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雲峰,找個好地先堆著,彆傻乎乎的放人家地裡。”

“二哥放心,我知道。”

青白土不算多,我從揹包裡拿出來七八個小袋,一點點分開裝好堆在了一起。

“唉?”

此時孫老二在土坑裡,手上的旋風鏟忽然停了。

“老二,咋了?”眼把頭在上麵問。

“把頭你看,”他伸手抓了一把土說,“越往下越濕,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保不齊下麵坑裡有積水。”

王把頭皺眉道:“水坑?不會這麼點背吧.....你在下二十公分試試。”

孫老二點點頭,又開始往下挖。

“二哥,不能下了!這下麵就是墓道,百分百有積水!”孫老三急聲喊道。

“墓道有水,就算我們打下去,盜洞被水一泡!根本立不住!”

眼把頭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媽的,冇算到這一步,老二老三先上來,摸水洞子我們時間不夠。”

孫家兄弟先扔上來旋風鏟,隨後兩腿抻著盜洞爬了上來。

“把頭,我敢打保票,在往下打一米五,肯定能見到灌頂!”

灌頂說的是石頭墓頂,明清時期的磚頭墓頂叫劵頂。

孫老二點了支菸,他看著自己挖好的盜洞,眯眼說:“把頭,都走到這了,要不要拚一把?”

“老二你的意思是?”

他彈了彈菸灰,冷聲說:“叫一顆痣把壓縮水泵和小發電機送過來。”

王把頭立即搖頭說:“抽水?那風險太大了,這時節不下雨,照順德這邊的溫度來看,坑裡肯定不會結冰,要是兩小時抽不完積水,等天一亮,咱們全得完蛋,功虧一簣啊。”

“二哥,我也同意把頭的意見,目前來看墓道裡有積水是肯定的了,要是積水太多,單憑一台水泵可抽不完。”孫老三皺眉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他媽怎麼辦,一鍋肥肉摸的到吃不著!”

王把頭摸著下巴考慮了一會兒,他突然轉身問我:“雲峰,你覺得呢?咱們是收手下山還是繼續乾?”

兩兄弟也扭頭看向我。

“啊?”

我正蹲地上分土呢,冇想到他會突然問我。

想了想,我當時就說了一句。

“把頭,我要掙錢。”

“精辟!”孫老二哈哈笑道:“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把頭,這小娃都不怕,咱們還怕個球!”

對講機紅燈一亮,眼把頭當即說:“聯絡一顆痣,讓她在一個小時內把東西送過來,晚一分鐘,事後分錢少她一個點。”

兵貴神速。

這是我第一次見後勤辦的組織能力,不到一個小時,一台水泵,一台小型發電機,準時的派人給我們送到了地。

水泵一到,孫老二捲起褲腿,直接拿著鏟子下了盜洞,隨後不斷有泥土從下麵扔上來,那些泥也越來越濕。

幾十分鐘後,隻聽坑下孫老二大喊了一聲。

“臥槽!冒大水了!”

他剛上來,地下積水已經冇過了大半盜洞。

接好發電機和管子,王把頭直接把抽水泵扔進了盜洞裡。

下麵咕嘟咕嘟冒水,上麵不停的抽水排水。

當時也是我們運氣夠好,水泵抽了冇多久水就小了下來,也冇泡塌剛打好的盜洞。

眼把頭收上來水泵後說:“老二,直接下針,把灌頂打穿!”

“針”是盜墓行裡一種特製的尖頭破碎工具,尖頭是金剛石做的,專門用來鑿穿灌頂,威力很大。

盜洞下傳來陣陣鑿石頭的聲音。

孫老二的聲音隨後傳來,“把頭!通了!”

眼把頭當即臉上露出笑意,他看了下時間說:“抽水耽擱了不少時間,雲峰,你也下去吧,多一個人多一雙手,抓緊時間,能拿多少拿多少。”

我當時一愣神,就問他:“把頭,不得跑跑風?萬一下麵冇空氣了怎麼辦。”

眼把頭笑道:“嗬嗬,你呀你呀,雲峰你想想,墓葬要是密封的好,還能灌進去這麼多水?”

“放心吧,下麵空氣循環冇問題的。”

隨後我帶著頭燈,生平第一次下了盜洞。

灌頂被孫老二破開了一個大洞,我雙腿抻著盜洞兩邊,一點點的往下落。

灌頂離著下麵墓道還有兩三米,我一看這麼高,當時就有點害怕了,不敢往下跳。

墓道裡還有些積水,能淹住人小腿肚,孫家二兄弟都站在水裡。

“跳啊雲峰,冇多高!等下我們托你上去!”孫老二帶著頭燈,抬頭對我喊。

當即,我心裡默唸了一聲老天保佑就跳了下去,結果冇落穩摔了個狗吃屎,喝了一大口墓道裡的積水。

“雲峰,你以後得練練,你看你這細胳膊細腿的,冇事吧?”孫老二笑著把我扶了起來。

這條墓道是十字形狀,我們現在的位置在中間,前麵左右有拐彎,連接著東西耳室,直著往前走就是主墓室。

孫老二挫手笑道:“我們運氣還不錯,墓道冇塌,看這製式還是西週中早期的諸侯,這種等級,前麵主墓室肯定有封門石,要塌了就不用廢力氣了,就算封門石還在也沒關係,老三對付這種東西可有一手。”

“是吧老三?”

“二哥你太誇獎了,”孫老三盯著前方的黑暗說道:“三噸以下的封門,隻要裡麵冇頂自來石,我還是能整開的。”

先去摸主墓室,然後去東西耳室,這是當時我們的計劃。

我們三趟著水往前走。

就這時,前方水麵上飄過來一個紅色的東西。

“這.....這啥?”孫老三從水裡撈出來了這東西。

攤開一看,這從前麵主墓室衝過來的,竟然是一張現代人用的粉紅色毛巾....而且毛巾上還印著品牌商標。

見到這毛巾,孫家兄弟臉色十分難看。

孫老三一抬頭,頭燈照亮了灌頂。

看的很清楚,在灌頂西北角處,有一個直接打通下來的小洞,小洞周圍的石頭灌頂都開裂了,是密密麻麻的開裂。

“草!”孫老二一把扔掉了手裡的毛巾。

他看著灌頂上的小洞說:“這他媽是衝擊鑽打下來的,原本裡麵放了炸藥,這幫狗日的冇有金剛針,他們想炸開灌頂!這條毛巾是堵住小洞減少爆炸動靜的!”

“這西周墓被人摸過了!”

“肯定是南邊那夥人搞的,我們廢了這麼大勁!”

“這是撿破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