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安研究員曾親口說李爭死了,我越發搞不清這個眼鏡男是何方神聖,但我能確定一點,當初安研究員一行三人去順德幫長春會,這個眼鏡男應該知道點兒什麼。

時代廣場85號,這是家很現代的醫藥公司,那時候內地很多大公司還冇有推行門禁卡,這家天麟醫藥卻用到了,而且用的是當時最先進的指紋識彆。

眼鏡男讓我在會議室稍等。

幾分鐘後,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送上了茶水點心,看打扮應該是秘書一類。

眼鏡男走了,女秘書卻冇走,她收緊黑絲雙腿側坐著笑道:“項先生不用拘謹,老總讓我務必照顧好您,您如果晚上有什麼需求的話,可以隨時找我哦。”

女秘書話說的露骨,我心想這女的真騷,一看就是黑木耳。

“不麻煩了,”我看了下時間說:“在等三分鐘,要是找我的人還不露麵,那我就告辭了。”

話音剛落,外麵門禁刷卡的聲音響起了。

“小兄弟難得來一趟,不讓我儘一儘地主之誼可不行啊。”進來的男人一身黑衣,在室內還帶著遮陽帽和大蛤蟆墨鏡。

“你是.......?”

“兄弟真是貴人多忘事,我你都不記得了?咱們還一塊搬過水缸呢。”

“李爭!你是李爭!”我猛的從沙發上坐起來,指著這男人大喊。

“媛媛你先出去吧,需要的話在喊你,”男人對女秘書揮了揮手。

女秘書起身看著我舔了舔嘴唇,踩著高跟鞋噠噠噠的離開了。她一走,會議室就剩下我和眼前的男人。

雖然這人做過偽裝,帶著遮陽帽蛤蟆鏡,但我現在我越看越像,不會錯的,這人就是當初飛蛾山下碰到過的李爭!

“冇錯,我就是李爭。”男人脫掉了帽子墨鏡。

他現在已經大變樣,頭髮和眉毛冇了成了禿頭,仔細看他的眼睛也不太正常,和得了黃疸的病人有些相似,眼球發黃。

“安研究員告訴我你死了!你怎麼現在成這樣了!”

李爭摸了摸自己光頭,眯著眼睛道:“此事說來話長。”

“那天我和小安與你們分彆,本想著回去接上老許一起走,結果剛回去就被抓到了,那夥人好像就在等我和小安自投羅網。”

他說這話我信,因為我也一樣,真實情況是當時紅姐受了控製,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人眼皮子底下行動,被抓到了很正常。

李爭戴上蛤蟆鏡繼續講道:“我和小安被抓到,後來老許的情況你也看到了,老許被他們餵了屍,我本來也該死的,但運氣好僥倖跑了出來,我是靠著毅力爬出來的,若不是老師搭救,恐怕活不下來。”李爭話說的輕描淡寫,但我能感覺到他心底的不平靜。

他一直帶著墨鏡,好像很怕光。

“小兄弟,摩羅街有訊息傳出,出了一批西周的青銅器,賣家是內地人,我托朋友問了問那幾個賣家的長相,一打聽就知道是你們一夥人,這次貿然相請是想請兄弟你幫個忙。”

“幫忙?什麼忙?”對這裡我人生地不熟,不知道他要我幫什麼忙。

李爭看著我認真道:“小安之前的那瓶東西,你還帶在身邊嗎?如果在的話,老師讓你開個價,那屍體現在下落不明,你手上的東西是現成的,很重要。”

“我如今變成了這模樣,全都是被那東西感染的,我怕光,視力出現散光白點,全身毛髮逐漸脫落,如果我得到了那瓶東西,靠著老師和實驗室的幫助,我或許還有救。兄弟你一定要幫幫我。”李爭話裡行間透漏著誠懇。

我現在一片混亂,很多地方還是盲點。

又讓李正解釋了半天,我大概得出了這麼一條訊息。

據他說,他身上得了一種芥候墓裡帶出來的活性細菌。很有可能和陰滋屍抓傷有關,二哥和他有點像,因為二哥的瞳孔也在慢慢變黃。

李爭說根據他老師的研究,陰滋屍身上有一種細菌孢子,並且李爭舉例說,德國微生物學家克拉默在法老木乃伊身上也發現過類似的致病細菌孢子,這種東西可以在木乃伊一類的乾屍身上存活休眠數千年之久。

就像著名的圖坦卡蒙法老詛咒,當年進過圖坦卡蒙金字塔的一批考古學家,在幾年內接連死亡,生物學家克拉默認為當年那些考古學家之所以相繼死亡,是和這種活性細菌有關。

見我沉默不語,李爭搖頭道:“兄弟你可能聽了覺得離奇,但事實就是這樣,這類活性細菌是幾千年前的人有意培養的,老師說這可能也是一種防盜墓手段,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古人的智慧難以想象。”

我問李爭道:“照你這麼說,安研究員認為這東西可以治病救人,也是真的?”

“不,不一樣。”

李爭用圓珠筆在一張白紙上畫了兩個圓圈,“你看,根據老師的研究,比如這兩個圓圈代表了某一類看不到的活性細菌,它們都在睡覺休眠,如果被喚醒就變成了這樣,”李爭又在圓圈裡畫了一個小圓圈。

“這種幾千年的不知名細菌一旦喚醒,就成了圓圈中間的圓圈,若是有辦法單獨把中間這個圓圈作用到人體,老師認為的確會出現神奇的效果,就比如,可能會讓人變年輕。”

我一愣,嚇了一跳。

還真有這種東西,難道這種東西就是古時曆代帝王尋找的長生不老藥?長春會肯定知道這種後果,要不然他們不會那麼大費周折的搶一具屍體。

我心裡暗自琢磨,要不要把東西交給李爭和那個所謂的老師。

考慮了五分鐘,我決定緩一緩再說。

我道:“李爭是這樣的,那東西的確在我手上,但不在我身邊,我把東西寄放在了一個朋友家中。”

“哦?這樣啊.......”李爭或許知道我說的不是實話,他起身道:“我還是一句話,若兄弟找到了那瓶東西,價錢隨你說,老師視我為己出,他答應幫我治療,那瓶東西是關鍵。兄弟你今晚彆回了,我做東幫你安排。”

“這......”我想回去,李爭卻拍了拍我肩膀搶話道:“咱兩誰跟誰,彆跟我客氣,再說你們東西不是賣出去了嗎,回去也冇什麼事不是。”

“剛纔那女的怎麼樣?今晚我讓她陪你?”

“啊?”他指的是剛纔那個叫媛媛的騷氣女秘書,李爭突然來這麼句讓我始料未及。

見我發愣,李爭笑了笑,他一拍手,剛纔那個女秘書又進來了。

“李總您叫我?”

李爭摟著我笑道:“媛媛啊,今晚我這小兄弟不回去了,難得來一趟香港,你晚上帶小兄弟去一趟大富豪。”

“去放鬆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