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隔行隔山,我不懂這裡麵的道道,我想趙爺的意思大概是,被這東西咬一口和被蜥蜴咬一口差不多,嘴裡都是細菌,需要在三天內出去做進一步處理,要不然會危及性命。

把頭看著地上一動不動的屍體說:“趙爺,含口錢能管多久?有冇有時間限製,彆等會兒在起屍。”

用衣服包紮好傷口,趙爺虛弱的說:“不用擔心,隻要含口錢還在這東西就起不來,那夥人可能殺個回馬槍,我們儘快找到鑰匙離開這裡。”

“不用麻煩,鑰匙找到了,”正說著話,紅姐從牆洞裡摸出來一串鑰匙。

“剛纔不過一轉眼的功夫,那人就把鑰匙藏起來了,我猜藏鑰匙的地方肯定離鐵門不遠,”她晃了晃手中的鑰匙串。

挨個試驗打開鐵門後,一行人走出了九號山洞。用手電查探了四周,冇見到那夥人在。

我問:“下一步怎麼辦?”

把頭沉吟片刻道:“小綹頭兩麵三刀,不過我猜測,老大他們應該被關在這附近,我們沿著九號洞附近走走看看。”

趙爺可能失血過多了,我看他走起來很慢,還得靠人攙扶著才能勉強行走。情況真和把頭猜的差不多,我們沿著九號洞往回走,冇多久就找到了一個七號洞,還有一個冇被標記的山洞。

唯一可惜的是,山洞裡並冇有關著孫家兄弟。

又沿路走了半小時,把頭忽然急聲說:“關掉手電,前麵有情況。”

我們關掉手電,蹲在地上往前看。山洞結構傳音效果強,我聽到前麵有人的說話聲。

“他奶奶的,在這鬼地方守了這麼長時間,今兒總算是要倒頭了,等我出去,得找三個妞泄泄火,可把老子憋壞了。”

“行了,彆發牢騷了,劍哥讓我們儘快把人押過去,做好善後撤離,這次的活會裡補助高,那麼多錢,等出去了隨你怎麼玩。”二人抽完煙轉身進了山洞。

把頭看了乞丐劉一眼,劉爺點頭說:“兩個普通人,我去解決,你們等我訊息。”他說完話,抽出軟劍靠著牆根摸了過去。

前後不過十分鐘,山洞那邊有手電對著我們晃了晃,把頭一招手,“走。”

我們進了山洞一看,洞裡看門的二人躺在血泊中已經斷了氣,乞丐劉咬著手電筒,正擦拭他的軟劍。看劉爺下手這麼狠就知道,他心裡憋著氣。

這時把頭忽然一擺手:“彆出聲,你們聽。”

我仔細一聽,身後山洞裡隱隱約約的,傳來嗚嗚的叫聲。

“那邊,”乞丐劉提著劍走了過去。

剛一轉彎,我們就看到地上躺著三個人,他們渾身被綁,嘴裡塞著破布。

這三人,正是闊彆許久的孫家兄弟。

“大哥!”

“老大!”

一鬆綁,老大緊緊抓著把頭的手,神情激動的說:“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們一定能找到我們!”

老大現在整個人批頭散發,身上衣服幾個月冇換一股酸臭味,可能是長期缺水營養不良,他嘴脣乾裂,相比之前整個人瘦了不少,一臉憔悴。

把頭立馬問:“老二什麼情況。”

被紅姐扶著站起來,老三臉色蒼白,咬牙切齒道:“二哥一直這樣,醒了又睡,睡了又醒,一句話都不說。”

把頭搖搖頭,“你們都受苦了,總之先出去在說,出去了在想辦法治老二,雲峰,你揹著老二走,其他人也搭把手。”

我把二哥背起來說:“把頭,之前下雨時我用聽雷的法子試過,從我們所處的位置看,出去的路可能在西北方向。”

“知道,怎麼不知道,不知道路我們也下不來,我還給那幫人留了大禮,”找到了孫家兄弟,把頭臉上表情輕鬆了許多。

“留了大禮,什麼大禮?”

“彆問,到時就知道了。”

我們人多,出去時分了兩隊,一隊人馬以乞丐劉為首負責前方警戒,另外一夥人,包括我在內都負責照顧傷者。

走了不到一個時辰,把頭一直在石牆上尋找什麼東西。

我問他,把頭說下來前用滑石筆做了記號,如果大方向冇錯的話,出口應該就在這附近。

事實果然如他所料,把頭找到了自己在牆上做的標記,順著山洞跟著記號一路向西,眾人終於到了出口。這個方向和我之前用聽雷法子試出來的完全一致。

“從這出去能爬到地麵兒,地麵兒上的盜洞離著我們之前下來的那個盜洞有些距離,姚姑娘,東西檢查的怎麼樣了?”

姚玉門走到牆邊回頭說:“王把頭,東西還在,一共三十七根雷管,一次性引爆的話足以炸塌山洞。”

把頭冷著臉說:“你們先走,我來引爆雷管,這裡路一旦封死足夠那幫人喝一壺的。”

這就是把頭之前說的計劃,一旦救出孫家兄弟,直接用雷管炸塌路,把小綹頭那幫人全堵死在裡麵!

十多分鐘,我扶著斷手的趙爺隻聽到身後轟隆一聲巨響!

遠處山洞塵土瀰漫,塌了.....

等了片刻,漫天的塵土濃煙中,把頭用衣服捂著嘴跑了出來。

你動我的人,我封你的路,把頭提前計劃的這一手可謂釜底抽薪,對方把陰滋屍弄到手又如何?在裡麵冇吃冇喝,出不來就是死路一條!

乞丐劉回身望著塌陷的山洞,哈哈大笑著說了一個字。

“絕!”

......

日上三竿,大晌午的飛蛾山上突然冒出來一股人,這夥人大都灰頭土臉,還有一個斷手老頭。

我用手擋在額前,抬頭看著久違的太陽喃喃道:“終於,終於見到太陽了。”

到了山下我們租的平房,姚玉門打電話找來了兩輛車,分彆時乞丐劉抱拳道:“王把頭,這次我幫你,也算還人情了,小綹頭死了最好,要是冇死,你們定會受到長春會的報複,尤其那個什麼劍哥的乾爹是謝起榕,以後要是碰到了麻煩,直接去河北邯鄲的趙王賓館找我,到了那裡,我可保你等周全。”

把頭同樣抱拳道:“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