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著宋氏三兄弟說:“就算我在洛陽,你們敢動我嗎?”

這話太囂張了....

這也是田三久貫的風格。

如果對方是個二愣子,說不定就會瞬間動手,我們在吉普車這裡看的很緊張,尤其是泡菜妹,她抓著自己衣服角,抓的非常緊。

宋老二在四兄弟中最沉默寡言,有傳言說,他手上乾過的“臟活”最多。

互相盯著對方臉看。

過了幾秒鐘,宋老二陰著臉,聲音低沉說:“我聽說過你的事田老大,也知道有很多人甘心替你賣命,但你這次過界了,我現在,就可以槍打死你。”

“是嗎。”

田三久麵露微笑,低頭說:“來,朝我這裡開槍。”藲夿尛裞網

“我數三個數,你要是不敢,就彆在說話了。”

田三久低頭念道:“三。”

“二。”

此刻,宋老二臉色鐵青。

我都能看到,他太陽穴上的大青筋都爆起來了,顯然是在極力壓製著情緒。

“!”

田三久抬起頭:“不敢?好了,你彆說話了。”

“宋老大。”

“聽著。”

田三久聲音洪亮道:“這次我保了他們,事後我得三百萬,你手下不是死了幾個人?我給你百萬,賠你人的命。”

宋老大低頭點了根菸,深吸口,指著我們這邊兒的元寶說:“其他人,我給你麵子,但這個人之前當著我的麵兒,打死了我的個兄弟,他不行。”

“不。”

“那年輕人你也不能動。”

田三九冷聲道:“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們就開戰。”

“明天早上會來2個人,明天下午,還會來2個人,隻要你們不認輸,我就能直叫人。”

宋老大此時眯著眼:“田老大,像老三說的,如果我們現在打死你呢?然後可以把你埋邙山上。”

“嗬嗬。”

田三久輕鬆道:“怎麼說你也混了十多年了,你聽誰說過,我有害怕過?”

“不過,我難得來趟洛陽,也給你帶了點好東西。”

隨手從懷裡掏出個信封,遞過去。

宋老大眯著眼,接過來對著車燈打開。

這看,他臉色瞬間變黑,變得極其難看!

田三九慢慢從他手中抽回來信封,直接用打火機燒了。

火苗升騰,抖了抖丟掉,田三久冷著臉說:“相信我,我這人什麼下三濫的事兒都能做出來,在對付敵人的時候,我是冇有底線的。”

“當然!”

聲調陡然提高,田三久道:“除了百萬,我本人,可以額外答應你個人情。”

“旦你們幾個以後出了事,可以打我電話,來外地找我,我保你們。”

“給你們五分鐘時間考慮,好好想想。”

說完,田三久直接靠在桑塔納車前蓋兒上,開始吞雲吐霧。

宋氏三兄弟都臉色陰沉,大概過了幾分鐘。

宋老大兩步上前,臉上露出淡淡微笑。

他伸手出,聲音洪亮道:“田老大,歡迎你來洛陽。”

田三久也笑著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手說:“洛陽是個好地方,聽說你們這裡牡丹花不錯?我來前還想摘兩朵拿回去。”

二人現在就像失散多年的親兄弟,宋老大笑道:“唉,田老大哪裡的話,這月份牡丹都敗完了,不過我們洛陽的女人個個都比牡丹好看,可是熱情的很啊,哈哈。”

就這時,宋老大身旁跟的名心腹,名叫張xx,他笑道:“田老大,我聽道上人說,你老婆骨折坐輪椅了?嗬嗬,那她還能伺候得了你嗎?要不兄弟給你安排下?”

聽到這話。

田三九臉上的笑容點點消失,看著這人問:“你剛剛說了什麼?”

“嗬,我說你老婆....”

突然砰的聲!

這人笑著剛準備說話,正腦門上,出現了個彈孔!

絲猩紅的血,慢慢流了出來。

眼睛睜的滾圓!

他看著田三九,身子失去支撐,仰頭靠在了車門上。

當場死亡!

切發生的太快!

快到宋老大剛纔的笑容,還定格在臉上。

不經意收回手槍,田三久拍了拍宋老大肩膀,說:“你這手下嘴上冇把門,你彆介意,希望彆影響到咱們的談判。“”

其他人當即就要衝過來,宋老大馬上擺手。

他臉上強行擠出絲笑容,深深看了眼我們這裡,直接上了車。

砰砰的上車關門聲傳來。

四輛車依次掉頭,漸漸開遠了。

看著車隊離開,田三久脫了上衣,隻穿著白襯衫走過來。

他神態略顯疲憊,說:“宋家兄弟不會在動你們,此事到此為止。”

“田......田哥?這就冇事兒?”

“先回去在說,這裡不方便說話。”

回到老太太住的偏僻小院兒,鎖上門,他整個人靠在了椅子上。

把頭坐在他旁邊說:“孟嘗,你答應給宋家兄弟百萬,也算破費了。”

“嗬嗬,沒關係,總的算下來,我還掙王把頭你兩百萬。”

“來,田哥抽菸!”

幫他點上,我隨口問:“田哥,我就冇見過你給對手送過錢,還有,你剛纔燒的信封裡是什麼?”

他說:“信封裡是地址和照片,是宋老大和他前妻生的兩個女兒,如果他不同意,我隨時都能派人搞她女兒。”

“剛纔當著他手下人,我燒了信封,不當眾說出來是給他麵子,同時主動說陪他百萬,也是給他個台階下。”

聽瞭解釋,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

江湖有打打殺殺,也有人情事故,這叫打巴掌在給顆甜棗。

屋裡燈泡度數不高,田三久往自己後背摸了兩下,我看他手上突然沾了不少血跡...

“田哥....你這是.....”

“冇事兒,之前受了點小傷,連續開了兩天車過來,傷口有些裂了。”

我說那哪行,你不吭聲,要趕快處理啊!

這時泡菜妹忙說:“田叔叔,去我屋吧,我抽屜裡還有繃帶,我幫你重新包下。”

田三久隨手撩起衣服看了下。

我看到了,那哪裡是什麼小傷!他後背,在腰部靠上位置,有條兩寸半的口子,是刀口,之前縫的線開了,現在皮肉外翻!

泡菜妹捂住了嘴,說趕快吧田叔叔,很嚴重,要止血消毒,在重新包紗布。

人走後,把頭問神色冷漠的元寶:“元寶,你是不是還想著報仇。”

元寶冇說話。

“哎....”

把頭歎了聲,似乎想說什麼,又欲言又止。

我知道元寶回不去了,從槍打死宋老大手下的人開始,他就變了。

屋裡氣氛沉悶,我起身離開,想著去看下田三久傷怎麼樣,有冇有有什麼我需要幫忙的。

到東屋門口,我透過窗戶往裡看。

田三久脫了上衣,正坐在椅子上。

泡菜妹正幫他綁紗布。

我看泡菜妹臉有些紅,她右手,不斷在田三九上半身摸索。

似乎感覺到了異樣,田三久微微皺眉。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24章

壓製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