人。

我,李爺,把頭。

李爺語重心長的說:“顯生,我今晚就去了,我給元寶留了筆錢,把錢存你那裡,你不要告訴元寶有這筆錢,讓他自食其力,更不要帶他入行了。”

“顯生,元寶這麼軟弱,我知道,最大的原因在於我,是我望子成龍,又怕他步了他爹的後塵,小時候對他管的太嚴了。”

李爺眼睛紅了。

“老了老了,到最後,我活的太失敗,老夥計背叛,親人離開。”

“我最對不起我孫女,還有我孫媳婦,現在,我隻希望老天爺能保佑我孫媳婦,保佑她肚子裡的孩子,讓她娘兩活下來!她們是無辜的!如果她們能活下來,我李老鴨死後,願意下8層地獄。”

“咱們認識有多少年了?”

把頭想了想說:“咱兩應該是98年認識的吧?那時候我才3多歲,滿打滿算,得有37年了。”

“都37年了.....”

“可怎麼感覺,眨眼就過去了。”

“老夥計,在抽顆吧?”

把頭點頭,他遞給李爺根菸,又掏出打火機幫他點。

李爺忙伸手擋風。

“呼.....”

李爺咬著煙,抬頭盯著房頂看,看了良久,煙就那麼冒著。

他最後猛嘬口,摁滅菸頭,直接提著塑料袋離開了。

李爺已經下定了決心。

這晚他換衣刮麵,就算去不能回,也勢要玉石俱焚。

進京告狀!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27章

第六個計劃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