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黑暗中,前方拐彎處拉扯鐵鏈子的聲音越來越大,所有人神經瞬間緊繃。

忽然,這男人一把抓住槍管,他看著姚玉門癲狂的大笑:“哈哈!遲了!在過幾分鐘就到飯點兒了,小東西已經兩天冇餵了,你們全都得死!全都得死!”

“先彆管他!”

湘西趙爺慌忙翻找隨身布包,他一邊翻包一邊厲聲說:“陰滋起屍力氣很大,而且皮膚堅硬冇有痛感,根本不懼普通刀槍,先下手為強,走!”說著話,他翻找出來了那枚家傳下來的應感通寶。這是趙爺祖上用過的含口錢,據他說有鎮陰屍隔人氣兒的功效。

“砰!”姚玉門一臉寒霜,毫不留情的開槍打穿了男人小腿。

這男人忍痛力不凡,雖然疼的滿頭冷汗,他不旦不喊不叫,還痛苦的咧嘴笑道:“死吧,死吧,一塊兒死吧,哈哈。”

以手拿含口錢的趙爺為首,把頭和我走在最前麵。

隨著距離拉近,前方鐵鏈子叮叮噹噹的聲音越來越響,越是冇看見的東西心裡越害怕越冇底。我們剛纔的來路被封死,這肯定是小綹頭的計劃!

事情不是預想的那樣,乞丐劉冷著臉不說一句話。小綹頭冇選擇和我們正麵衝突,而是搞瞭如此陰毒的一手,他想讓我們全部喂陰滋屍!

幾束手電全部開到最強檔位,一拐彎,我們往前一照。

儘管已經打了預防針,做了心理準備,可等我們看清了鐵鏈子鎖著的東西後,還是被嚇到了......

鐵鏈子鎖著一具全身浮腫的小個子屍體,目測不到一米五高,不知是不是因為之前被泡在大白框裡,屍體全身腐蝕的非常嚴重,頭,胸,肚子,小腿,大片大片的爛肉上殘留著坑坑窪窪的小洞,腥臭味和化學藥品強刺激的味道混在一起,直往人鼻子裡鑽!還有,這具陰滋屍的臉....已經不能單純的用恐怖來形容,這東西臉上青白色的爛肉,大大小小的凹陷坑,是噁心加恐怖!

它像是感應到了活人,開始瘋狂的掙脫,牆上稀稀落落的往下掉土,鐵鎖鏈隨時都會被掙脫開!

湘西老頭嘴裡含上一顆藥丸,他拿起含口錢大喊:“乞丐!開嘴!”

軟劍離身,乞丐劉一抖劍身,大踏步兩步上前,一劍便朝著這東西的嘴裡刺去!刺出去的這一劍速度奇快,甚至我都能聽到破空的呼呼聲!

“嘎嘣....”一劍入嘴,乞丐劉喊到:“不行!這東西牙齒咬住了!”

一聲異響,牆上固定的鐵鎖鏈應聲而斷。

乞丐劉大驚,他一腳飛踹,藉著這股反作用力拔出了軟劍。

“後退!快!”見唯一的束縛鐵鎖鏈斷了,湘西趙爺轉身後撤。

玉姐最先跑到鐵門那裡,她拚命搖晃,可那把大鎖將鐵門鎖的死死的,根本就打不開!

眾人氣喘籲籲的跑到鐵門這塊兒,就聽到後方傳來男人的一聲慘叫。那個被姚玉門開槍打穿小腿不能動的男人,出事了。

“趙爺,出不去!快想辦法!”把頭情急之下大喊道。

老人想了想,他表情嚴肅的看著我們說:“捆屍繩不能用了,用含口錢的難度要大很多,眼下退路已斷,要想對付這起屍的千年陰滋,隻有這一種辦法。”

“這是黃篙摻著艾草做的,”他看著我和乞丐劉,柳玉山三人說:“現在隻剩三枚,你們把它含在嘴裡,它能防陰滋屍氣。”說完話,老人給了我們一人一顆小黑藥丸。這藥丸和我之前吃那顆一模一樣,作用都是用來避屍氣。

鐵鏈拖地的聲音再次響起,老人看著前方說:“三位請記住,隻有三枚藥,近距離接觸的機會隻有一次,若是這次冇能按住這東西,我們所有人都恐怕......”

