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柳玉山和趙爺下午離開的,趙爺斷了手,好像還受了屍氣,把頭過意不去非得給人拿十萬塊錢表示感謝。

柳玉山笑著搖頭說不用,他們來幫忙併不是為了拿錢。

看著離開的眾人,我心裡感歎:“這纔是混江湖的,這就是人脈,人捨命的幫忙也不收錢,全看一個麵子,我項雲峰什麼時候纔能有這麼大麵子。”

二哥情況不樂觀,我說要不行送醫院吧,把頭卻搖頭說送醫院不行,這不是病,醫院治不好,他說會托朋友去廣西苗寨那邊問問。

二哥現在的狀況就跟傻了一樣,非常怕光,窗簾必須得拉嚴實,還有他自己也不會吃喝,反正有人喂就吃,冇人喂就不吃,更讓人後怕的是二哥的瞳孔,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正在慢慢變成淡黃色。

人是救出來了,能活多久卻是個大問題。

姚玉門走後,我們這夥團隊回到了旅館,旅館老闆娘姓秦,是個微胖的中年婦女。她見到把頭後吃驚的說:“好傢夥,你們這一大幫人去哪了,都整的灰頭土臉的。我尋思著你們交了一年房費,怎麼一直不住啊?這大兄弟怎麼了,”老闆娘指了指孫老二。

把頭咳嗽一聲道:“冇事兒老闆娘,我們去旅遊了,這不是回來了嗎?我們這冇事了,有事了在喊你。”

隔天把頭交給我一個任務,他讓我去本地的古玩市場找一位姓趙的老闆,把頭說讓趙老闆聯絡他的老闆,聯絡好了就見麵碰頭,說有貨出手。

這件事我全程參與,把頭的意思我自然知道。之前那批青銅器我們隻賣了一半,而且我也分到了十幾萬,看來把頭是想儘快把剩下那一半變現。

前麵說過,這類青銅器主要是銷往香港,出土文物中有部分在香港上拍流轉後能洗白,還有些大貨洗不白,往往最後都流入那些香港有錢人的私人庫房中。賣給這種人是最安全的,因為他們不缺錢不會賣,這樣一來,我們自然是最安全的,警察再有本事,也查不到那些人的私人庫房裡去。我估計把頭讓我找的趙老闆,應該和那些跑港仔有關係。

這是筆大買賣,不單單是那批青銅器,還有我和紅姐帶出來的那三件,那刻畫著古越國神秘圖騰的三件青銅器等級非常非常高,我估計就算我們要一百萬也有人出的起。要知道,千禧年的一百萬得對比現在價格的一千萬往上。

順德有個很小的古玩市場在豐南區,我去的時候市場裡冇什麼人,根據把頭給的提示,我進了一家名為三老閣的古玩店,古玩店老闆姓趙,是個大胖子,行裡有個外號叫趙三胖。

“小兄弟,隨便看看,我這店裡都是寶貝,都是老東西。?”

見周圍無人,我壓低聲音說:“趙老闆,王顯生讓我來的,他讓你聯絡你老闆,就說有貨出手。”

這胖子一聽說是王顯生,神情立馬一緊,他直接關了店門,又吩咐夥計把所有窗簾拉上。

進到內屋,胖老闆給我到了杯茶,小聲的問:“小兄弟,這次出的貨有多少,菜色怎麼樣,多大碗能裝下?”

他這是行裡銷贓的黑話,我一臉認真的說:“驢肉龍肉都有,碗裝不下,得用缸裝。”

“龍肉!”胖老闆一拍桌子,神情激動的說:“真的?幾件?”

我想了想,對他比了三根手指頭。

“乖乖.....”胖老闆腦門冒汗的說:“這事兒要是整不好,我老婆就得替我送終了。”

他冇避諱,當著我麵兒打了電話,他在電話裡說的是港普,“老闆勒猴啊...”

電話打著打著,胖老闆皺起了眉頭,他又哇啦哇啦的講了一堆話,我聽不懂,不過胖老闆最後一句我聽懂了,“丟雷老母。”

“咋回事,出什麼情況了,”我問。

胖老闆愁眉苦臉的看著我解釋。我聽後開始都冇反應過來,怎麼會這樣...

原來,胖老闆電話聯絡的那邊也是個跑港仔,不過這人能和金主直接對接,但剛纔人家說了,三件龍肉貨能要,但必須要我們親自帶過去,在人家指定地方看貨交易。

這就犯難了,東西應該還在順德,我們怎麼才能把一大批東西平安的運過去?

離開時胖老闆小聲說:“小兄弟,這錢呢,誰都想掙,可問題是這錢燙手,你回去和王顯生商量商量,你們人多,運到那邊風險太大,實在不行你們便宜點都留我這,是賠是賺我一個人擔著了。”

“哦?便宜留你這?你準備多便宜?”我問道。

“這個嘛....”他來回搓手道:“一起算二十個吧,加上那三件龍肉,風險我一個人擔著了。”

我差點罵出來,一共二十萬?還包括那三件古越圖案的青銅器?一件二十萬都遠遠不止,胖子你心太黑了。

不過我表麵上冷著臉說,我回去問問。

“好,好,你問問,”胖老闆重重的拍了我肩膀一下笑著說:“如果最後能談成,小兄弟你放心,我這邊不會虧待你的,你知道吧?”

我冇接他話,轉身離開了古玩店。

胖子的意思很明白,這批貨不太好出手,他想以極低的價格接手過來,要是我能從中周旋促成這筆交易,他私人會給我一筆錢,當然,這種交易都要瞞著把頭,隻有他知我知。

不過,他太高看我了。

回到旅館,把頭正在打電話,等打完了電話,把頭問:“談的怎麼樣了雲峰,趙老闆那邊聯絡好了?”

我如實道:“出岔子了把頭,趙老闆聯絡的那個跑港仔不敢接貨,他說我們要出貨得親自把東西送過去,我估計是怕事。還有,趙老闆想以20萬的價格私人吃下我們全部的貨。”

“20萬?”把頭一愣,隨後笑道:“這個趙胖子,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他這是把我們當傻子玩呢?20萬打發要飯的?”

我點頭道:“冇錯把頭,這價格太離譜了,要不我們自己留著?”

“留著?”把頭倒了一杯茶搖頭道:“留著不行啊,我們是盜墓賊,不是收藏家。”

“錢到手纔是最實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