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那時候香港最出名的夜總會有三個,分彆是中國城,大富豪和一家名叫加州紅夜總會的,加州紅是老外開的,中國城類似私人會所,大富豪是最麵向大眾有錢人的,那裡麵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不少三線小明星都曾在大富豪駐唱。

李爭介紹說大富豪總經理是他老師的一個朋友,港圈富豪都叫他老師為醫生,這隻是個代號,至於這人具體叫什麼,李爭說不方便透露。

醫生和那時幾個本地懂四柱六卜的風水先生一樣,在當時港圈裡幫人治病續命,是很吃的開的那種人物。

李爭說什麼都不肯讓我回去,說我要是回去了就是不給他麵兒,看不起他。話都到這份上了我很難再說什麼,恪守住自己底線就好了。

我往民宿旅館打了個電話,告訴把頭今晚不回去了,把頭冇說什麼,隻是讓我注意安全,這地方晚上有些亂。

從銅鑼灣時代廣場到西環,開車要一個多小時,李爭安排了一輛尼桑送我,那個叫媛媛的女秘書也在車上。

路上女秘書笑著找我聊天,她問我唱歌怎麼樣,對舞小姐有冇有什麼特殊要求。

她說的舞小姐不全是那種字意的小姐,舞小姐這詞後來演變到內地,被叫成了公主,主要是陪客人跳舞,喝酒,唱歌,要是你想和人家乾點什麼,一是看你帥不帥,二是看你有冇有錢,大富豪不強製人家,全憑雙方自願。

我壓根冇見過那種場麵,那晚也算是開了眼了。

大富豪經理親自接待,他說醫生的客人必須招待好,消費全免,舞小姐隨便挑,要多少有多少。

我去的包房是a包房,女秘書介紹說包房等級高低分彆是從s到d,a包房僅次於s包房,本來想安排s包房的,不料臨時出了問題,就把我安排到a包房了。

a包房七八十平米,地上鋪著紅地毯,等酒水小食上桌後,大富豪總經理對講機一喊話,陸陸續續進來很多漂亮女孩,全都身材爆好,年輕些的女孩看著和我差不多大。

我坐在沙發上有些拘謹,女秘書見狀莞爾一笑,她指了指兩個皮膚很白的年輕女孩說:“你,還有你,你門兩個留下吧,其他人都出去,需要了在叫。”

男經理帶著其他人剛走,兩名舞小姐立馬一左一右坐到了我身邊兒,女孩嗲嗲的說:“老闆晚上好,我叫蜜兒。”

“老闆好,我叫雪兒。”

後來呢就是唱歌,喝啤酒,玩撲克。

那時候還是太年輕,當晚是迷迷糊糊的被灌醉了,早上醒來是在酒店裡,喝迷糊後做過什麼都想不起來了,隻有頭疼。

酒店前台告訴我,昨晚是那兩個舞小姐和女秘書把我抬到酒店的,隻是後來她們都離開了。

萬萬冇想到!

等我回去後,我們住的民宿出事兒了。

警車和救護車停在旅館外,老闆娘正慌張的跟警察做筆錄。

我遠遠的看著,腦海裡第一個想法就是壞了,出事兒了!我們的身份暴露了,把頭和紅姐大哥被抓走了。

我臉都嚇白了,不敢靠過去。

隨手買了張報紙擋著臉,我佯裝著看報紙,問報亭老闆那邊兒出什麼事了,為什麼有警察。

老闆是本地人,一開口就是標準的港普,眉飛色舞的對我講了一通,話裡行間都是什麼入室殺人之類嚇人的詞。

我擔心把頭紅姐他們,可眼下也隻能等警車走了纔敢進,這一等足足等了兩個多小時,我緊張的手心一直冒汗。

警車走後,我偷偷摸進旅館,趁冇人注意鑽進了把頭房間。

房間地板被人打掃過,我在凳子底部發現了一小片碎瓷片,我確定這是把頭平常喝茶常用的那個茶杯,這是個康熙五彩的老茶杯,杯子畫片是唱戲的刀馬人,我曾親自上手過。

除了茶杯碎片,地上還有一攤乾涸後留下痕跡的血跡。

把頭肯定是出事了!

我心中焦急萬分,甚至懷疑是不是那個買家給了支票又後悔了,乾出了黑吃黑的勾當。還有姚文忠,他的嫌疑也不能排除,當務之急我必須要先搞清楚人在哪,怎樣了。

所有人都聯絡不到,想來想去,我選擇鋌而走險看看,去問老闆娘,因為我剛纔看見她做筆錄了,她肯定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

老闆娘見到我也嚇了一跳,她看左右無人,一把反鎖了房門。

“你怎麼來了!你知不知道你們給我惹了多大麻煩!”老闆娘說話氣沖沖。

我問人呢,我們一起住的那幾個人呢。

老孃娘一跺腳,指著我憤憤的說:“現在出了這檔子事,哪還有遊客敢來民宿住,完了!全完了!”

她隻擔心她的民宿生意。我臉色陰沉,額頭上青筋暴起,咬牙問道:“告訴我,人都哪去了,昨晚發生了什麼。”

小民怕刁民,我這模樣唬住了老闆娘,她這才支支吾吾的說了事情原委。

昨天晚上,就我被那幫女的灌醉時,旅館出了事兒。

老闆娘原話說,“可嚇人了,臉上有痣的那個女人,拿著一把水果刀,捅了那老頭好幾刀!”

紅姐捅了把頭!

這怎麼可能!

不可能!我聽後根本不相信!把頭和紅姐搭夥多年,不可能這麼乾!

打死我都不信!

見我不信,老闆娘捂著胸口道:“你彆不信,那是你冇看見!我親眼看見的!那個下巴有一顆痣的女人眼睛直勾勾的,跟鬼附身一樣,一句話不說拿刀就捅人!嚇死我了。那個老頭後背被捅了好幾刀,現在還在醫院搶救,醫院昨晚就下了病危通知,因為找家屬簽字找不到,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大哥呢!我大哥呢!你說的那個老頭在哪個醫院!”

老闆娘見左右無人,小聲說:“我冇跟警察提起你,估計警察不知道,被捅了的老頭在中心醫院搶救。警察也在找那個女的,估計還冇找到,剛纔還找我做筆錄了呢,至於你大哥,我昨晚就冇看到過。”

“哦,對了,”老闆娘補充道:“還有一件事,我覺得很邪門,要不我咋說那女的被鬼附身了,你趕緊找個有本事的先生看看吧,昨晚一點多出的事兒,十二點半的時候我起夜上廁所,我看到那女的一個人站院子裡,正抬頭看著院裡的蘋果樹,一動不動可嚇人了!”

“我就納悶了,怎麼這人大晚上不睡覺跑院裡看蘋果樹?結果我這一看不要緊,我看到樹上有一對綠油油的眼睛在發光。”

“後來就出了事兒,你說嚇人不嚇人!”-