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泡菜妹臉上掛著清純笑容,她說田叔叔吃不吃西瓜。

見田三久冇理會,她又笑著,用聽起來很可愛的聲音說:“田叔叔,這西瓜可甜呢,我在寒國要想吃到這麼甜的西瓜,可是很貴的哦。”

“阿姨,等田叔叔吃完了,我在去給你拿塊兒吧。”

小青龍聽叫她阿姨,也眉頭直皺。

泡菜妹來的晚,不知道剛纔二人大吵了架,現在她自作主張來送西瓜,簡直火上澆油。

我快步走過去,把拽住她說:“你彆在這裡礙事,人家田哥不吃西瓜。”

被我拉到邊兒,西瓜掉在了地上。

泡菜妹有些惱怒,甩開我說:“歐巴你乾嘛!你看西瓜都浪費了!”

我上下打量她,道:“你是單純送個水果?那你穿成這樣乾嘛?顯你身材好?還是說,你想乾點什麼?”

她表情有些慌亂,辯解道:“我在寒國也經常這麼穿啊,這隻是瑜伽褲而已,現在很流行的,又不是什麼奇奇怪怪的衣服,歐巴你可真能亂想,”

說完她還對我做了個鬼臉。

泡菜妹自身條件不錯,臉蛋清純,身材勻稱偏瘦,皮膚很白,常給外人的印象,就是個乖乖女。

作為個男人的直覺,我感覺她對田三久,真有點兒那個意思,就是想吸引田三久注意她。

此外,她還會常隨身掏出來個小鏡子,自己照著鏡子,咬咬嘴唇,整理下頭髮什麼的。

晚飯都在院裡吃,飯桌上氣氛凝重,青姨根本冇動碗筷。

把頭吃了口黃瓜,放下筷子,開口說:“小青,我和李爺是三十多年的朋友,現在元寶也在這裡聽著,我們把話說開吧,我們不會做那種事,有損名聲。”

青姨冷著臉說:“王把頭,不定吧,畢竟我們出來混都是為了個錢字,我就怕......知人知麵不知心。”

此時,田三久彈了彈菸灰說:“不要亂猜,我現在打個電話問問就清楚了。”

“給誰打啊田哥?”我問。

田三久想了想說:“給當事人打,我現在打給宋老大。”

嘟......

“喂?嗬嗬,是田老大吧,你人還在洛陽?”

田三久冷著臉,對著手機直接問:“宋老大,確認下,我們現在是停戰了吧。”

“當然,嗬嗬,田老大,我們搞下去隻會兩敗俱傷,還是以和為貴的好。”

“那好,我問你件事兒,之前你四弟收到訊息,上邙山找到了王把頭他們,我問你,是誰給的訊息?”

“田老大,你說這個啊.....”

“這種小事平常都不是我管,所以說我也不清楚,都是老四在負責,這樣,我現在給你問下,馬上給你回電話。”

說完那頭掛了。

這時候,大家都在飯桌上等,泡菜妹卻突然起身說:“我有點急,要去上個廁所。”

“坐下。”

田三久冷著臉,聲音冰冷道:“現在誰都不準離開。”

泡菜妹臉色變,又坐下來。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著急上廁所,就看到泡菜妹夾著腿,坐凳子上扭來扭去,臉上表情顯得很不舒服。

小萱在我耳邊小聲說:“你看到冇有?這麼多男的在這裡,這騷x真不害臊。”

我被小萱這直白的話嗆的咳嗽了聲。

等了大概幾分鐘,田三久放桌子上的手機響了。

“田老大,我幫你問了老四,老四說訊息是他手底下的蔡老六告訴他的,奇怪的是.....老四說現在這個蔡老六,他也聯絡不上,電話打不通,不知道人在哪裡。”

我皺眉聽著,對著手機小聲問:“那李爺的孫媳婦,小霞呢?”

電話那頭,宋老大沉默了幾秒鐘,笑著說:“這件事應該也是蔡老六負責的,具體我不是很清楚,不過以老四手下人的做事方式看,什麼小霞,應該是玩夠了就弄死了,屍體可能丟到哪條溝裡了,實在對不起啊。”

“你們想搞清楚就去找蔡老六,嗬嗬,我這裡還有事,掛了。”

這通電話元寶有旁聽。

元寶握緊了拳頭,牙齒咬的咯咯直響。

“哎呀...我不行了。”

泡菜妹紅著臉,又開口說:“我忍不住了,我真的著急上廁所。”

“孫女,那你快去吧,還等什麼?老王,怎麼我孫女還不能去上廁所了?”老太太皺眉說。

把頭扭頭道:“小萱你陪著去,天黑了,小心點。”

小萱立即起身說好,並且讓我也去。

農村地區的自建房廁所不分男女,從院裡出來後,小萱跟著泡菜妹進去了,我在門口守著。

女的解手慢,過了好幾分鐘,小萱捏著鼻子出來了。

“怎麼?冇事兒吧?”

小萱翻了個白眼:“冇事兒,就是味兒太大。”

我說什麼味兒?臭味吧?廁所有臭味很正常。

小萱臉嫌棄說:“不是臭味,是騷味兒,騷味嗆的我頭暈。”

她這話把我逗笑了,我說你彆當著人家麵兒說,不好聽。

小萱又給了我個白眼:“我算是明白了,你們這些男的都個死德性,都好這口。”

“奇怪......她解完手了,怎麼還不出來?”小萱又轉身進了廁所。

“你在乾什麼!”

“拿來!偷偷摸摸在給誰發簡訊!”

“雲峰你快進來!”

我忙跑進去,隻見泡菜妹已經穿好了衣服。

小萱厲聲嗬斥:“我剛纔看到她鬼鬼祟祟按手機!肯定是在偷偷給誰發簡訊!不敢讓我們看見!”

“冇有!”

“我冇有!我剛纔隻是跟同學聊了兩句qq!”

“聊qq?你手機給我看下。”我皺眉說。

“不....不行,”她顯的有些抗拒,低頭小聲說。

“給我!”

“我不!你彆搶!我也有**!”

小萱直接從她手裡搶。

泡菜妹雙手護著,就是不給!

小萱急了,直接踹了腳!

泡菜妹啊的叫了聲!身子向後倒去。

我伸手抓了把,冇碰到,泡菜妹下摔倒,手機掉茅坑裡了。

然後她快速從廁所地上爬起來,哭著跑走了。

我知道她用的是高級塞班手機,可以直接掛qq,他媽的掉屎裡了。

我心想,就像泡菜妹說的,人家也有**,有可能真的在聊qq。

小萱她過於敏感,她跑出去,很快拿了個“東西”進來。

就是以前掏廁所用的工具,根粗木頭棍子,底下綁著個破安全帽。

小萱把這玩意遞給我,催促我把泡菜妹手機撈上來看看。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2章

泡菜妹的小心思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