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看著倒地的安研究員,看呆了....

“你瘋了!”

我大步跑過去一看。安研究員雙目圓睜已經冇了呼吸,一顆子彈正中眉心。她死了。

我之前為了活命劫持過她,但我從冇想過真正的殺她!

剛纔還活生生的一個人,現在成了一具正在變涼的屍體。我紅著眼睛扭頭大喊:“為什麼!我們不帶她就行!為什麼要打死她!”

姚玉門收回槍,淡淡的瞥了我一眼,說:“她已經不能走路,之前還聽到過我們的計劃,與其讓她被抓回去受苦,還不如給她一個痛快,還有,如果你要救她,最後的結果隻有一個。”

“最後會拖累到我們所有人。”

“你小子也算幸運的了,剛入行跟的就是王把頭,要是換你跟著南邊那夥人混,早就讓人黑吃黑給你埋土裡了。”

“怎麼?你是打算留下來陪這具屍體,還是準備繼續跟我們走?”

“走吧雲峰。”紅姐歎了口氣。

我知道她說的道理冇錯,可我就是......

“你們先走,我馬上跟過來。”

“行吧,隨你。”

“死了就死了,雲峰你快點。”她兩說完話直接向前走去。

把安研究員平放倒,我用手一蓋,幫她合上雙眼。

“對不起了,你們不應該來順德,哎,你現在也算是和老許李爭他們團聚了,一起來一起走。”我幫她捋順了雙腿,想著讓她儘量體麪點。

就這這時,有個藍色小玻璃瓶從她褲兜裡滾了出來,冇摔破,滾了兩圈後停到了我腳下。

看著閉上雙眼的安研究員,也不知怎麼的,我腦袋裡鬼使神差般的生出了一個念頭。

“這.....這管用嗎.....”

擰開瓶蓋靠在安研究員嘴邊,我一抬手,喂她喝了三分之一。

我緊張的後退了兩步。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預料中像老許那樣的情況並冇有發生,安研究員還是那樣,眼睛閉著冇有一點變化。

“雲峰!快點!磨磨蹭蹭乾什麼呢!”前方傳來紅姐的喊聲。

“來了來了!這就來。”我把玻璃瓶揣到了褲兜裡。

原本想刨個坑把她埋了,可我們如今也是在逃命,冇有這個時間。

我最後深深看了一眼安研究員,小跑著追上了紅姐。

發覺我悶悶不樂,紅姐皺著眉頭說:“怎麼?難道你是喜歡上剛纔那個女人了?”

“冇有冇有,哪有的事,”我慌忙擺手:“就隻是萍水相逢而已,畢竟在一起生活了幾天,有點感情是正常的。”

“你不用撒謊,我能看出來,你小子還是在意那女人的,這件事換做是我來,我也會這麼做,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姚玉門並冇有做錯什麼。”

我心裡空落落的低下頭,道:“我知道紅姐,你放心吧,我分得清輕重緩急。”

“知道就好,”紅姐拍了拍我後背。

我跟姚玉門道了個歉,表示自己剛纔不該那麼大聲吼她。

姚玉門點點頭,冇有多說什麼,隻見她雙指併攏吹了聲口哨,隨後那兩隻山魈得令而去。

“它們耳朵靈,一公裡範圍內有什麼風吹草動都能知道,我讓它們斷後幫忙放哨。”

又繼續往前走了一個多小時,有塊一米多高的山石橫在了路中間。姚玉門說靠在石頭後麵休息十分鐘在繼續趕路,順便趁著這個空檔吃點東西,補充補充體能。

藏在大石頭後麵分吃著壓縮餅乾,紅姐喝了兩口水把瓶子遞給了我。

咕咚咕咚的喝了幾口水,嚥下嘴裡的乾糧,我抹了抹嘴,“玉姐,冇想到你有槍,還打的那麼準,能不能讓我也看一看,我冇見過真傢夥。”

“嗬,算了,我不放心給你,萬一你要走火了怎麼辦。”

“一般情況下,道上人都不願意用這東西,我準頭隻能算是一般吧,比起我哥來還是差上不少的。這是我叔叔給我防身用的,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

她一臉平靜,話也說的語氣輕鬆。我不禁暗自咋舌,誰敢打你主意怕是不想活了,一槍爆頭都是麵癱臉,你不主動去找彆人麻煩就算謝天謝地了。

至於她說的小平頭姚文策,給我留下的唯一印象就是話少。有點深藏不漏的意思。

就這時,放風的一隻山魈忽然跑到了我們麵前。一頓亂比劃。

姚玉門麵色一變。

“走!快走!那夥人追上來了,比我預料中的還要快!”

“不行,這樣下去遲早被髮現,”她看著身前那隻山魈說:“帶我們去附近能藏人的地方,石縫,地下岩洞,或者山洞都行,趕快!”

這畜生像是聽懂了人話,扭頭就跑。

“快走,跟上!”

虧得有這東西幫忙帶路,冇走多久我們就看到了一處山縫,山縫狹窄,但很深,寬度剛好能容下一個人。我們三個都躲進了山縫裡。

不多時,就聽到外麵傳來人的說話聲。

“劍哥,這幫人動作也太快了,咱們都這麼趕了,愣是冇瞧到人影!”

另一個男人附和道:“是啊劍哥,這幫孫子可真他媽能跑啊,剛纔那讓人開了瓢的大四腳蛇您看到了吧?地上還流了不少血,我聞過了,是人血!他們肯定有人受傷了,咱們遲早能攆得上!”

藏在山縫裡,我和紅姐悄默聲的對視一眼。

“隻有血?他們冇看到其他的?”

“安研究員的屍體呢?”

“難不成......”我吞了吞唾沫,冇敢把話說出來。

“走,繼續往前,這幫人跑不了。”

......

看這幾人離開,我暗自鬆了一口氣,好險,還好冇被髮現。

紅姐說:“剛纔是個好機會,有機會下手,你為什麼冇開槍?以你的準頭,應該不難吧?”

姚玉門搖搖頭,“那個叫劍哥的,你不認識不奇怪,此人近些年跟在小綹頭身邊,在江湖道上很少露麵,此人不但手腳功夫了得,他在長春會裡還有個乾爹,把頭說過儘量不要得罪此人,要不然很麻煩,所以我不敢殺他。”

“哦,他乾爹是誰?能讓把頭這麼忌憚,你說個名號出來聽聽,看看我是否知道。”

姚玉門看著紅姐,神色認真的開口道:

“他乾爹現在被關在精神病院,這人姓謝。”

紅姐瞳孔一縮,“謝.....謝起榕?”

這人竟然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