黑暗中,把頭打開手電。前方出現了一個小個子黑影,仔細一看,這小個子黑影手裡好像還提著條滴血的人胳膊。

把頭的手電光刺激了這東西。

“來了!”

我忙把老人給的藥丸含在嘴裡。

“砰!砰!砰!”姚玉門瞄準這東西一連開了三槍,但這東西身子隻是晃了晃。

“上!”老人單手攥著金銅錢衝了過去。

一咬牙,我們三也硬著頭皮衝了上去。眼下不拚命就得死!拚命了還有一線生機!

陰滋屍伸手抓來,乞丐劉手腕發力用軟劍盪開,他右腳蹬牆高高躍起,乞丐劉半空中的雙腿猶如炮彈,狠狠的踹到了陰滋屍麵門。這東西受著慣性倒地,我和柳玉山馬上一左一右撲了上去,一把按住了這東西。

湘西老人迅速出手,他兩指捏著金銅錢就要往這東西嘴裡塞!結果第一次因為這東西亂掙紮,塞偏了。

近距離接觸,陣陣惡臭腥氣瀰漫,我嘴裡含著藥丸還是受到了影響。這東西力氣越來越大,我用儘全身的力氣!感覺馬上就要壓不住了!

“快!我快壓不住了!”

危機之下,隻見老人發了狠,他也不瞄準了,直接主動把右手伸了過去。

“趙爺!”

陰滋屍直接一口死死的咬住了老人手腕,鮮血頓時噴出。

老人失血過多臉色發白,他看準位置後,右手一按一鬆,那枚藏在他手掌心裡金光燦燦的應感通寶銅錢,不偏不倚,被整個塞到了陰滋屍口中!

效果幾乎是立竿見影,陰滋屍嘴裡傳出陣陣燒焦味。這股味道夾雜著腥臭味,人聞著幾欲嘔吐。

陰滋屍動作幅度越來越小,前後不過幾十秒的功夫,躺在地上不動彈了。

老人臉色慘白的抽回來右手,我看他手腕傷口鮮血直流,兩排牙印幾乎把手腕咬穿了!

老人看著乞丐劉,喘著粗氣說:“快.....快......”

乞丐劉點點頭,他一揮軟劍,手起劍落!

紅姐忙跑過來,她從把頭包裹裡找來繃帶,飛快的幫老人包紮止血。紅姐包的非常緊,要是繃帶鬆上一點兒,這血都止不住!

在看地上那具陰滋屍,已經完全一動不動了,就像一具普通的半腐爛死屍一般。

湘西老人右手冇了.....

不過,我從老人眼神中冇看到類似失落的情緒,相反,我從他眼神中感受到一種輕鬆感和成就感。

“不用太費力了,隨便包包就好,普通人一旦被這種東西咬傷,就算救護措施做的好,也活不過一個月,這東西口內帶有大量棺材裡的細菌,這就是民間傳說中人一旦被殭屍咬了,無論傷口大小,那人都活不了。”

乞丐劉一聽老人的這話,立即拔出劍說:“照你這麼說,老頭你被陰滋屍咬了,會不會也變成陰滋屍。既如此,那我現在就送你上路!”

“咳!咳!”老人連續咳嗽了幾聲,急道:“那是普通人!我們老趙家世世代代乾這行,豈能冇點保命的手段!”

“三天之內,隻要三天內能出去,我還有辦法救自己!”

“我又不會變殭屍!你著急個什麼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