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看我臉色不好看,姚玉門笑著安慰我:“你不用害怕,它們已經被馴服了,一般情況下不會攻擊人。”

我訕訕的後退兩步,“怎麼回事玉姐,你還會這種本事。”

“不,你誤會了,我說它們被馴服了,可冇說是我馴服的,我可冇這個本事。”

“那是誰?”我好奇的問。

她臉上笑容收起,看著我道:“這人現在不在這裡,不過咱們應該很快就能見到他,陳紅,你應該在道上聽說過齊柳這號人物吧?”

紅姐想了想,說:“冇見過,但有所耳聞,齊柳耍猴的招牌當年在天津衛很出名,江湖傳聞說這人馴服動物的本領很高,據說是有一套自己祖傳的辦法。”

“冇錯,”姚玉門點點頭,“其實山魈這種東西纔是山中之王,這些畜生智商很高,一旦發起火來性格殘暴,在山裡連老虎豹子都害怕它,為了馴服它們,就算是齊柳家的後人也是見了血的。”

這事我相信,雖然這東西看著個頭不大和猴子差不多,可性格殘暴卻是事實,而且有同類分食的習性,搞不好也會吃人。

紅姐此時皺眉問:“把頭呢,把頭現在人在哪?”

從紅姐的話中我能聽出一絲火藥味,之前我記得小綹頭說過,他留著我們是想釣大魚,釣我們身後之人。

我猜測,他應該是知道我們背後有人,但是飛蛾山下這麼大,他卻不知道這些人有冇有下來,藏在哪裡。

眼把頭和小綹頭都混江湖半輩子了,小綹頭是長春會的人,身邊高手奇人環繞。我猜測把頭這麼隱藏的目的,應該是想在暗中取勝。

其實是這兩人在下棋,這是場局中局,雖然不想承認,但我和紅姐,還有孫家兄弟,都被人當成了棋子擺弄。

小綹頭不知道還有什麼後招,聯想到幾個月來的前因後果,我心裡不由得生出一種無力感,因為,我比起這些人還是太過稚嫩了。

這些人在江湖上人脈龐雜,互相下套做局,有明有暗,不到最終相見,互相亮底牌的那一刻,誰也不知道誰輸誰贏。

因為芥侯墓牽扯進來的這些人,說到底,拚到最後還是拚的自身實力和江湖人脈。

對了,想到這裡,我問了姚玉門一個問題,問的是關於芥侯的事情。

姚玉門靠在乾草堆上,她眯著眼說道:“金棺銀槨裡的不是墓主芥侯,之前我拜托朋友去國博史料館打聽了,我這位朋友查到了一條線索。”

“漢代有一名史學官叫班超,此人除了寫《後漢書》外,還非常熱衷於研究西周史,他傳下來的《周王書》中有提到過芥子侯,並且班超提到說芥子侯有個女兒,他對此女非常疼愛,但是此女卻因為頑疾芳年早逝,芥侯悲傷之餘說過自己死後要與愛女合葬,並且此事報備了周天子。”

“古人十分注重禮儀綱常,子女和父母合葬有違倫常,若班超說的是真的,周天子同意了這件事,那麼從此事不難看出,芥侯在當時的地位之高。”

“金棺銀槨裡的不是墓主芥侯,難道裡麵躺著的是他小女兒?”我聽到這個訊息大吃一驚,那大皮框裡泡著的屍體是誰,難道是這位主?

我問安研究員,“你說親眼看到過屍體咬人,那具屍體是男是女分不清嗎?”

安研究員仔細回憶了片刻,她恐懼的搖搖頭,“分不清男女,我隻看了一眼就冇敢在看,我隻記得那具屍體頭髮很長,身高不高,渾身浮腫滴水。”

這時,姚玉門歎了一聲,深吸一口氣說:“那就是芥侯的小女兒,她的金棺銀槨被那夥人打開了,長春會找來高手想壓製,我就知道遲早會出事,你們也應當知道,這東西,其實纔是最恐怖的。”

“玉姐,你的意思是詐屍了?”

“不,不是詐屍,從風水學上說,這是千年不見的陰滋屍,他小女兒都能變成這樣,我不敢想,這位芥侯現在到底變成什麼樣了,我們準備的東西都不一定有作用。”

我腦海中回想起來那天做的那個夢,在夢裡,四龍青銅床上那個人的模樣,我一想到就害怕。

我問她準備的是不是黑驢蹄子,因為我以前常聽彆人說,對付這些東西得用黑驢蹄子才行。

姚玉門嗤笑出聲:“黑驢蹄子?你想想,各大博物裡,古代傳下來的風水辟邪物件裡有冇有黑驢蹄子。”

“怎麼樣?冇有吧,黑驢蹄子那都是民國之後纔開始大量製作的,至於為什麼和盜墓扯上關係,那我就不知道了。”

“陰滋屍是古風水地脈學裡的東西,用那種東西當然不行。我們誰也冇有真正見過這東西,不過我聽我叔叔說過,一旦碰到這東西,用湘西那邊傳下來的老捆屍繩和含口錢或許有用。這事就涉及到了鎮魘術。”

湘西那邊地區傳下來的老捆屍繩,這自然和湘西趕屍有些關聯。這是一種地區性的民俗傳說,和東北的跳大神,苗疆的養蠱術,最南邊的下降術並稱為民俗四大術。

在往上捋一捋,追本溯源,這些其實都和鎮魘術有關。

鎮魘術一詞最早見於魯班書上冊,而據傳,魯班書的下冊記載的是厭勝術。

現在來看,鎮魘術尋常人可能接觸不到,但厭勝術卻常有接觸。比如古董市場裡常能見到的厭勝花錢,山鬼花錢,過年時貼門神,結婚時跨火盆,這些其實都算民間遺傳下來的厭勝之術。

湘西趕屍的真假性暫且先不去說,因為現在都是火化了,也用不到,可是在古代,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人死後都講究個落葉歸根。湘西趕屍最早趕的都是戰場戰死的士兵。

覆麵一蓋,生人迴避,紙錢鋪路,鈴鐺開山。三哥之前告訴過我,他說陰七門中有個行當就是趕屍匠。

捆屍繩、含口錢,這本就是湘西趕屍匠用來對付屍體的東西,姚玉門說要用來對付陰滋屍,倒也能說的通。

安研究員現在已經嚇傻了,我心裡也是突突跳的厲害。

我暗自祈禱這些東西能有用,萬一要冇用,那後果可想而知。

我們現在不光要和長春會的人鬥,還有可能要麵對傳說中的陰滋屍。

看來把頭一在小心是正確的。

小心駛得萬年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