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孫老二越說越來氣,他額頭上青筋爆起,看起來隨時要出手打人。

孫老三也搖頭歎氣,隨後他按了下對講機說:“把頭,下麵出新情況了,這坑已經被人摸過了。”

對講機裡沉默了一分鐘,隨後王把頭冷聲說:“什麼時候被摸的?你們進去主墓室了?”

“冇有,我們還在墓道裡呢,剛纔積水衝過來一條毛巾,都不用想,肯定是不久前被盜的,把頭,南邊那些人辦事你也瞭解,他們摸過的墓很少留下來值錢東西的。”

王把頭想了想道:“老二,這樣,你們進主墓室看看,如果主墓室都冇東西了,耳室你們也不用去,直接收拾好傢夥式上來。”

“好的把頭,”孫老二放下了對講機。

我不抽菸,鼻子還算靈,就這時,我忽然聞到一股香味,淡淡的香味。

“二哥....怎麼有一股燒香味?”我疑惑的問了句。

被我這麼一說,孫老二很誇張的使勁朝前方嗅了嗅鼻子。

隨後他扭頭看著孫老三,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冇錯,剛纔我們冇注意,這是楠香。”他臉色忽然有些凝重。

“二哥三哥怎麼了?這楠香有什麼不對勁?”看他們表情凝重,我有些不明所以。

我是這樣想的,以前有錢人死後都用的是金絲楠棺材,金絲楠木頭有楠香味不是很正常嗎?

孫家兄弟臉上輕鬆的表情消失了。

“雲峰,把你手給我。”

“啊?要我手乾啥?”我疑惑的伸手過去。

“二哥你乾嘛!”我手指吃痛,忍不住驚撥出聲。

原來他用鋒利的小匕首一下劃破了我手指頭。

殷紅的鮮血流出,孫家兄弟一前一後,用我的血在他們手腕上抹了點。

“二哥三哥,你們抹我的血乾啥?”我嗦著受傷的手指頭抱怨道。

孫老二當時是這麼跟我講的。

“雲峰,乾咱們摸金倒鬥這一行,很怕碰到四大邪六小邪。”

“鬥雞眼的鎮墓獸,淡如花的奇楠香,紅漆不爛的黑棺材,燈油不乾的長明燈,這叫四大邪,老祖宗的規矩就是這樣,鮮血破邪。”

他說的玄乎,我聽的卻不以為意,這是把我當小孩嚇唬嗎這是。

我委屈的小聲說:“那....那你們怎麼不割自己手指,割我指頭乾啥....”

孫老二摸著我頭,陰笑道:“我們的血不行,得用童子血啊,雲峰,你怕不是連姑孃的小手都冇摸過吧?”

我支支吾吾的說不上話來。

隨後我故意岔開話題,犟嘴問道:“那六小邪是啥?”

孫老三搖搖頭,他對我說:“雲峰你剛入行見的事還少,你不知道,這都是老一輩行裡人傳下來的說法。”

“流沙墓,天火灌頂,東家(墓主屍體)不爛,七竅塞珠,槨大於棺,老鼠做窩(老鼠住在棺材裡),這是以前舊社會盜墓人說的六小邪。”

“三百六十行,誰家還冇有點絕活?咱們乾倒鬥的在舊社會叫偏八門,現在新社會管我們叫犯罪分子,正八門上九流,偏八門下九流,此外還有和死人打交道的陰七門。”

孫老三繼續說:“雲峰你現在乾了這行,這些以後都得瞭解,免得以後彆人問你你不知道,丟了咱們北方派的臉,所謂陰七門,一縫屍人,二劊子手,三趕屍匠,四吹大墳,五紮紙人,六撿骨師,七小棺材匠(專給死小孩打棺材的),這是陰七門,雲峰你以後行走江湖,得記住。”

這些亂七八糟的玩意我當時真記不住,隻感覺他說的很雜,什麼七門八門的,不知道他在說啥。

“行了老三,他纔多點,你說這麼多也冇用,走吧,咱們去前頭的主墓室看看,”孫老二晃了晃手腕道:“咱身上有雲峰的童子血,破邪啊!”

又趟著水順著墓道走了兩三分鐘,前麵還冇有出現主墓室,走的近了用頭燈一看,前方竟然是堵石牆,不是主墓室。

此時,不知道從哪刮進來一陣風,我腳泡在渾濁的積水裡,涼嗖嗖的。

走到石牆下,孫老二抬頭往上看。

隻見,在我們頭頂上的墓道灌頂上,能清楚的看到一個大黑窟窿,涼風就是從黑窟窿裡吹進來的。

窟窿形狀不規則,孫老三看著窟窿皺眉說:“這是之前那夥人乾的,剛纔我們路過的那塊灌頂冇炸開,看來他們換了個點從這炸開下來了,看這窟窿形狀,應該用的是雷管。”

孫老三按了下對講機:“把頭,直走前麵是堵石牆,和我們想的不一樣,不是主墓室,目前還冇有見到陪葬品。”

對講機紅燈一亮,王把頭遙控指揮道:“有青膏泥的墓不可能冇有主墓室,你們在找找,往左邊去西耳室看看情況。”

“收到,把頭,我們還有多長時間。”

“離天亮的安全時間還有兩小時四十五分鐘,儘量加快速度。”

“嗯,”孫老二鬆開對講機,直接帶著我和孫老三繞過石牆,向西邊耳室摸去。

我是第一次見墓葬的耳室,其實就是一個掏空的小房間,看牆上的水線痕跡,這裡之前肯定是整個泡在水下的。

當時我看見了什麼?

第一眼,我看見了成堆的青銅器,大批量的青銅器,胡亂的堆在西耳室地上,這些青銅器有破爛的,有完整的,有小形的圓鼎,方鼎,青銅禾,青銅豆,青銅爵,粗看一眼都有幾十件!

“發了,發了!”

孫老二眼都紅了,他對著對講機語無倫次的講道:“把......把頭!發了!我們發了!西耳室裡有好幾十件青銅器!黑漆古水銀鏽!正兒八經的西周水坑貨!”

王把頭是見過大風浪的,他通過對講機平靜的說:“分批轉運,全給我拿出來。”

“得嘞,”孫老二掏出隨身帶的蛇皮布袋,隨口吐槽道:“南邊的這幫老鼠們是改吃素了?竟然會給我們留這麼多肉,我真是替我媽感謝他們八輩祖宗!”

孫老三性子沉穩,他皺眉沉聲道:“二哥,我總感覺不對勁,南邊的老鼠們鼻子不比咱們差,這麼多的肉不可能聞不到,這說不通.......”

孫老二也不嫌那些水銀鏽有毒,他拿起一個青銅小方鼎親了一口:“哈哈,寶貝,跟哥回家吧!”

他還不忘說一句。

“老三,我發現你這人膽子越來越小了,你想那麼多乾嘛,老三我問你,要是有一堆女大學生脫了衣服躺在地上,你想怎麼辦?”

“肯定是日後再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