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紅姐低著頭,我看不清她表情。

“把頭,你真考慮好了?此事過後不管結果如何,不管孫家兄弟能否救出,我們可都算得罪了長春會。”

把頭微笑道:“小紅,整件事都不是我們主動的,是他們有些欺人太甚,你知道要是老二在這兒會說句什麼嗎?”

紅姐突然抬起頭,莞爾一笑:“老二肯定會說,去他孃的吧。”

“王把頭,容我說句,”柳玉山此時問:“你們之前出去查探的如何,可有所發現?”

“嗨,你看我差點忘了正事,”把頭看著姚玉門說:“姚姑娘,已經確定了範圍,大概二百米左右,不過要想具體知道棺槨的地點在哪,還得用到你們老姚家的垡頭羅盤。”

姚玉門點點頭,“這我知道,東西都已經備好了,隻要確定了大概位置就好辦。”

隨後,在把頭和那名湘西趕屍匠的帶領下,一行幾人出了山洞。

路上我問把頭你前兩天去哪了,把頭說他之前是去找極陰之地了。

換句話說,整座飛蛾山下極陰之地共有兩處,一處是芥侯帶子的埋棺之地,因為要想形成陰滋屍,則必須葬在極陰之地下。

另一處就是那間密室。

藏金棺銀槨的那間密室人進去後感到很冷,就是因為那地方是一處極陰之地。

但那不是芥侯的棺槨,是他小女兒的金棺銀槨,而我估計,這位主給自己選的位置,更陰。

姚玉門精通風水學和機關學,小綹頭身邊也有這類人,可想而知,那幫人也在找最後這處極陰之地。

先下手為強,把頭的意思是先一步找到芥侯棺槨,然後以此為條件,來交換大哥三哥他們。

因為把頭提前幾個月就開始佈局,目前來看,還是我們更快一步。

路上走的時候我發現,這怎麼越走越熟悉,結果把頭把我們領到地後我一下傻眼了。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個大深坑......

冇錯,就是這個地方!

我在這地方被關過!陳建生那幫人當時把我綁在石台上,害我差一點就餵了四腳蛇!怎麼兜了這麼大個圈子,又回來了!

我愣神問;“把頭.....這就是你說的極陰之地?”

“準確的說是坑底下,”坑下黑乎乎一片什麼都看不清,他伸手往下指了指。

“不能!彆下去!下麵都是四腳蛇!”我急聲告訴了他們我之前的遭遇,不過把頭聽後臉上仍麵無表情,像是早就知道這些。

“咳,你這娃,一幫小蟲兒怕什麼,還能吃了你不成,”此時姓劉的叫花子輕笑道。

“劉爺你不知道!”我急道:“小蟲而也能吃人!怎麼不能吃人!我們之前就見到過一條兩米多長的四腳蛇!怕不是一口能把人腦袋咬下來!”

“哦?”

柳玉山好奇道:“兩米多長的石龍子?你們親眼見到的?”

姚玉門點點頭,“雲峰冇說謊柳哥,的確有兩米多長,當時我也在場。”

冇料到柳玉山聽後非但不怕,他反而眼睛一亮。

“那感情好,乾這麼多年了,兩米多長的石龍子,彆說見過,聽都冇聽過!要是還能碰上一條可好,我試試看能不能馴服。”

“可是......柳大哥,石龍子是冷血動物,智力可冇山魈那麼高。”

“嗨,冇事,四腳蛇也是蛇,蛇鼠一窩嘛,我自有辦法。”

“先彆談這些,到了坑底在說,反正上次下去我們冇碰到那麼大的,都是些小蟲,”把頭指著遠處垂落的一條繩索說:“我們幾個先下去,雲峰小紅你們墊後,都小心點,一定要抓牢繩子。”

幾人順著繩子滑到了坑底,乞丐劉下滑時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單手抓著繩子,看都不看腳下一眼,一往下滑就是好幾米,看著身輕如燕,臂力驚人,比我這個小年輕體力都強!

滑到坑底,柳玉山直接從懷中掏出一根香用打火機點著,他就那麼舉著香。

一縷青煙緩緩升空。

這香味道奇特,我之前從冇有聞過,很好聞,有點像越南的芽沉香,但細細品又有所區彆。

說來也奇,打這一炷香點著後,四周愣是一條四腳蛇都冇出現。

柳玉山用手扇了扇風,儘量讓香燒的旺點,他解釋道:“這是老海狗配的驅蛇香,四腳蛇也是蛇,嗅覺靈著呢,一聞到這香味都躲得遠遠的,哪還敢出來搗亂。”

把頭用手電照了照周圍,隨後說道:“姚姑娘,該你出手了。”

“嗯,”玉姐點點頭,她從懷裡摸出來一段黃布,打開黃布,裡麪包裹著一張巴掌大小的羅盤。

這羅盤叫小垡頭盤,大的垡頭盤常用來觀山定龍脈,講究的是尋一個大勢,而小的垡頭盤則更適合觀陰宅,尋墳坑。

就像把頭說的,這坑底下的範圍大概二百多米,若從上往下看,形狀就是個橢圓形。

姚玉門給了我們幾人一人一塊磁鐵,這磁鐵個頭不大,外表看起來平平無奇,但玉姐她說這不是普通的磁鐵,這種磁鐵叫六明磁鐵,製作這種磁鐵需要把普通磁鐵染上紅硃砂,然後埋在柳樹或槐樹下一年半,到時間後在刨出來洗乾淨磁鐵。六明磁鐵是風水學中專用的,這種磁鐵對某些特殊的磁場反應很強。

隨後,他讓我們拿著磁鐵分彆站在東南西北四個角的邊緣處。而她本人則臉色凝重的端著小垡頭盤站在了最中間。

若此刻有一條紅線把我們幾人拴起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我們幾人一米不差,恰巧組成了一個向內凹陷的五角形。

此時就聽把頭他隔空喊話道:“怎麼樣?”

姚玉門眉頭緊皺,她看著手中的羅盤,沉思片刻後說道:“脈象開井,乾象開井,平象開井,可偏偏窟象冇有反應,脈是角木蛟,乾是房心兔,平是嘴火猴,窟是璧水蛇。”

“水蛇化蛟,火候心兔....四點半方位。”

“雲峰,你往左前方走七十步,”她對我吩咐道。

“一步,兩步,三步.....”

“到了玉姐,”我站在原地喊道。

“接下來你用手在地上挖個小坑,然後把你手裡的磁鐵埋進去用土蓋上,蓋嚴實些,不要露出來。”

我照她說的做,挖了個小坑,然後把六明磁鐵埋進坑裡在用土蓋好。

“行了,退後吧。”

姚玉門看了看四周角落,然後低頭又看了看羅盤,最後她纔看著把頭點了點頭,“就在這裡,誤差不會超過一米五,陰氣很重,六明磁鐵的磁場反應很強。”

她指著那個位置斬釘截鐵的說:“那裡地下一定有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