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麼多年過去了,咱們也都老了,也不知道你蘇秦背劍是不是還能行?”

“要不咱們試試,看是你衣服裡藏著的三十三把飛刀快,還是.....”

“我的劍快?”

小綹頭眯著眼,淡淡的說了句,冇想到王顯生找來的人是你。

“咋的,砸不能是我啊,不光我,還有他,”乞丐劉用劍指了指柳玉山。

按照江湖禮節,雙方照麵先打招呼,小綹頭比柳玉山輩分大,但要說在江湖上的名聲風評,確遠不及天津齊柳家。

“大人,這叫花子要飯的該不會是......”陳建生像是想到了什麼,臉上表情凝重了三分。

小綹頭挑眉道:“說下你們的條件。”他看起來有點忌憚,我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也知道他真正忌憚的是把頭找來的這幾名幫手。

把頭看著他,表情冷淡的說:“我們條件簡單,把孫家三兄弟交出來,然後....青銅棺裡的東西分我們一半。”

“還有嗎?如果你們要的隻是這些,我同意了。”小綹頭冷聲說。

把頭搖頭道:“僅此而已。”

“大人!”陳建生跳出來指著我們,“咱們人多!憑什麼答應他們條件!大人你這樣做該怎麼跟會裡交待!”

“啪!”

“大人你.....”陳建生捂著一邊兒臉,滿臉不可思議。

小綹頭看都冇看陳建生,他淡淡的道:“我說話算話,我們隻要棺材裡的屍體,其他陪葬品類的東西歸你們。”

雖心有不甘,但我能看清眼前的局勢,這是雙方都在忌憚,一旦真動起手來,死的人就不是一個兩個。同時我也很清楚,要是冇有天津齊柳和乞丐劉,他們絕不會和把頭條件。說到底,小綹頭還是看不起把頭,看不起我們盜墓行。

.十分鐘後,雙方人馬各站兩邊,互相之間的氛圍看似平靜,實際上暗潮湧動。誰都不清楚對方會不會突然出手,都在提防著。

聽完把頭說話,小綹頭看了眼青銅棺材裡的那層隔斷,他側頭問陳建生:“他們說的可對?那塊青銅鉞現在在哪。”

陳建生忙擺手說;“大人,我估計說出去都冇人信,那真是我無意中撿到的,我為了引陳紅上鉤就先埋起來了,冇想到後來被那幫畜生挖出來拿走了。大人你也知道,我為了訓練那幫畜生,也吃了不少苦頭啊。”

“這事不難,”柳玉山走出來說:“隻要東西還在它們手上,就有辦法拿過來。”

隨後他吹了聲口哨,不多時,一隻脖子前掛著吊墜的山魈顛顛的跑了進來。

此時我有注意到一件事,他一吹口哨,那個女人肩膀上的白頭鷹連著扇了好幾下翅膀,看著躁動不安。自稱姓溫的女人安撫了幾次才見好。

柳玉山摸了摸山魈頭,淡淡的道:“去,把東西拿來。”

山魈得令而去。

時間過得很快,可能還不到半小時,山魈就又跑回來了,相比之前,這隻山魈身上多了很多傷口,眼睛鼻子也被抓破了,臉上鮮血直流,傷口看起來觸目驚心。

一攤手,柳玉山從山魈手中拿起來一件青銅器。這東西正是之前被偷走的青銅鉞。

像之前我碰到過的青銅編鐘組,兩千多年下來還能運轉,從這點上就能看出來當年機關術的厲害。

此刻這青銅棺,就像一個大號的機關盒,而打開機關盒配套的鑰匙,已經在我們手上了。

“雲峰,你來吧,”把頭突然把青銅鉞交給了我。

所有人,目光瞬間集中在了我身上。

被這麼多人同時盯著,有些不自在,但我也冇說什麼,一伸手,就把青銅鉞插到了棺材隔板上的小洞裡。

“哢蹋。”

青銅鉞和小洞嚴絲合縫,不大不小,宛如一體。

我先嚐試著往左邊擰了一下,冇反應,然後我又嘗試著向右旋轉了一下,還是冇什麼動靜。

我腦門上出了汗,手都有點抖。

這時,姚玉門提醒我道:“以前機關盒類雖然複雜精細,但都有一點缺陷,雲峰你試著先上下活動下,然後對準左邊四十五度角的方向試試。”

把青銅鉞重新擺正,我聽了玉姐的話,開始重新嘗試。

一點點兒,我剛把青銅鉞轉到四十五度角。就聽到哢蹋哢蹋兩聲,然後是鎖鏈拉動的聲音。

“開了!”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在看不到的鎖鏈拉動下,這層棺材中的青銅隔板,開始一點點,向右劃開。

讓所有人意外的是,出現在隔斷下的竟是一張金縷玉席。這張席子金絲完好,玉片發青,在定睛一看,好像席子下蓋著個人。

金縷玉衣是漢代才發明的,看到眼前實物才知道,早在西周時,就有了金縷玉衣的雛形。

“你去,”小綹頭對身邊的一箇中年男人揮了揮手。

這人嚥了口唾沫,看起來有點害怕。席子下可能是兩千多年前的屍體,估計誰乾這事心裡都有點發怵。

我小聲問湘西老頭,“趙爺,你看這是什麼情況,玉席下麵是不是陰滋屍?”

老頭攥著手裡的含口錢,臉色有些不好看。

就在這時,姚玉門向後拉了我一下。

“怎麼了玉姐?”

姚玉門眼神凝重,她給我看了眼她那張祖傳的垡頭羅盤,我一看大驚失色,隻見她現在手中的這張羅盤,縫針,北針,正針,三枚針都聚在了一條線上,而這條線,直沖沖的指著青銅棺材。

羅盤上這種現象很罕見,玉姐小聲告訴我,一般情況下羅盤工作時隻有正針,也就是最長那根針會左右擺動,而像眼前這種情況,三針合在一條線上,在風水學上有個名,叫做一線陰。

我忙又問她羅盤上出現一線陰會發生什麼。

玉姐附在我耳邊,小聲道:“雲峰你記住,一會兒要是發生什麼情況,你轉身就跑,知道嗎?之前打雷時你聽出來的那條路可能通向地麵。”

我點點頭,心裡突突直跳,緊張的手心裡都出了汗。

那男人慢慢伸手過去想要揭開玉席,忽然間,他手定格在了半空中。

這一刻,所有人手裡的手電都開始變得一閃一閃的,不知道是電量不足了還是怎麼著,手電變得忽明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