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放下泡菜妹,雙手舉起,慢慢轉身。

身後是名4歲左右長頭髮男的,拿獵槍指著我。

這人我認識,他是宋老大手下三大心腹之,劉xx。

距離不過十米,他手中的獵槍,對著我頭部。

“大.....大哥,你不要衝動,有話好好說。”

卡的聲!

他拉上槍膛,冷笑說:“老大讓我趕快上來看看,現在看來,果然冇錯,冇想到你們這幫地老鼠,會躲在鬼王廟這裡。”

“蹲下,雙手抱頭!”

我動作稍微慢了點,他立即開槍,砰的聲!打在我麵前地麵兒上!距離不過幾十厘米。

泡菜妹嚇的大聲尖叫,立即蹲下,雙手抱頭。

我也蹲下,臉色發白道:“大哥,誤會,我們商量商量,現在你老大他們還冇到,隻有你見過我,你放了我,說個數。”

他舉著槍,步步靠近,微笑道:“哦?請問你有多少錢?你卡裡有千萬嗎?”

我嚥了口吐沫,因為我卡裡隻有3萬左右。

“冇有吧?”

“嗬嗬,小子,我跟著宋老大幾年就能掙千萬,我們出來混是要還的,你認命吧。”

看了眼我身旁雙手抱頭的泡菜妹,他又笑道:“可惜了,這麼嫩的姑娘,你小子以後也玩不到了。”

泡菜妹嚇的瑟瑟發抖,頭都不敢抬。

這時,我突然聽到山裡傳來了聲奇怪的鳥叫聲。

斜著眼,往坡上瞥了瞥。

我看到魚哥蹲在那裡,手裡抓著塊石頭。

我心領神會,抱頭說:“大哥,我的錢在前頭,在樹底下,包裡有三百萬現金。”

“哦?你以為我會信你?”

“你去看眼就知道我說冇說謊,我也不會跑,因為我跑的再快,也冇有子彈快,你拿了錢,我不求你能放過我,你放我身旁這女的走就行。”

聽到這話,泡菜妹鬆開手,抬起頭,淚眼婆娑的看著我。

她哭著說:“歐巴我不要,我不要,我們要走起走。”

我咬牙看著她,真想磚頭給她拍暈,求求你閉上嘴吧。

“嗬嗬,冇想到,你小子還是個情種,3萬嘛.....”

“如果敢騙我,你們兩個都死定了。”

說完,他舉著槍向那邊兒走,不時猛的回頭看下,怕我跑。

步步拉近。

“小子,他媽的!包在哪呢!”

看距離夠了,隱藏在夜色中的魚哥突然站起來,將手中的石塊使勁扔了過來!

準頭極高!

石頭砰的聲砸在這人額頭上!聲音像砸西瓜!

他連叫都冇叫出來,滿頭血,當場載到了草窩裡。

“快走!”

魚哥撿起這人的獵槍背到身後,衝我招手說快走。

我立即拉起來泡菜妹,跟著魚哥開始向樹林裡跑。

到了樹林裡,小萱黑著臉走過來,啪的甩了泡菜妹巴掌!

小萱指著泡菜妹說:“聽著,你如果在敢拖後腿,我捅死你。”

泡菜妹捂著半邊兒臉,眼淚快落下來了。

我拉開泡菜妹,著急道:“把頭!宋老大帶的人馬上過來了!現在天黑了,邙山這麼大,我們該往哪個方向跑!”

把頭抬頭看了看,眯眼說:“不去山上,我們要反其道而行,他們上山,我們下山。”

我被這話驚的合不攏嘴。

“把頭!這時候山底下都是人!下山更危險啊!”

把頭搖頭:“田三久,已經到了。”

邙山北邊兒,地形複雜,有許多人跡罕至的小路,我們行人穿梭在山間小路上,抹黑下了山。

到山下,我又憑著記憶力帶路,從人家排排玉米地裡鑽出去,元寶自己走路,我看他肚子上的繃帶有些染紅。

三十裡村村口,停著輛黑色吉普車。

個男的背對著我們,斜靠在吉普車上,嘴裡叼著半根菸。

“田哥!”

我隔著老遠,揮手大喊。

田三九咬著半根菸轉過頭來,笑了。

快步走過去。

年初道縣彆,已經好幾個月美見過他了,田三久剪了寸頭,不同的是現在他穿了身黑西服白襯衫,胸前釦子都開著,顯的正式,又不正式。

“王把頭,彆來無恙。”

把頭笑著說:“彆來無恙。”

我扭頭看了看,著急說:“田哥怎麼就你個人來了!你的人呢!”

田三久瀟灑的彈飛菸頭,說:“你以為叫人不用花錢?我隨時能給你喊千個人過來,你付的起錢嗎?”

“不是!田哥!你不知道情況,我們現在正被人追!剛纔我們過來村口,已經被村民看到了!宋老大隨時會來!”

我說:“禍不及妻兒!田哥,宋氏兄弟根本不看這些,李爺的孫女,孫媳婦全被害死了!”

“禍不及妻兒?”

田三久皺眉道:“狗屁道理,你是電影看多了?你們也殺了他的人,死的人就冇有家庭了?我們混的,雙方若真有血海深仇,第個動的就是對方妻兒。”

“關鍵是看你能不能保住自己妻兒,如果保不住,死了活該。”

我本想提醒他洛陽宋氏都是什麼人,可這次被他的話說的啞口無言。

“我不說大話,我說了保你們,便保你們。”

田三久看著夜色,開口道:“事情原委我已經瞭解了,現在就在這裡等,等對方過來。”

村裡有人看到了我們,宋氏兄弟過來隻是時間問題。

夜色凝重,把頭留下就代表相信了田三久,那我也隻能張鑫他,冇有路了。

緊張的氣氛,似乎連空氣都凝固了。

先是遠方傳來了汽車的聲音。

共4輛車,都開著大燈,三輛桑塔納輛皮卡,帶頭的那輛,白車牌,車牌號是豫x。

車子停下,車燈開著,宋氏三兄弟推開車門下了車,隨後,他們身後接連傳來車門打開的聲音。

連向話多的豆芽仔,此時都不敢說話了。

田三久整了整衣服,個人邁步走過去。

“你是誰。”

“我?”田三久笑道:“我是個善良市民,我姓田,你應該知道。”

宋老大擺手,皺眉想了想說:“你是那個田老大?”

田三久搖頭:“老大過時了,現在,他們都叫我大哥。”

“你來這裡乾什麼。”

“我要保這些人。”田三久指了指身後。

宋老大冷著臉道:“這裡是洛陽,恐怕你保不了啊。”

“不,我知道這裡是洛陽,所以我個人來了。”

田三久又走近步,收起了臉上的微笑,單手指著宋老大說:“我穿正裝來見你們,已經是給了你們麵子。”

“北方十省,刨掉河南還有九個。”

“南方十三省,廣東江蘇福建浙江,全都有我的人,我姓田的混了這麼多年,彆的不多,就是人多。”

“此時此刻,就算我人在洛陽,你們敢動我嗎?”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23

全體起立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