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彆睡了,彆睡了!”

“雲峰快醒醒,起來乾活了!”昨晚睡得晚,早上我是被孫老大聲音喊醒的。

見他滿臉喜色,我猜測應該是我們的貨車從碼頭放出來了。

我一問果然真是這樣,小貨車剛剛到民宿旅館樓下,老大這是招呼我起來卸車。

打開廂式貨車後門,拿掉那些當障眼法的海鮮,最裡麵的露出來兩個大木箱。木箱上我們封的釘子還完好無損。

民宿老闆是個五十多歲的大姐,因為常接待內地遊客,這大姐普通話說的還可以。旅館大姐看到我們卸貨,還以為我們是買了什麼傢俱,她很熱心的嚷嚷著要來幫忙。

把頭說不勞煩您,我們自己來就好,不會刮花您木地板的。大姐這才訕訕的離開。

把兩個大木箱搬到把頭房間。

關好門,鎖好窗,把屋裡電視音量開到最大,然後我們開始用鐵錘叮叮噹噹的開木箱。

打開箱子,看到了裡麵東西,我們這幾人纔算鬆了口氣。

那些銅貨碼放整齊,氣泡膜和報紙也都在,一件東西也冇少。

這批貨有爵杯,奩,尊,鼎,豆,禾,斛,小型車馬散件等等,堪稱品種豐富。最關鍵的還是那三件帶著古越崇拜圖騰的青銅器,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東西的準確學名叫什麼,不光是我,連見多識廣的把頭和姚文忠都不知道,他們說第一次見這種器型圖案,我們從拍賣圖冊和出土青銅記錄裡也冇有查到。

雖然這三件東西叫不上來學名,但不妨礙這三件東西值錢,有可能都是獨一無二的孤品。就像古蜀三星堆文明的金麵具一樣,這裡古越國的東西。

下午,把頭通知了三名摩羅街掮客來旅館看貨,這三人都是本地人,說的一口港普,他們一邊看一邊不時讚歎道:“猴賽雷,猴賽雷。”(好厲害的意思。)

他們一邊看貨,一邊用相機拍照發給自己老闆看。

這些人主要是為了拿提成,他們對自己老闆不停吹噓我們這批貨多麼多麼好,都希望自己的金主能拿下,那樣事後他們可以拿到高額提成。

他們問把頭有冇有心理價格,最低多少錢賣,好讓他們跟老闆報價,要是老闆覺得價格可以談,就會親自上門看貨簽合同。

把頭故意把話說的很硬氣:“一起走,不單出,五百個往上,少了不談。”

“五百個.....”幾名掮客都倒吸一口氣,這可是一大筆錢。買一件乾隆官窯瓷器不過十多萬,這批貨的價格相當於五十件官窯瓷加起來。

這時其中一名掮客拿著翻蓋手機出去接電話了。

冇過多久,他急匆匆的舉著電話跑進來。

“定了拉,我老闆有意撒。”

這麼快......我下了一跳,幾百萬的價格,看張彩信照片接個電話就定了?買家是誰?這麼有錢,香港首富嗎這是。

把頭也有些意外,他報500的價格本以為會被壓價,看眼前狀況這是報的少了?

這掮客說大老闆兩個小時後到,隻要東西和照片一樣,價格絕對能頂到500往上!

把頭高興了,他吩咐老大張羅一桌酒席,坐等著大老闆來。

對方很準時,大老闆座駕是一輛黑色的新款加長阿爾法。到了後司機給開門,從阿爾法上下來一名六十多歲的白髮老人。

“來來,趕快入座,”把頭笑著招呼人進來。

白髮老人麵容紅潤富態,一看就是有錢人,他擺手說吃飯就不必了,先看看那三件龍肉。

把頭點頭答應,拍了拍手,孫老大轉身出了屋子。

幾分鐘的功夫,老大抱進來一團黃布,黃布裡包的是三件青銅器其中一個,就是那個錯金銀刻著八條手圖騰的古越國青銅器。

老人從兜裡摸出來眼鏡帶上,他還十分講究的帶上了白手套。

仔細看過這件青銅器後,老人深吸一口氣說:“東西真的冇問題,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嗎?”

把頭道:“這應該是古越的一件祭祀青銅器,看老闆也是行家,我就不瞞著你了,這東西出自西周大深坑。”

老人眼睛一亮,問:“請問墓主是誰?”

把頭也冇隱瞞,如實的說:“南方封地的一個諸侯王,芥候帶子。”

老人滿意的點點頭,“看來我猜的冇錯,幾十年來我一直在找古越的東西,古越傳下來的物件不比三星堆檔次低,這種青銅器叫無足斝(jia),是為古越黑巫師祭祀專門打造的,在寶雞博物館有一塊很小的殘片,一直冇人看見過實物,冇想到被我碰到了。

“另外兩件能否拿來讓老夫看看?”

把頭點頭說當然可以,又吩咐老大把另外兩件拿了過來。

白髮老人看的如癡如醉,足足看了十多分鐘,一句話都冇講。

把頭咳嗽了一聲,老人才緩過神來。

老人開口道:“包括這三件,剩下的東西全部打包,500?”

把頭裝做為難的樣子說:“老闆你看啊,這東西少,我還冇聽彆人給的報價,這麼貿然出手怕是不合適。”

老人笑著說:“哦?我聽明白了,閣下是不是見我答應的快,所以覺得自己賣虧了?如果是因為錢的問題,一切都好說,給你550也行。”

“不過嘛......”老人繼續道:“古越的東西很多人不認,民間不承認就代表冷門,我給你的價格你可以去打聽打聽,這已經高高的給了。

“如果你賣的話,咱們現在就可以簽合同,錢我今天也能給到你。”

“怎樣?一句話賣不賣,痛快點。”

把頭沉思片刻,道:“550怎麼付款,我要求一次性付清。”

“你說吧,現金轉賬支票都可以。”

“那就開張支票吧。”把頭下定了決心,要把這些東西全都打包賣給白髮老人。

“可以,”老人點頭說:“支票公章鎖在我辦公室抽屜裡,你們可以派一個人和我回公司。”

“另外還有一件事兒。你們拿到貨款後,對外要保密在xx公司見過我,同樣的,這批貨一旦到我手裡,事後也查不到你們頭上。”

老人直接起身,他邊走邊說。

“來個人,跟我拿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