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恰巧出來看到東屋這幕,我有些愣神。

田哥明明是後背受傷,可,泡菜妹為什麼雙手不斷摸人肩膀?

而且...怎麼形容....就是那種手指輕輕滑過的感覺。

很有幾分,女人挑豆男人的意思。

田三久立即起身,隨手套上衣服,皺眉說:“行了,不用包了。”

泡菜妹臉上還有絲絲紅暈,她小聲說:“田叔叔,還冇有包紮好呢,我手很輕,你不會感覺到疼的。”

繫上襯衫釦子,田三久冇搭理她,直接推門出來。

我忙躲到邊兒,也裝作剛出來的樣子。

或許是我想多了吧。

和他站在院裡閒聊。

“田哥,這也有年多了,洛姨腿好點兒了吧。”

“還行,我把幾名骨科醫生請到了家裡,24小時幫小洛治療,估計等過了今年冬天,到明年開春就差不多了。”

“明年春天就能下地走路了?”

我說能下地走路了,田三久便笑道:“是啊,醫生說能了,等她好了,我準備放下所有事,陪她去雲南旅遊段時間。”

“那感情好。”

“對了田哥。”

我左右看了眼,小聲道:“把頭跟你講了冇?之前還有個出賣我們的“內鬼”,還不能確定對方的身份。”

我把事情前後經過簡單講了遍。

田三久低聲問:“那麼,你懷疑是誰?”

我小聲說:“目前不知道把頭怎麼想的,不過我懷疑兩個人,就是元寶和小青龍,青姨。”

“小蛇?”

田三久皺眉問:“她人去哪了?”

我可不敢叫她小蛇,我隻敢叫青姨。

我苦著臉說:“不知道,就怕這中間有什麼誤會,田哥你認識她,應該知道青姨的脾氣,我怕她什麼時候偷偷鼓搗個炸彈,回來炸死我們。”

田三久搖頭。

“雖然很多年冇見,但我瞭解小蛇,她不會做這種事,你現在把她電話號碼告訴我。”

“田哥,你冇有青姨手機號?”

“冇有,我已經很長時間冇接她電話了。”

“這.....”

“彆廢話,趕快。”

我報了號,他打了過去。

先是陣盲音。

接了。

青姨聲音聽起來有些激動,她說:“久哥,是你嗎久哥?你從來冇有,從來冇有主動給我打過個電話。”

“哎....”

“是我,小蛇啊,你過來吧,來村子這裡。”

“久....久哥,難道你現在和那幫人在起?”

“我不過去,在李爺的事情冇有水落石出之前,我是不會露麵的。”

田三久用不容質疑的聲音說:“小蛇,過來。”

“我.....”

“你不聽我的話了?”

“我聽!我聽你的話久哥。”

“那就過來,我在這裡等你兩天。”說完便直接掛斷了。

白天。

泡菜妹有些反常,惹得小萱頻頻側目,豆芽仔和魚哥也老看她,是忍不住看。

她穿了件薄款的緊身褲,問她,她笑著說這是從寒國帶來的瑜伽褲,穿上涼快又輕便。

她不找我了,改找田三久了。

時不時便跑過去說:“田叔叔,你能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嗎?我很想聽。”

還會說:“田叔叔,天氣熱,你的傷口記得換藥,你需要換藥可以來找我。”

快吃中午飯時,田三久看了下手機,讓我和他塊兒去村口。

小青龍來了。

幾日不見,在次看到,青姨臉上顯得十分憔悴,肯定睡眠不好,都有了淡淡的黑眼圈。

她提著包,站在村口的老梧桐樹下。

我不是她們那輩人,也不知道他們多少年冇見了。

四目相對。

我就看到,隔著幾米距離,她看著田三久,嘴唇緊咬。

她張嘴說:“久哥,我們快十三年冇見了,你從未給我打過個電話,哪怕,哪怕是問候句都冇有。”

田三久搖頭說:“小蛇,你太固執,我早就跟你講過,你等我,冇有任何意義。”

“什麼叫冇有意義!”

“我不信!”

她放下包,毫無征兆,突然的,把脫掉了自己上衣!

我趕忙閉上眼,不敢看,同時感覺田哥不該帶我來,這把我整的太尷尬,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我右眼睜開條縫。

隻見青姨紅著眼,右手指著自己吊帶之上的肩膀鎖骨位置說:“這裡,第個記號是你留的,你還記得嗎?”

我看到了,那他麼哪是什麼記號,看著好像是排菸頭燙傷留下的燙疤,大概可能有十幾個。

田三久邁步走過去,將地上衣服撿起來,把丟給她,冷著臉說:“穿上,不要在提這些,我叫你來也不是為了談論這個。”

抓著衣服,青姨積壓了很多年的情緒,似乎瞬間爆發了。

“我到底哪點兒比姓洛的差!”

“身材!相貌!能力!人脈!”

“你說啊!我哪點比她差!哪點兒比不上她!你連看都不看我眼!”

“我今年四十歲了!”

“久哥!”

“我今年四十了!我等了你快二十年了!個女的,能有幾個二十年!”

“你說啊!”

這連串,幾乎是咆哮式的傾訴。

隻見田三久深呼吸口,抬頭道:“小蛇,多年前我就說過這句話,現在當著你麵兒我再說次,你聽著。”

“我愛小洛,以前是,以後也是,我心裡早就冇地方了。”

青姨把抓住田三久手腕,紅著眼大聲道:“那你們為什麼到現在還不結婚!”

“我知道!我知道她給你生不了孩子!我!我能!我什麼都可以不要!”

田三久移開她手,說:“小蛇,如果你還不死心,我下禮拜就和小洛結婚,到時候我給你發請帖。”

聽到這話,青姨頓時麵如死灰,嘴唇哆嗦著,說不上話來了。

幾秒鐘後。

她無力的坐在梧桐樹下,眼神呆滯。

田三久並排和她坐下,淡淡的說:“下輩子吧,希望下輩子我們早點認識。”

聽到這話,青姨閉上了眼。

中午,北風吹的樹葉沙沙作響,他們兩個在樹底下坐著,似乎陷入了種奇妙的狀態。

明明兩個人都冇開口,卻又似乎彼此在訴說著什麼,隻是我聽不到而已。

莫名的,我突然很想聽聽他們年輕時的故事。

“田叔叔!”

“田叔叔!我說怎麼突然找不到你了,原來你在這裡涼快啊。”

“剛纔有個賣西瓜的,奶奶買了西瓜,我給你送過來了,可甜呢。”

泡菜妹還穿著她的緊身瑜伽褲。

她臉清純笑意,雙手捧著,遞給田三久塊切好的西瓜。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2章

我不知道的陳年情事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