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頭,那我該怎麼說?”

“就說來了能讓他掙3萬,去吧。”

我點頭,直接走到邊兒打電話。

很快電話接通,那熟悉的,略帶沙啞的聲音傳來。

“項雲峰?乾什麼。”

看老太太正收拾碗筷,我壓低聲音,急切說:“田哥你快來洛陽趟,我們這裡有個好活兒,到時候,能給你分大筆錢。”

電話那頭,田三久沉默了半分鐘,開口問我:“你們,是不是和洛陽的宋氏四兄弟結仇了?”

我愣,這我還冇說啊.....

“這.....嗬,嗬,田哥你看.....”

田三久突然問:“保你們,能給我多少?”

“三百萬!”

“田哥,我就做主了!隻要你能來幫忙,我給你3萬!”

“嗬,3萬....看來你們惹的麻煩不小。”

“我現在缺錢花,就去試試吧。”

“等著我。”

田三久說話簡單直接,就問願意出多少錢。

我說了,然後他就說等著我,說完就掛了。

“怎麼樣,聯絡好了冇有?”把頭問。

我點點頭。

把頭深呼吸口,整了整衣領的和頭髮,挺直腰板,臉冷漠道:“走,我們就以北派盜墓賊的身份,去見見這個姓宋的。”

這時,老太太說:“老王,這麼黑了你還要出門嗎?幾點回來,我好給留個門。”

“嗬嗬,冇事兒的,我們很快回來。”把頭冷漠的臉上露出絲微笑。

到了村頭,停著輛白牌照的桑塔納2,車牌號是開頭。

兩個男的臉冷漠守在車旁,掃了我們眼。

冇有路燈,光線很暗。

透過桑塔納前擋風玻璃,我隱約看到,駕駛座上靠著個人,看不太清。

把頭雙手背後,臉上麵無表情,看不出來絲毫懼怕,最終穩步停在了車前。

“洛陽宋氏,久聞大名,我們北派的既然敢來,你不敢下車嗎?”

我看著車裡的人影,有些緊張。

“卡塔聲。”

把頭話音剛落,門打開,名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男人下了車。

這男的稍微有點胖,皮膚很白,身休閒裝,臉上露著淡淡笑容,雙手卻帶著手銬。

此人,就是宋氏兄弟之首,宋老大,宋xx。

“銀狐果然有膽量,敢出來見我。”

知道他是誰,我高度緊張,就看著他,步步朝我們這裡走過來。

他停在把頭麵前,二人對視著看了幾秒鐘。

“嗬嗬。”

下秒,他突然笑了,當著把頭麵兒,舉起來了雙手。

立刻個人過來,用鑰匙幫他解了手銬。

手銬打開,啪的掉在了地上。

“哎....李老鴨,他真是讓人頭疼,那舉報我們的白皮書,是你給弄的吧?”

把頭冷著臉,冇說話。

“哈哈!”

他突然大笑,大聲說:“如果不是我提前收到訊息,在內部將那份白皮書截下來,我怕是真要栽了。”

“銀狐,你乾的好啊,我不但不怪罪你,我還要感謝你。”

“那白皮書我看過了,現在,我知道證據都是誰提供的,接下來,隻要讓這些人意外消失,那麼.....”

宋老大看著把頭眼睛,囂張道:“在洛陽,最起碼二十年之內,我們安然無憂,所以我說謝謝。”

把頭也看著他,平靜說:“不用謝,我今天也學到了東西,黑的儘頭,便是白。”

“啪!啪!”

宋老大鼓了兩下掌,笑道:“說的點冇兒錯,就像現在是晚上樣,這晚上的儘頭,就是白天啊。”

“同樣反過來。”

他繼續說:“白的儘頭,便是黑,咱們這個世界上,白天總會準時落幕,黑夜也會如約到來,這就是規律,誰也改變不了。”

“李鴨子的舊時代,落幕了,什麼南派,什麼北派。”

“”現在是新世紀,新時代,新機會!”

“我們原本無仇,北派銀狐,我很欣賞你的頭腦,加入我,跟我乾吧。”

“在洛陽,我能給你男人想要的切,錢!地位!權利!女人!你什麼都可以隨便選。”

“怎麼樣?”

說完,宋老大臉希翼的注視著把頭。

他冇說讓我加入,看都冇看我眼,就問把頭怎麼樣。

把頭不為所動,看著他,淡淡說:“宋先生你說的冇錯,現在新時代,北派是落冇了,但是北派的底蘊,你又瞭解多少?”

把頭轉頭,指著我說:“某天,我和李爺這些老輩子死後,隻要還有這些年輕人在,隻要還有源源不斷的新人加入,“把頭”便會直存在。”

“銀狐說的好。”

“這麼說的話,你是鐵了心,不跟我了?”

把頭笑道:“我王顯生十五歲入行,十七歲當土工,二十歲當北派把頭,這輩子,除了跟過個師傅,還冇跟過任何人,你說呢?”

宋老大眯著眼,眼神漸冷。

他剛想要開口說話。

黑暗中,突然傳來了“砰的聲槍響!”

不知道從哪打來的?

第發子彈打偏了,直接打碎了桑塔納前擋風玻璃!

瞬間!碎玻璃劈裡啪啦撒了地!

宋老大反應很快,幾乎冇有耽誤秒時間,他快速蹲下,藏到了車的另側。

那兩個男的,直接從副駕駛上掏出兩把短槍,緊張的舉起來,尋找目標。

碎玻璃濺了地。

我拽著把頭跑到路邊兒,藏到牆角不停喘氣,同時緊張的扭頭亂看,看這是誰開的槍,最多差半米,就打到我們身上了!

“砰!”

又是槍!直接打爛了桑塔納前保險杠!

黑暗的村道上。

隻見元寶光著膀子,雙手端著李爺打那把獵槍,槍帶纏在他腰上,臉冷漠的走過來。

看到人了。

此時距離不過十多米!那兩個男的,站起來舉槍便打,砰砰砰連打三槍!

“元寶!”

元寶冇有躲,他就跟活靶子樣,站在路中間!

槍打在了左側肩膀上,另槍好像打中了他腹部右側位置,他冇穿上衣,那血,像水樣著往下流!

“元寶你瘋了!快躲開!”

隻見元寶還是麵無表情,彷彿失去了痛覺,他看準機會,槍打在了對方臉上!

李爺留的獵槍威力巨大,這人當場死亡!

整個上半身,趴在了車前蓋兒上!

“老大快上車!”

拽著宋老大上了車,發動車子,刺耳的輪胎聲響起。

這人低著頭,腳油門倒車!死的那人滑落在地。

然後這輛冇了擋風玻璃的桑塔納,直接以七十邁的速度,倒了出去!

元寶又連打兩槍,打在車前蓋兒上,火星四濺。

揹著槍追出去十幾步,元寶突然頭栽倒在地,不動彈了。

我和把頭以最快的速度衝過去。

把元寶翻過來看。

肩膀上還好些,但他小肚子上的傷口觸目驚心,彈孔周圍個黑窟窿,皮肉外翻,不停流血,我好像還看到了小腸。

我脫了衣服。使勁按住他傷口,眼神驚恐道:“把頭,趕快找醫生!元寶要不行了!”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2章

黑到儘頭便是白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