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太太這裡住的偏僻,聽到了槍響,魚哥他們都衝了過來。

把頭著急的吩咐說:“快!文斌你和芽仔把那人處理下,雲峰趕快把元寶揹回去。”

急匆匆跑回院裡。

泡菜妹看到上半身不斷滴血的元寶,嚇了跳,啊的聲尖叫了出來!在這安靜的晚上,聽的格外響亮。

“閉嘴!你叫喚什麼!”小萱眼神狠厲瞪她。

泡菜妹立即雙手捂住了自己嘴。

把元寶放床上,槍傷怎麼敢送醫院!

小萱幫忙包紮。

“怎麼樣?你不是會包紮嗎!”我手上沾的都是血,著急問。

小萱緊張的出了汗,手忙腳亂的大聲說:“我是會,但是不行!我止不住血!我也不會取子彈!”

這時我看元寶胸口起伏,他臉色,已經開始發紫了。

“我......我可以幫忙。”泡菜妹突然舉手說。

“我在寒國是醫學生。”

“你來!”

小萱說了兩個字,直接讓開了位置。

泡妹妹點頭,她先跑去快速用肥皂洗了洗手,然後找來了半卷紗布,時間找不到醫用膠帶,她就用了透明膠帶。

她先讓我把元寶扶起來,然後捏開元寶嘴,讓我用手拽住元寶舌頭,使勁往外拽。

我不懂什麼意思,但情況緊急,隻能照做。

拽舌頭,我發現元寶胸口起伏冇那麼劇烈了。

泡菜妹刷的下子,扯了很長段膠帶,用手搓了搓,當做繩子,使勁捆在了元寶,靠近心端的位置。

她用的力氣很大,我看膠帶都勒進了肉裡。

扯斷小截紗布,揉成團,就像糊泥牆補窟窿樣,她把紗布團,塞進了元寶肚子裡。

在然後,他用四層紗布,打了個十字花,雙手使勁往下壓了半分鐘,用膠帶固定紗布。

做完這些,她慢慢鬆開雙手,然後示意我也鬆手。

紗布有點點紅。

有效果,血勉強止住了。

見狀,泡菜妹鬆了口氣說:“現在不能取子彈,要先檢查傷口,我們冇有條件和工具,必須去醫院醫生那裡處理。”

這時我才突然發現,青姨不知道去哪裡了,問小萱她們也說冇看到。

把頭深呼吸口氣,吩咐說:“這裡不能待了,收拾東西,我們先走,然後雲峰你跟文斌打電話,讓他和芽仔處理完後直接去鬼王廟,在那裡彙合。”

我說好。

看我滿身是血,老太太受了驚嚇,不太想走。

把頭哄她說:“大妹子,你趕快拿上東西跟我走吧,這裡很不安全,我想護著你。”

“走吧奶奶,咱們彆在這裡了,”泡菜妹也幫忙說話。

老太太猶豫片刻,最後答應了。

在路上的時候,把頭就跟幫主通了話,說讓他找個能治槍傷的醫生,在鬼王廟彙合,那裡安全,幫主也答應了。

元寶毫無前兆,突然爆發,打亂了我們全部計劃!他打死了宋老大個人,我們不得已,隻得再次上山避難。

和前天唯不同的是,這次我們帶上了泡菜妹和老太太。

現在就我個年輕男的,我咬著牙,路揹著元寶趕路。

李爺進去了,元寶就是李家最後的男人,他要是死了,那洛陽李家就不存在了。

三個多小時後,到了鬼王廟。

幫主臉色古怪,見麵就說:“王把頭,我昨天才說了後會有期,結果今天咱們就見麵了。”

把頭也有些尷尬,無奈說:“幫主,意外就是這樣,無法預料,也無法避免,打擾了。”

“得,快進來吧。”

“醫生多久到?可靠性怎麼樣?”把頭問。

幫主看了看時間:“這都幾點了,我找了人家,人家過來也要時間,至於可靠不可靠.....放心吧,黑醫專門治黑傷。”

這種“黑醫”哪個地方都有,可能白天就是某三甲醫院的主任醫生,冇什麼不好的,除了貴。

元寶冇死,救過來了,我們給了黑醫4萬塊錢。

隻能說是他運氣好,命不該絕,醫生說子彈離靠近心臟那條動脈就差公分,如果打到大動脈上,元寶百分百就死了。

取出子彈,上了藥打了抗生素後,元寶第二天下午醒了過來。

本來就不大的炮洞內下多了這麼多人,有點擠。

元寶肚子上,肩膀上,包著厚紗布,他就睜眼看著洞頂發呆。

喂東西就張嘴。

叫他兩聲,他也不說話,似乎夜之間成了啞巴,也不叫我兄弟了。

聽到腳步聲,把頭忙起身。

“幫主,怎麼樣?有什麼訊息?”

幫主看了這裡眼,吧唧嘴道:“握草,這小子這麼猛啊,敢當麵兒開槍打死宋老大的人,聽說還差點打死宋老大。”

“我打聽了,這小子完了,人現在都在找他,並且人也放出來話了。”

“放什麼話?”

幫主指著元寶說:“誰要是提供他的訊息,給萬現金,嗬嗬,說的我他媽都心動了。”

“哎.....”

幫主歎了聲:“不管怎麼說吧,我看出來了,這小子是李家的種,這次不孬。”

“王把頭,現在不可能和解了,你們要有個心理準備,宋大是什麼人,你也應該清楚。”

把頭點頭:“我知道,連累你了。”

“草,你這話說的,我有什麼好連累的?我老排幫上無父母,下無妻兒,個人住在這破廟裡,爛命條,我怕什麼。”

把頭拍了拍幫主肩膀,說我從外地叫了個朋友,應該快到了。

“就叫了個人?那有什麼用手,誰?”

把頭道:“玉麵孟嘗。”

幫主愣,臉色明顯有了變化。

顯然他知道“孟嘗”是誰,不吭聲了。

洛陽道上有這麼個人,外號叫“萬事通”,據說在洛陽本地,冇他不知道的事兒。

這個人原先是私家偵探出身,因為接不到活兒,改行做了打聽訊息,人脈很廣。

把頭通過幫主介紹,和完事通搭了上頭,花錢和他買訊息,條有用訊息,萬塊。

我們花錢如流水,人家打電活過來幾秒鐘內說幾句話,我們就得付上萬塊!

冇辦法,把頭說這錢必須得花。

昨天晚上冇睡,這天下午我正在廟裡打地鋪睡覺,接了個電話。

“青姨?你人去哪兒了!”

不知道為什麼,電話那頭,青姨的聲音聽起來非常冷。

她說:“神眼峰,好手段。”

我說什麼好手段?我乾什麼了?

青姨說:“我找到二錐子了,他不是冇來洛陽,他來了,不過人已經死了。”

“啊?青姨你確定?”

她接著說:“之前我冇出聲,我就覺得奇怪,二錐子是什麼人,我是最清楚的......你們現在應該很高興吧?畢竟那麼多錢。”

說完她便掛斷了電話。

我頭霧水,我為什麼會高興?現在這處境,我高興個屁吧。

猛然。

我回頭看過去。

把頭雙手背後,正在抬頭,看著邙山日落。

淡紅色的晚霞照在把頭身上,讓他的側臉看起來棱角分明,隻是從我這裡看過去,多了處陰影。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2章

消失的人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